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神話禁區>第一百三十三章:你還會什麼招式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一百三十三章:你還會什麼招式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歷史穿越

特批守護所,執法局內。

一間密室之中,何凡和老黃相對而坐,老黃黑著一張臉,何凡瞪著大眼睛,擺出一個自以為很萌的姿勢,看著老黃。

半晌,老黃受不了了:「你能不能把你眼睛睜小點?還有,能不能換個姿勢。」

「我們就這麼坐了半個小時了,老黃,咱們都是純爺們,亮劍吧。」何凡靠在椅子上,雙目平靜地看著他。

「亮劍?」老黃愣了愣了,陷入死一般沉默。

何凡不淡定了,你這是幾個意思,你不會想歪了吧?

「咳,我的意思是,有話直說。」何凡連忙解釋,沒想到老黃思維也這麼先進:「趕緊的,不給我獎勵,你至少給點好處,然後放我離開。」

老黃長出一口氣,他剛才真的有些被嚇到了,面色凝重問道:「你武技在哪學的?」

「自創。」何凡沒有隱瞞:「我是一個廚子,練的也是正常刀工。」

「正常刀工?五臟俱損?」老黃冷笑。

「對啊,五臟俱損,食材不損,不像你們,弄的滿是傷口,多影響食材。」何凡鄙夷:「一群粗人1

「那截經斷骨呢?」老黃冷哼。

「經絡連接,骨頭斷裂,同樣沒有損失食材。」何凡道。

「骨肉分離?」

「凶獸骨頭上肉那麼多,不將肉從骨頭上切下來么?」何凡撇嘴。

「千刀萬剮?」

「將肉切片,薄厚均勻,這是廚子必需要做到的基本刀工,我只是將這個過程濃縮在一刀之中。」何凡正色道。

老黃:「……」

廚子的思路,都是這麼可怕么?明明是邪派武技,聽你這麼一說,還真特么像是廚子的刀工。

「你還會什麼招式?」深吸一口氣,老黃小心地問道。

「千刀不一,這招還不穩定,就是每一道蘊含的力度不一樣,卻都在自己掌握之中,有些難練。」何凡沉吟道。

「還有沒有別的招式?」

「暫時沒了。」何凡搖頭,他現在只會這幾招,以後就不好說了。

「暫時?」老黃聲音尖銳,拔高了好幾度。

「你總不能讓我原地踏步吧?」何凡不滿,他還要研究很多,自己刀法境界,還會上升的。

「那你說,以後你打算研究什麼樣的招式?」老黃沉聲問道。

「暫時沒想好。」何凡搖頭,其實他已經想好了,風痕七劍,無相劫指,慈悲刀法,到時參悟一下,看能不能改造出適合自己的刀法。

「你就不能研究點正常的?按照你所言,你都自創武技了,這天資也不差,為什麼就不走尋常路?」老黃直撮牙,很想撬開他腦袋看看,是不是和一般人腦子不一樣。

「挺尋常的啊,廚子基本刀工,主要是我也沒武技啊,窮,買不起,只有這樣才能維持一位涅槃進化者的戰力。」何凡唏噓道。

老黃張了張嘴,算了,拿這貨沒辦法:「獎勵沒有,趕快滾,別讓我再看見你。」

「我的金鵬鳥?」何凡吞了吞口水。

「待會給你送去。」老黃黑著臉道。

「那感情好。」何凡這才起身離開。

何凡剛走沒多久,朱元進來了,淡笑道:「談話都聽見了,這小子不錯。」

「這就是個攪屎棍,一個禍害。」老黃哼了哼,很不滿地道:「本來還想拉他進執法隊的,但想到以後,真和這傢伙一起共事,那絕對會被氣死。」

「你不要,那我可要了。」朱元輕笑道:「剛才問了下秦薇和柳清緣,何凡確實氣人,但調教好,未必不能大用。」

「你打算將他引去天雲市?加入軍隊?」老黃挑眉。

「對,當然,事先會敲打敲打,天雲市還有頭母暴龍,她脾氣可不好,凡事先打了再說。」朱元笑道:「你幫我安排下,將他引去天雲市,我先走一步。」

「沒問題,能讓他滾遠點,我求之不得。」老黃真的被氣到了,感覺自己被何凡耍的跟猴一樣,眼不見為凈,趕緊將他送走。

何凡回到旅店,柳清緣和秦薇二人早已等候多時,一見他回來,連忙拖進去分贓。

慈悲刀法,無相劫指,易筋經,三人一人一份,接著是分錢和藥材,還有礦石。

「藥材你自己留著,礦石給我們一些,我們打造武器用。」兩女說道,她們知道,何凡喜歡瞎配藥材,自己拿了多半也是賣掉,還不如留給他。

分完東西,柳清緣開口道:「我打算離開了,回家。」

「我要去天雲市。」秦薇緊跟著道,又看向何凡:「你打算去禍害誰?繼續留在江河市?」

「我打算先閉關,融合一下刀法,武學。」何凡思索道:「你們也別急著離開,等回到江河市,我們先參悟下這三本武學,看看那東西能不能幫忙。」

「什麼東西?」兩女好奇。

「舍利。」何凡低聲道。

「在你那?」兩女驚呼一聲,激動地道:「絕對有用,那可是聖林真佛舍利,就算最終沒成佛,也差不多了,肯定能加持。」

「低調,低調。」何凡做了個噤聲手勢:「若是有用,入門再走不遲。」

「好。」兩女連忙點頭,若是這些武技能修鍊,真佛舍利能加速,她們自然要多留幾天。

何凡也要回去閉關,他不僅要融合刀法,還要練習雙刀,一直是右手刀,對付金鵬鳥才出了左手刀,威力不怎麼樣,若是左手刀熟練,也不會胳膊斷了。

若是能練成前世老頑童的左右互搏,對他的實力將有大幅度提升,當然,他也沒把握,只能慢慢嘗試,摸索,希望能夠練成。

「林胖子他們怎麼樣了?」何凡問道,他可不希望林胖子死了,剛拿了自己的鳥蛋,還指望他聯繫進化學家,到時自己與進化學家一起切磋。

「他們走散之後就回來了,沒事。」秦薇說道:「你不說我都忘了,這是林胖子送來的兩本武技,羅漢拳,燃木刀法。」

「燃木刀法?好,結合無相劫指的純陽熾熱,我的外焦里嫩,應該能夠練成了。」何凡大喜。..

「外焦里嫩?」兩女一呆:「你新研究的?」

「對,一刀下去,食材直接熟了。」何凡面上掩飾不住的欣喜,自己的刀法,是時候更進一步了。

柳清緣和秦薇對視一眼,齊齊後退幾步,與這貨拉開距離,你就不能研究一些正常武技?這外焦里嫩,比魔頭更兇殘了吧?

,無彈窗閱讀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