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神話禁區>第一百二十七章:我要這東西有何用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一百二十七章:我要這東西有何用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

「又啞了,罪孽太重,只能在苦海中沉福」真佛虛影淡淡地道。

林楊一句話沒說完,就直接說不出來了,不斷在那張嘴,發不出一絲聲音。

「諸位,你們再不動手,解決我們,下一個就是你們1陳山大喝道,長劍急轉,藉助扁舟,不斷與青年和尚交手。

紫金缽盂綻放佛光,化出一道道佛印,轟殺陳山。

何凡看得眼紅,這和尚實力真強,壓著陳山打,特別是他喜歡的紫金缽盂,更是大殺器,打的陳山沒有脾氣。

「苦海沉淪,六根不凈者,斬六根,大寂滅。」真佛虛影轟然開口,佛光席捲,碧綠玉竹震動。

「大寂滅?那不就是死了么?」所有人面色變了,這真要對他們下手?

「我的眼睛也看不見了。」不少進化者驚恐叫道,六根清凈竹所過,涅槃之下,除了柳清緣這幾人,全都看不見了。

至於涅槃以上的,抱歉,何凡做不到,若是幾個涅槃還行,這一大群,累死也封不了,其中還有比他強的。

金光之中,也開始映照出其餘畫面,比如柳清緣和秦薇她們,不過換了她們,就是刻苦修鍊,努力提升,絕對沒有違法事。

「現在你們明白了,這所謂的真佛,必會對我們下手,而那些和尚一個也沒事,他們肯定知道離開之法,與其等死,何不聯合我們所有人的力量,將這群和尚抓住,定能……」

陳山適時出聲,希望這些涅槃能夠出手,幫忙對付這群和尚,度過眼前難關再說,只是他話音還未落下,秦薇走出了扁舟,就那麼站在苦海之上,也沒下沉。

「六根清凈。」林胖子驚呼道。

「六根清凈?」進化者們看去,直接懵了,又來一個六根清凈?

「我要這星元,要這材料有何用?」秦薇一臉大徹大悟的表情,直接將自己空間包扔進黑海,雙手合十,虔誠地道:「六根清凈,一身清凈,方見如來。」

「……」

這是幾個意思?東西都扔了?

轟隆

黑海震動,虛空撕裂,一個通道出現,秦薇直接踏了進去,消失不見。

「走了?」一群人懵了,這是離開苦海,進入聖林了?

「我要這星元有何用?要這藥材,礦石有何用?」林胖子也悟了,扔了一些星元和幾株藥材,礦石,意思一下,通道開啟,先走一步。

「我要……」

柳清緣,身穿黑袍的聶雲,直接把何凡的兩把刀扔下去,通道也開啟了。

「這……」

一群進化者懵逼,這特么是六根清凈?要不要試一下?不試一下,東西都被撈完了咋辦?

老黃等人迷了,幾個和尚同樣懵逼,這是幾個意思,扔了東西就走了?聖林的門,這麼好進么?至於那幾個悟了,開什麼玩笑,他們修佛這麼多年都沒悟,那幾個傢伙隨便就悟透了?

「我要這星元有何用?」林父這邊也開始了。

轟隆

「握草,真走了?」進化者們獃滯,他們走就算了,這又來一群?

「我要這星元有何用?」一位進化者嘗試了一下,扔了一些星元,沒有反應:「為什麼我的沒用?」

這是啥意思,不收我錢?

「阿彌陀佛,我悟了,六根清凈,捨去身外物,一身清凈。」一位進化者雙手合十,直接將空間包扔了,看的一群人眼珠子都紅了,你這是全都不要了?

轟隆

通道打開,進化者虔誠踏入,去面見如……不對,是去聖林了。

這特么的,感情是給少了?那位進化者咬了咬牙,扔了一大票星元和幾瓶葯,還有些珍貴東西捨不得啊,正在他糾結時,通道開了。

「在下也悟了,你們繼續。」進化者丟下一句話,跑了進去。

真佛虛影平靜,比之前暗淡了不少,操控這麼久了,舍利子力量時刻在流逝,何凡不敢亂來了,必須快些,早把東西賺到手,否則舍利子力量耗盡,真佛虛影一樣會消散,那時候這群人自己就能進聖林了。

青年和尚打不下去了,這真佛怎麼不按照套路出牌?還是他們真的悟了?

「我也先走了。」又有進化者交了東西,離開黑海。

「黃隊?」小劉等人看向老黃。

「先不急,靜觀其變,我們主要任務是拿下陳山等人。」老黃說道:「剛才真佛顯化的畫面,都錄製下來沒有?」

「錄製好了。」小劉點頭道:「現在動手么?」

「不急。」朱元面色平靜地道:「這苦海,變的不如之前牢固了,束縛不了我,讓其餘進化者離開,以防出現變故。」

眾人明白了,看向真佛,好像也有一絲恍然,也許,是真佛攔不住他們了,故意以此放走。

越來越多的進化者離開,陳山心思一轉,扔下一堆星元進去。

虛空沒反應,壓根不給他開門。

「我的星元已經全部扔下去了,真佛,你是想留住我?」陳山面色陰沉。

「阿彌陀佛,施主罪孽深重,還未放下。」真佛平淡地道:「施主何不留在此地,誦經三十載,領悟佛法,證得極樂?」

「好,看來是故意針對我了。」陳山陰冷笑道:「既如此,我就看看,你這苦海,是否真的無邊1

「陳山,不用掙扎了。」朱元出聲了,神態冷厲:「犯下累累罪行,隨我們回執法局1

「罪行?死人說的話,也能當做罪證?」陳山嗤笑一聲,道:「執法隊,就是這麼辦案的?」

「周恆已經開口了,你們的賬本,交易地點,我們都清楚。」老黃淡淡地道,一指朱元:「這位來自天雲市。」

「周恆1陳山身形劇震,他聯繫的那位,確實是天雲市的,此事極為隱秘,身邊只有周恆知道一些,其餘人根本不知,現在天雲市來人,這證明周恆真的開口了。

「拿下1老黃一揮手,看向佛門幾人:「還請幾位大師出手,幫助執法隊,拿下這些罪人。」

「阿彌陀佛,走私凶獸,乃是重罪,此人褻瀆真佛,佛門自當出手。」青年和尚宣了一聲佛號,紫金缽盂再起,轟殺向陳山。

「真佛,為除惡人,朱元只能在真佛之前動手了。」朱元微微躬身,客氣一禮,旋即發出一聲低吼,體表長出一些毛髮,一頭黑髮多了些許白色。

「殺1陳山低喝一聲,知道此刻再狡辯也是無用,只能拼實力了。

雙方戰鬥爆發,佛光一閃,黑海凝固,真佛虛影淡然道:「佛門亦當懲奸除惡,老僧佛力所剩無幾,即將徹底寂滅,只能給予些許幫助。」

「多謝真佛。」青年和尚感激一聲,踏上苦海,向陳山等人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