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神話禁區>第一百六十一章:你會不會是在騙我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一百六十一章:你會不會是在騙我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

「對,這紫金缽盂是玄陽道士賣給我的,說是一口上好的鍋,我就這麼用了。」何凡聳了聳肩,道:「我之前也不知道,這就是紫金缽盂,對了,他還賣我一本大力金剛掌。」

「玄陽,你個小牛鼻子,貧僧要弄死你1濟玄氣的渾身發抖,好像對玄陽很熟悉。

「買回去不?不貴,一千萬功勛點,外加五億星元就能買回去了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啥?」濟玄瞪大眼睛,你在逗我?有這麼多功勛點和錢,我都能給你弄好幾個紫金缽盂來。

「大師,要不我們做下一次吃?」秦薇邀請道。

濟玄沉默片刻,鼻子抽了抽,道:「好,這次當貧僧沒看見,吃了你們的東西,貧僧不找你們,找小牛鼻子麻煩。」

「其實,我對和尚還是蠻有好感的,來吃。」何凡哈哈一笑,取出一個碗,將自己燙熟的蛇肉放進去:「為大師燙的。」

「我這也是為大師燙的。」凱文和麗莎有樣學樣,紛紛將飯菜放過去。

「大師,這火鍋,最夠勁的還是要喝湯,像我們進化者,不喝湯哪夠味?」秦薇很殷勤地幫濟玄加了點燙。

「確實夠勁。」濟玄毫不客氣,也不知道是餓壞了還是什麼,狼吞虎咽,也不怕燙,一筷子接一筷子往嘴裡塞。

「你們怎麼不吃?」濟玄幹了一碗湯,又吃了幾筷子蛇肉,看著他們,笑道:「味道很好,你們也吃埃」

「嗯,大師吃飽再說。」何凡笑道:「大師優先。」

「怎麼突然這麼客……唔。」濟玄奇怪地笑笑,一句話還沒說完,腹中如火燒,渾身散發著一股熾熱氣流,進化法快速運轉,煉化起來:「好強的藥力,你這放了什麼?」

「沒什麼,血靈蛇果配製的藥劑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夠勁。」濟玄運轉進化法,片刻后恢復如常:「這湯好,再來一碗。」

「大師,一人只能喝一碗,你一碗喝過了。」何凡淡淡地道。

「這麼多湯,你們四人也喝不完……」

「大師,這涮火鍋的鍋,是我平常吃飯的碗。」何凡幽幽道:「我平常吃五碗才有半飽。」

濟玄:「……」

你是屬飯桶的嗎?我倒,你今天能把這湯喝完!

「來,吃。」何凡招呼道。

秦薇和凱文三人,這才拿起筷子,快速吃起來,濟玄大師已經用身體驗證過了,只是藥力強,沒別的事。

沒吃多少,秦薇捂著肚子,盤坐起來:「何凡,快幫我煉化。」

何凡連忙運轉進化之力,幫忙煉化。

「何凡,這火鍋好霸道,不愧是淬體藥劑燉出來的。」凱文吃的直咧嘴,腹中火辣辣的感覺。

「確實很霸道。」麗莎道。

「啥?淬體藥劑?」濟玄獃滯,這是淬體藥劑湯?

「對,葯浴的那種。」何凡點頭,反正沒事,不用隱瞞了:「剛研究出來的。」

濟玄:「……」

我說怎麼搶蛇肉,沒人阻攔我,還好心給我加湯,這是拿我做實驗?

何凡吃著蛇肉,喝著湯,確實夠勁,不過這畢竟是淬體用的,多半藥力,都用來淬鍊身體了,數據增加的不多。

「還吃不吃了?不吃就把碗筷放下。」何凡看向濟玄。

濟玄猶豫片刻,咬牙道:「吃。」

雖然心裡有些膈應,但這確實死不了人,還能淬體,增漲進化之力,為啥不吃?

吃著幾筷子蛇肉,喝一碗湯,何凡運轉進化之力,快速煉化藥力,他也不敢吃的太猛,秦薇覺醒的淬體藥劑,著實有些霸道。

「你在哪見到小牛鼻子的?」濟玄惡狠狠地嚼著蛇肉,看向何凡。

「獨行者聯盟,你和玄陽有仇?」何凡好奇。

「不共戴天1濟玄咬牙切齒地道:「小牛鼻子,還賣給你什麼了?」

「一本大力金剛掌。」何凡說道:「還有慈悲刀法全本,羅漢拳什麼的。」

「慈悲刀法全本?」濟玄差點吐血,眼珠子都紅了:「真是全本?」

「拿去。」何凡從空間包掏出一本慈悲刀法副本,豪氣地扔給濟玄。

「真是全本?」濟玄翻看一番,感覺心臟有些受不了。

何凡看著濟玄,心臟思索,看來這些進化武技,佛門沒有失傳,他也只是隨便試試,大不了推給玄陽,至於怎麼來的,問玄陽去。

「阿彌特么的陀佛,施主,我這有御劍術,全本,九陽秘典殘缺,純陽劍典殘缺,你買不?」濟玄咬牙道。

秦薇:「……」

凱文和麗莎呆愣,吞了吞口水,道:「能不能賣給我們?」

「不行,只賣給東方人,而且只出售給一人,保證不傳出去。」濟玄恨恨地道,雖然玄陽不道義,但自己也不能沒有底線。

而且,他感覺,玄陽應該干不出全本事來,先賣一本全本,等找到玄陽確認一番,若真是玄陽賣的全本,他也多賣幾個全本。

「就御劍術是全本?」何凡有些失望:「有沒有什麼道門強大的武學?」

自己用刀的,要不試試御刀飛行?

「其餘全本我也沒有。」濟玄憤憤地道:「要是有,我早就賣了。」

「行,只要不太貴,我全要了。」何凡很豪氣。

「賣給你之前,你先給告訴我,小師妹在哪。」濟玄又道。

「我現在也在找,玄陽和我說,只要找到了,給我更多的佛門武技。」何凡淡淡地道。

「更多佛門武技?為什麼不是道門的?」濟玄快氣炸了。

「他說道門的都是不傳之秘,佛門都是爛大街的。」何凡說道,面上還浮現一絲不屑。

秦薇面無表情,心中在想,玄陽什麼時候這麼說過?

「爛大街?」

「對,就是這紫金缽盂貴點,玄陽說材料貴,煉製手法不行,看不上才賣給我的,至於武技,一塊錢一本,相當於白送。」何凡說道。

白送……

小牛鼻子,你死定了,別讓貧僧找到你,否則弄死你!

「當時我在場,玄陽是這麼說的,佛門武技,也就值這個價了,不能再多了。」秦薇說道,頓了頓,又道:「當時何凡還為佛門鳴不平,說是佛門武技珍貴至極,是無價之寶,願意出高價,玄陽死活不答應,必須一塊,多一毛不賣。」

「五毛一本,你敢多出一分錢,貧僧和你急1濟玄從空間包取出一本御劍術,就要甩給何凡,最後突然愣住了,古怪地看著他:「之前你弄死的那人,說你鬼話連篇,你會不會是在騙我?」

「那是仇人,誣陷我,我何凡可是良好市民,為執法局立下汗馬功勞,那人是走私凶獸團伙一員,再者,除了玄陽,那你解釋一下,我這紫金缽盂和佛門武技來歷。」

何凡淡淡地道:「我的實力,可搶不了佛門涅槃佼佼者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