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神話禁區>第一百二十五章:施主六根不凈,剁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一百二十五章:施主六根不凈,剁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歷史穿越

扁舟墜落,涅槃進化者也慌亂了,他們的進化之力此刻毫無作用,面對這片苦海,只有深深的無力感,內心開始恐慌。

何凡也慌,但他慌的不是墜落,而是真佛虛影消散,一旦真佛虛影徹底消散,這裡確實會破碎,再也阻止不了他們,這苦海,真佛都不在了,也沒什麼威力了,要不了多久,也會消散。

何凡估量了一下這些人的實力,若是這樣下去,自己什麼也撈不著,而且,林楊這些人,也不會放過他,必須想辦法,在這裡解決掉林楊。

舍利子傳遞給他的消息,可以憑藉舍利子顯化出真佛虛影,暫時掌控這裡,一旦舍利子力量耗盡,這裡也會崩塌。

何凡心思一轉,便交代一切,踏了出去。

「世間竟有心思如此純粹,六根清凈之人。」

何凡剛踏上苦海,秦薇就開口了,那表情要多驚訝有多驚訝,但是,就不能讓我多走幾步再說么?

「六根清凈?」

「何凡?」

諸多進化者瞬間被吸引了,一群人目光鎖定,第一時間看見了何凡。

「握草,怎麼哪都有這貨?」老黃懵了,你特么不是在江河市待著么?

「他怎麼過來的?」小劉,劉明,其餘執法隊成員,同樣懵逼,何凡怎麼出江河市的?柳清緣帶他來這的?

「怎麼,此人很特殊?」朱元面色比較平靜,聞言疑惑道。

「何止是特殊。」小劉嘴角扯了扯,道:「簡直就是奇,進化者妄想症患者,私自跑出城,忽悠進化學校學生做任務,沒死就算了,現在又跑這來了。」

「小當家,他是小當家1方宏和楚新同時指著何凡說道。

「小當家?」老黃等人愣了愣,有些迷茫:「不可能吧,何凡怎麼會是小當家?」

「不對,他看起來好像是普通人。」朱元皺眉道。

「小當家的實力很強,還有兩把刀,我讓人打造……等等,那兩把刀怎麼在那?」方宏看向聶雲,此刻聶雲已經收起了自己的劍,拿著何凡的兩把刀,穿著一身黑袍。

「會不會是有人,故意以何凡身份行事?」朱元猜測道。

「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,先問問他,怎麼在苦海行走的。」老黃冷聲道。

「我問問。」小劉看著何凡,高聲喝道:「何凡,你怎麼能在苦海行走?」

「對,你怎麼能在苦海行走?」其餘進化者也連忙問道。

「阿彌那個陀佛,在下心思純粹,六根清凈,超脫苦海。」何凡淡定地道,頭也不回地往真佛虛影走去,再不走過去,什麼都沒了。

眾人:「……」

心思純粹,六根清凈?

不知道的人,還一臉震驚,知道何凡的人,差點就噴血了,你特么心思純粹,六根清凈?這麼多人,就你心思最多,最能搞事!

還有,佛號是這麼念的?

「真不要臉。」林胖子嘀咕,他感覺自己比起何凡的臉皮,真是差遠了。

「六根清凈?為什麼看起來沒有慧根?」青年和尚一臉迷茫。

「他六根清凈?」藏身在黑袍下的林楊,一樣迷茫,何凡六根清凈?這話誰信?你怎麼有臉說出來?

何凡速度很快,踏著黑海前行,他怕自己慢了,真佛虛影會消散。

「何凡,你會是心思純粹的人?速速說出秘法,別逼我們動手1林楊怒聲喝道。

「送你一程。」

這時,林父等諸多涅槃同時出手,進化之力匯聚,宛如一隻巨手,推著何凡前進。

「風痕。」何凡輕聲呢喃,腳下浮現一抹青光,藉助進化之力,整個人化作離弦之箭,向真佛虛影而去。

「攔住他1林楊急聲喝道。

轟隆

這時,正在消散的真佛虛影再次有了動靜,好似感應到舍利子的接近,黑海生波,再次為何凡加速,六根清凈竹震動,一股奇妙力量擴散,眾人眼前一黑,雙耳嗡鳴,六感削弱。

多重推動,何凡幾個呼吸間,已經到達了真佛虛影之前,此刻真佛虛影快要徹底消散了。

虛空崩裂,一道裂縫出現,何凡直接踏入裂縫:「諸位,在下先走一步。」

「何凡1林楊怒吼咆哮,其餘進化者也從六根清凈竹影響恢復過來,卻剛好看見何凡離開,阻止已經來不及了。

「這傢伙知道離開之法,可惡。」黑袍人怒吼連連,卻只能眼睜睜看著扁舟下沉,毫無辦法。

「還不是你們,用邪魔之氣,毀了真佛遺留。」朱元冷冷開口。

「阿彌陀佛,寂滅乃是佛者的歸宿。」青年和尚面色平靜,在扁舟上盤坐,默默誦經。

「現在好了,因為你們,我們全都要死在這,而聖林寶藏,全便宜了別人。」進化者們憤怒指責林楊一行人。

「他為什麼能離開?為什麼?」林楊一行人想不明白,他們完全沒想到,毀滅真佛遺留,會是這個結果。

佛光閃耀,金光刺目,蓮台升起,邪魔之氣盡散,一股澎湃佛力傳出,下沉的扁舟止住了,本該消散的真佛虛影,再次閃耀金光,重新凝聚:「南無阿彌陀佛。」

「真佛?」青年和尚猛地睜開雙眼,進化者們也錯愕地看著這一幕。

「施主殺戮深重,六根不凈,剁了吧。」重新凝聚的真佛虛影,看向林楊。

「啥?」

一群進化者獃滯,青年和尚也懵了,懷疑自己聽錯了,真佛說林楊殺戮深重,六根不凈沒問題,但這剁了吧是什麼鬼?

「剛才你們褻瀆真佛,這是真佛對你的懲罰,剁了吧。」秦薇出聲道:「就是你們,差點害我們死在這,真佛震怒也是應當。」

「阿彌陀佛,真佛慈悲,憐憫我等。」青年和尚恍然,雙手合十宣了聲佛號,看向林楊:「雖然小僧不懂真佛真意,但褻瀆真佛理應受罰,施主,剁了吧。」

林楊:「……」

褻瀆的又不是我,不都被扔進苦海了么?

「現在是不是真佛還難說。」一聲冷笑傳出,林楊身邊的黑袍人開口了:「真佛虛影本該消散,再次凝聚,會不會是人搞的鬼?」

「幾位施主一再褻瀆真佛,小僧只能請諸位,面見如來1青年和尚面色倏然一冷,紫金缽盂震動,雄渾佛力抵擋,背後竟是浮現一尊如來虛影。

「你……」黑袍人怒指了下青年和尚,良久,慫了,能手持紫金缽盂者,絕對是涅槃佼佼者,他沒把握能打贏這個和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