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神話禁區>第一百六十五章:請你看清楚再說話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一百六十五章:請你看清楚再說話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

對於軍隊,何凡也就知道一個朱元,還有仇,早晚要揍這個傢伙。

離開密室,何凡參悟起風靈十三劍和御劍術,本想著讓臧興盛幫忙,將自己武技全部改造一番,但想想又算了,這樣自己老底都被摸清了,而且,臧興盛也不一定會幫。

何凡又看向血靈蛇果,五個果子,每個果子+,血靈蛇果樹+2,等再吃一個果子,就開始吃果樹,留兩顆果子給秦薇自己配製去,也許到了涅槃,秦薇又覺醒出火鍋配方也說不定。

臧興盛這裡設備齊全,還有專門的練功房,何凡進去修鍊刀法,順便磨鍊下雙刀。

夜晚,秦薇帶人回來,何凡也從練功房出來,繼續涮火鍋。

吃完火鍋,何凡坐在沙發上,秦薇坐在身旁,托著下巴沉思,凱文他們已經去休息了。

「凱文和麗莎,這麼容易就給了進化法?」何凡有些奇怪,他們就不怕泄露了?

「御劍術換的。」秦薇淡淡地道:「御劍術,外加你虛構的辛環殘篇,他們忍不祝」

「希特呢?」何凡問道。

「沒給。」秦薇站起身來:「我先去睡了。」

何凡也去睡了,現在研究,臧興盛也不讓他插手。

臧興盛沒睡,他還在研究何凡的基因,完全看不懂,匹配了東方聯盟所有物種基因,包括凶獸的,也沒找出與之相匹配的。

「這傢伙究竟要進化成什麼?」臧興盛很好奇,神龍,猿類,佛,道,都不是,甚至一些冷門的物種進化,也被他調了出來,發現何凡進化路線,自己資料庫中根本沒有。

「難道是某種新凶獸?可何凡如何完成新凶獸進化,誰為他植入基因?」

臧興盛皺眉:「難道是自我進化?可又不對,自我進化的路子完全走不通。」

臧興盛又否定了,進化者,基因蛻變,何凡達到涅槃,自我基因已經與普通人的時候不一樣了,完全是陌生的新型基因。

一夜時間過去,何凡早早起來,凱文和麗莎去配合了一下臧興盛的研究,又出去掏鳥蛋了。

何凡陪著臧興盛研究武技,將自己對於進化之翼的猜想,以及些許研究說出來。

研究所外,一片密林內,秦薇,林胖子,林天在附近轉悠,尋找藥材,凱文三人趁著凶獸離開,前去掏鳥窩。

「還有隻幼崽。」凱文抱著窩裡的幼鳥,羽翼剛豐滿,還不會飛,被他按住了。

「何凡說,跳下仁埔不一樣,這次騎著幼崽下去,幼崽撲騰翅膀,肯定不一樣,我也能學到更多姿勢。」凱文思索道。

幼崽掙扎,發出稚嫩而痛苦的鳴叫。

「跳。」凱文抱著幼崽,一個縱身,從樹上躍下。..

就在這時,破空聲突然傳來,一支箭矢破空而來,準確無誤地貫穿幼崽身軀,沒入凱文體內。

「統領,一箭雙鵰1密林中,一道略微興奮地聲音傳出,一名身穿黑色甲胄的青年,邀功似地看向眼前女統領。

「礙…」

話音剛落,慘叫聲傳來,女統領面色一變,快速奔了過去,身後五位黑色甲胄青年跟上,射箭的青年微微一呆,心中有不好的預感。

「誰這麼缺德1凱文捂著大腿,還好及時閃開了,否則就是一箭兩鳥了。

「這位兄弟,你沒事吧。」

女統領帶著六位青年到來,看了眼凱文中箭的大腿,又看向射箭的青年,這特么是你的一箭雙鵰?你一箭給我射下一個人來,還好位置偏差幾分,否則我都要懷疑,你是不是故意的。

安慰一聲凱文,女統領陰沉著臉看向射箭青年:「你能不能看清楚再射?」

同時,女統領等人對凱文也感到鬱悶,你沒事掏鳥窩?你是不是閑的?掏鳥窩也就算了,你還騎著幼崽往下跳,是不是有病?

「凱文。」

麗莎和希特連忙到來,這邊的慘叫聲,也驚動了附近的秦薇,連忙跑了過來:「怎麼回事?」

「凱文,你怎麼樣了?」林胖子連忙來到凱文身邊,看著大腿上的箭,鬆了口氣:「還好,還好這箭偏了幾分。」

凱文疼的直咧嘴:「要不是有這隻凶獸幼崽,我估計都被貫穿了。」

「你們是誰,為什麼用弓箭射凱文?」秦薇很氣憤地看著女統領幾人。

「抱歉,我們不是有意的,是我手下沒有仔細觀察就動手了。」女統領歉意地道。

「道歉有用的話,要執法局幹什麼?」林胖子冷笑道:「我先叫何凡過來。」

「何凡?」女統領眉頭一挑:「你們認識何凡?」

「你是何凡朋友?」秦薇驚疑:「何凡什麼時候有你這個朋友的?我怎麼不知道?」

這段時間,何凡一直和她在一起,接觸的幾人她都知道,沒有眼前人。

「我和朱元是好友,朱元認識他。」女統領說道。

「原來是朱統領的朋友,這次不打不相識,這是一瓶療傷葯,給兄弟賠罪了。」六位甲胄青年鬆了口氣,取出藥劑給凱文。

「你們是軍隊的?」秦薇挑眉。

「軍隊統領,師夢桐,這幾位是我親衛。」女統領介紹道。

「師夢桐?」秦薇錯愕,這人是師夢桐?濟玄和玄陽到處找的小師妹,是軍隊統領?

「你等一下,何凡馬上過來。」林胖子說道。

「也好,我也正想見見何凡。」師夢桐道。

秦薇打量著師夢桐,容貌絕對沒的說,堪稱美若天仙,身材一樣沒得挑,但是,若說是溫柔如水,秦薇感覺不像,溫柔如水,能當上軍隊統領?

「怎麼回事?誰這麼狠心,對凱文下殺手?」

沒多久,何凡來了,急聲道:「你們也是,對方下殺手,你們不知道宰了對方?」

師夢桐等人獃滯,我們就是不小心射了一箭,你能不能看清楚再說,什麼下殺手!

「何凡。」秦薇叫道。

「你就是何凡?請你看清楚再說話,我的人只是不小心射了一箭,不是下殺手1師夢桐沉聲道。

「我看清楚了,你是想讓凱文斷子絕孫啊,還好凱文及時閃躲,否則真的完了。」何凡憤怒地道:「你是誰,凱文究竟和你有什麼仇,要下這麼狠的手?」

他接到胖子聯絡,匆忙就來了,還不知道眼前人就是師夢桐。

師夢桐:「……」

這又變成斷子絕孫了,比下殺手更加狠毒。

「我是師夢桐,朱元的朋友1師夢桐深吸一口氣,說道:「此次真不是故意的,看在朱元的份上,此事算了吧。」

「師夢桐?」何凡一驚,那兩個傢伙的小師妹,是軍隊統領?緊接著道:「朱元的朋友?」

「是。」師夢桐很肯定地道。

「我要告你對我朋友下殺手,還要他斷子絕孫,林胖子,幫我通知執法局。」何凡連忙看向林胖子:「立刻通知,並且告知執法局,軍隊統領朱元是幕後指使,他們不受理,我們就往上告1

師夢桐:「……」

不是說朋友嗎?就是這麼對待朋友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