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神話禁區>第一百零八章:因為我餓了!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一百零八章:因為我餓了!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

凶獸怒吼,攪動風雲,大地龜裂,塵土遮眼。

濃郁的沙塵,飛揚的石子,何凡身形不動,進化之力化作屏障,守護周身,目光緊盯著戰常

圍殺已經到了尾聲,九位進化者,方宏,全都掛了彩,身受重創,正不斷往嘴裡塞療傷葯,楚新也好不到拿去,凶獸利爪險些將他撕裂,縱然躲得及時,依舊遭受重創,一道傷口從胸膛延伸到小腹。

凶獸也渾身是傷,奄奄一息,連站著都有些困難,雙目更是瞎了一隻。

無力的嘶吼,低沉的咆哮,兇悍的氣息依舊迫人,但吼嘯卻充滿著悲鳴之意。

「殺1不顧傷勢,以楚新為首,諸多進化者再次動手。

鏗鏘

沉寂多時的何凡終於出手了,橫刀飛出,單手握刀,進化之力盡數爆發,帶起無窮殘影,直指凶獸受傷的眼睛。

凶威爆發,利爪橫掃,諸多進化者一邊嗑藥,一邊施展自己絕學,阻擋凶獸攻擊,為楚新創造機會。

進化之力炸裂,凶獸身子搖晃,好似要倒下一般,踉蹌踩踏,大地塌陷,楚新趁機而動,劍鋒沒入凶獸腹部傷口內,再入幾分。

凶獸再次痛吼,氣力耗盡,不復強悍。

噗嗤

何凡的刀到了,沒入凶獸體內,全部進化之力匯聚的一刀,瞬間爆發了,化作萬千刀芒,鑽入凶獸腦海,摧毀凶獸大腦。

此刻,凶獸實力降低到了最低,這又是狻獅骨打造的刀,輕易撕裂凶獸,勁氣也能鑽入,若是全盛時期,他一點把握都沒有。

剎那的一刀,死亡悲吼,凶獸轟然倒下,就連最後掙扎的力氣也沒了,頭顱滲出血液,氣息全無。

「這是你的報酬。」何凡甩手扔了一瓶藥劑給楚新。

「多謝。」楚新接過藥劑,一口血水噴出,踉蹌著身子就要離開。

「留下一起休息,大家都受傷了,你這狀態,能去哪?」何凡開口道,這個狀態的楚新,能不能回去,真是個問題。

楚新猶豫了片刻,選擇了留下,一群人進入凶獸巢穴,修養起來,裡面沒有其餘凶獸,何凡去處理凶獸屍體。

「+7,還不錯,比兩瓶提升藥劑差一點。」何凡心中微喜,這個買賣划算,但不能經常干。

以後讓楚新殺成長期的,成熟期的太困難了,楚新加上十位進化者,這麼豪華的小隊伍,都被打殘了,若是讓楚新單獨去殺,那會死的很慘。

「這頭凶獸,應該可以再打造一把刀。」何凡喜道,順便把大刀也融了,當輔助材料。

成熟期凶獸骨頭打造,絕對是好刀,當然,這凶獸打造的可能不如狻獅刀,畢竟狻獅乃是霸主級純血,這凶獸比不了。

「一刀殺人,一刀做菜。」何凡心中道,菜刀沾著人血,做菜總有中膈應的感覺。

有狻獅刀在手,很快就處理好了凶獸屍體,順便研究這頭凶獸的構造,將各種骨頭都收好,到時讓方宏再幫忙打造一把,然後自己帶他立功。

切下一份+3的凶獸肉,剩下的裝起來,裝不下的拉進山洞,準備做成肉乾。

遠離山洞,何凡才開始做飯,他基因激發之法動靜太大,獸吼引出楚新,那不就暴露了?

做好飯,何凡帶著鍋回去,一群進化者都餓得不行,若不是等他,這些人都打算生吃凶獸肉了。

何凡做好后等了片,等凶獸肉那些獸影消失才回來,這獸影持續一刻鐘,基因數據到了+5.4。

十幾個人圍著吃,這可是成熟期凶獸肉,大戰一場,都餓得不行,只可惜,他們沒有何凡吃的快,沒有何凡胃口好,何凡一人吃了2點數據走了,自身增加一點,8%。

隨著基因增加,何凡感應範圍沒有擴張,但這個範圍內卻增強了,比之前更敏銳。

「今天好好休息,執法隊肯定想不到我們在這裡。」何凡說道。

想不到?方宏心底冷笑,我找到機會,就會傳出去,讓黃隊帶人過來,將你們一鍋端了!

「大家都受了傷,有療傷葯的拿出來,先把傷勢調理好。」二號金主說道。

咕咕

這時,外面再次傳來叫聲,何凡目光一凝,掃視全常

「怎麼會,執法隊怎麼會找來?」眾人慌了,我們都躲到這裡來了,執法隊的人居然追來了?他們怎麼找到的?

方宏很茫然,我特么還沒通知啊,怎麼可能找來?難道這群人中除了自己,還有底?

咕咕

外面的暗號還在響起,何凡平靜地道:「不要慌,保持冷靜,我將戰場都清理了,將火堆滅掉,就算是執法隊,不清楚情況,暫時不敢進來。」..

眾人一想也是,若是執法隊看見他們圍殺成熟期凶獸,早就趁著他們重創拿下了。

何凡知道他們被發現了,戰鬥的時候有道黑影閃過,若說執法隊的人,方宏就在身邊,他之前盯得緊,根本沒機會做標記,此刻方宏自己都是懵逼的,若不是執法隊的,那就是林楊的人了。

「你們冷靜,我去查看一番。」何凡低聲道。

「別去,你若去了,我們都暴露了。」一群人連忙阻止。

「等在這裡,還有一線希望。」楚新開口了,他也不想被抓,他只是想賺幾瓶提升藥劑,和這群人不是一夥的。

「在此等待不是長久之計。」何凡又道:「只能拖延些許時間,我出去看看,以我的實力,配合我的秘法,可以拖住他們片刻,再者,趁著他們還不知道,我們更換了新暗號,可以拖延更久,你們等我信號離開。」

「那你怎麼辦?」二號金主幾人連忙道,現在就指望何凡帶領了。

「我會沒事的,大不了一死而已,只要你們能逃走。」何凡沉重地道,為了他們,自己寧願一死。

眾人動容,想要說什麼,張開嘴,卻又陷入沉默,沒一個想死的。

「大人,我和你去吧。」方宏開口了。

「不必,你是我親手帶出來的,豈能讓你犯險?」何凡擺手道:「不要再說了,你們等我信號便好。」

何凡獨自踏出山洞,暗號聲音再次響起,密林中,一名黑袍人在等待。

直接踏入密林,尋到黑袍人,何凡還未開口,黑袍人率先開口了:「你是誰?一號他們呢?」

「他們受了傷,在洞內休息。」何凡回道,頓了頓,又道:「我是周恆私下培養的人,讓我暗中觀察,以免出現狀況。」

「周恆私下培養的人?」黑袍人疑惑。

「是,也是我,救了二號他們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那其餘二人呢?他們又是何人?你們為什麼不收純血幼崽,跑這來圍殺成熟期純血凶獸?」黑袍人冷聲質問。

「他們二人,乃是我請來殺凶獸的。」何凡低聲說道,緩緩接近黑袍人:「至於圍殺成熟期純血,實在是因為……」

「因為什麼?」

「因為我餓了1

近身剎那,何凡猛然爆發,刀光閃爍,金光刺目,五臟俱損猛然斬下。

「你……」

黑袍人面色大變,連忙出劍抵擋,詭異的進化之力,鑽入體內,摧毀五臟,一口血水噴洒,瞬間遭受重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