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神話禁區>第一百六十七章:我已經能預見你們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一百六十七章:我已經能預見你們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

「統領,怎麼不直接重創何凡?那樣他就輸了,再強迫他進入軍隊,統領可以天天揍他。」六位甲胄青年不解地道。

遇到這麼一個對手,這女暴龍,居然就這麼算了?完全不正常!

「那你去將他綁入軍隊。」師夢桐冷冷地掃了六人一眼,嘴角溢出一絲絲血跡,連忙灌下一瓶療傷葯。

「統領,你受傷了?」六位青年驚愕:「剛才明明是統領留手了,難道是何凡沒收住手?我們去找他。」

「這何凡真是不要臉,統領都留手,他反而下重手?」六位軍隊青年怒了。

「不用去了,他也留手了。」師夢桐冷冷地道。

「怎麼會?」六人不解。

「生死之戰,我死,他重創。」師夢桐淡漠道,體表突然泛起金光和熾熱紅光,進化法連忙運轉,壓制傷勢:「何凡的刀法著實詭異,我所修之法,只能卸掉部分,卸不掉這風火之力,這傢伙從一開始就留了一手。」

「那也只是統領大意,何凡心機太深。」六位軍隊青年鄙視地道:「何凡這人實力不如統領,只能行卑鄙手段,而統領,就是太單純。」

六人說出這句話,臉都紅了,太單純,這用在師夢桐身上,好像有些不合適,算了,先安撫統領,以免傷好找他們出氣。

「閉嘴,趕快走。」師夢桐冷哼一聲,快步前進。

她有件事想不明白,那就是何凡怎麼發現她弱點的,最後那一刀,她看的清清楚楚,何凡一刀斬向她的弱點,若不是她收了進化之力,何凡也不會將刀偏幾分,收了部分力,只是讓她重創。

難道是濟玄和玄陽兩個坑貨泄漏?

臧興盛研究所。

「何凡,你們回來了?沒受傷吧?」臧興盛走了出來,關心問道。

「多謝臧大人關心,只是凱文中了一箭,已經服下療傷葯,沒事了。」秦薇說道。

「嗯,我來是想和你們說一下,研究最遲七日可以成功,你們可以先去忙別的事情。」臧興盛說道。

「好。」何凡點點頭,又問道:「對了,軍隊的統領,不應該都是涅槃七級么?怎麼今天遇到一個涅槃六級的?」

「涅槃六級?誰?什麼模樣?」臧興盛挑眉。

「師夢桐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師夢桐?」臧興盛面上閃過一抹恍然,道:「不久前軍隊出事,一時找不到人手,再加上一些原因,就讓她頂上了。」

「原來如此。」何凡明白了。

「好了,你們先去外面等著,我和何凡交代幾句。」臧興盛說道。

看著他們離開,何凡疑惑:「不知臧大人,有何交代?」

「這是你要的配方,另外,再叮囑你一句,少跟軍隊的人接觸,別惹火燒身。」臧興盛嚴肅地道。

「真給啊?」何凡驚訝地看著幾個配方,疑惑道:「你對我是不是太好了?難道你是我失散多年的哥哥?」

「什麼玩意。」臧興盛翻了翻白眼,沒好氣地道:「我這麼做,是希望你以後有好東西,送我這來,還有一點,多謝你幫了我好友。」

「你好友?我啥時候幫的?」何凡錯愕。

「季天涯。」

「握草,他真出來了?」何凡嚇了一跳,真從執法局殺出來了?我是不是惹禍了,執法局也沒和我說這事啊:「不管什麼原因,你這麼夠意思,我下次請你吃更好的火鍋。」

「吃火鍋就算了。」臧興盛嘴角抽了抽:「你的火鍋,我吃不了,等我什麼時候給自己做個胃。」

「那你做好胃了告訴我,我很少請人吃飯的。」何凡真誠地道。

「其實,你若是說出自己進化路線,讓我研究,要什麼配方我都給你。」臧興盛雙目放光地看著何凡。

「沒事提這個幹什麼,真掃興,七日後,我會過來拿武技,告辭。」何凡快速溜了,他可不想被切片。

離開研究所,何凡一行人先去了獨行者聯盟。

「我有點事,你們不要跟來。」何凡進入一片密林,灌注進化之力,進入玄陽給的玉佩。

「何凡?」玄陽的聲音傳來。

「有師夢桐的消息,速來獨行者聯盟。」何凡說道,收了進化之力,又捏碎濟玄給的。

玉佩捏碎,佛光湧出,凝聚成濟玄模樣:「施主,你可是找到小師妹了?」

「不錯,速來獨行者聯盟,一個小時時間,過時不候。」何凡道。

「貧僧就在附近,不用一個小時。」濟玄連忙說道,佛光也隨之散去。

半個小時后,一個邋遢和尚,一個不像道士的道士,同時出現在獨行者聯盟。

「小牛鼻子1

「小禿驢1

兩人怒視著對方,挽起袖子,準備干一架。

「你們還想不想知道師夢桐的消息了?」何凡走了出去,冷冷地看著二人。

「何凡道友。」兩人連忙跑過來,期待地看著他:「你真的見到小師妹了?」

「你看看這。」何凡取出師夢桐給的玉佩,上面有一片白雲,雲中有一條小龍。

「是師妹的雲龍佩,只是雲龍佩乃是師妹護身之物,你怎麼得來的?」兩人面色大變。

「定情信物。」何凡幽幽道。

「不可能1兩人臉都綠了,我們讓你幫忙找師妹,你告訴我,你和師妹定情了?你是去泡師妹了?這特么忍不了,必須弄死!

「別激動,不是我,是朱元。」何凡嘆道:「你們應該知道,我和朱元很熟,我提及師夢桐,他帶我去見,結果師夢桐說她和朱元情定終身。朱元讓我拿了這玉佩,轉告你們,死心吧,癩蛤蟆別想吃龍肉,兩個渣渣,別想和他搶女人1

「朱元1濟玄氣的渾身發抖:「難怪,貧道去軍隊,提到找朱元,詢問小師妹情況,軍隊人不告訴貧僧,反而將貧僧趕出來,原來是在跟貧僧搶師妹1

「不能忍,竟敢搶貧道的小師妹,小師妹一定是被逼的,小師妹溫柔如水,性子軟弱,不敢反抗,肯定是被強迫的!小師妹是貧道的1玄陽怒聲道。

何凡:「……」

你們真是師夢桐的師兄?就那樣子,還特么溫柔如水,性子軟弱?那完全是女暴龍好不!

「小師妹是貧僧的,誰也搶不走1濟玄堅定更地道。

「是貧道的1

「貧僧的1

「小禿驢,你竟敢跟貧道搶師妹,貧道要弄死你1

「小牛鼻子,你竟敢跟貧僧搶師妹,貧僧要幹掉你1

何凡:「……」

這特么兩個智障,還沒去找朱元,兩人就開始幹上了。

「師夢桐,不會是尼姑吧?」何凡麵皮直抽。

「小師妹是白雲庵的。」

我已經能預見你們的晚年了,那就是,一個禿驢竟敢和貧道搶師太,另一個竟敢和貧僧搶師太,你們兩個真是夠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