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神話禁區>第一百八十五章:你的帥氣師侄已經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一百八十五章:你的帥氣師侄已經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

「先去吃東西。」何凡取出凶獸肉,這次一定要突破到涅槃八級,然後去和巔峰期凶獸較量較量。

變異凶獸肉,以中級煉丹之法凝聚,中級煉丹之法,可以提取百分之六十基因數據,這樣吃起來效率很快。

將所有凶獸肉乾掉,血球也吃掉,何凡終於衝破關卡,基因數據到達72。

「終於涅槃八級了,巔峰期凶獸,等死吧。」

何凡感受著體內澎湃進化之力,比涅槃七級的時候,增加了近乎一半,也更加凝練,更加強大。

展翅飛行,何凡施展風之力,速度比純粹進化之力凝聚的雙翅更快,而且突破到涅槃八級,進化雙翼的消耗,完全不放在心上。

空中青光一閃而逝,何凡在凶獸地盤轉悠幾個時辰,沒有找到巔峰期的,有些納悶:「這天雲市巔峰期凶獸,難不成都被殺絕了?還是繼續往深處去?」

何凡又找了幾個小時,還是沒找到巔峰期凶獸,只能鬱悶地去找變異凶獸,雖然數據少,但總比沒有強。

至於更深處,何凡沒去,純粹是浪費時間,為了獵殺巔峰期凶獸,耽誤尋找藥材的時間有些不值得。

而在何凡清理變異凶獸時,玄雲居內。

「這個小兔崽子,貧道要弄死他,弄死他1玄雲氣的破口大罵,在玄雲居發火。

「行了,老友,你從昨晚罵到現在,就算是你不累,我也聽的累了。」季天涯看著玄雲,有些好笑地道:「不就是一爐丹藥么,是你師侄拿去了,又不是外人。」

「一爐丹藥?現在是一爐丹藥的事情嗎?」玄雲氣的差點沒背過氣去,指著玄雲居道:「你看看,丹爐都沒了,這就算了,貧道的收藏,煉丹術,全都被清光了,就給貧道留了張床1、

「這個,雖然玄陽混賬了點,但這些東西,除了煉丹爐外,其餘的對你來說,也不算什麼重要東西,不必這般生氣。」季天涯說道。

「不必這般生氣?」玄雲氣的差點給他一巴掌,指著那兩行字,身子在哆嗦:「你看看,你看看著兩句話,知識就是力量?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?」

「這是在教貧道?這小兔崽子反了天了,貧道一定要給他一個教訓1

「那你直接去找他,或者聯繫他不就行了?」季天涯淡淡地道,只會在這裡罵,又有啥用?

「對,貧道真被氣糊塗了。」玄雲一拍大腿,取出一道玉符,灌注進化之力,聯繫玄陽。

而此刻,玄陽和濟玄,正在去找師夢桐的路上,玉符顫動,玄陽接通,就是一道破罵聲:「小兔崽子……」

「師叔你好,你的帥氣師侄已經喝多,有事請留言,再見1玄陽直接掐斷聯繫,不等玄陽回話,將玉符收了起來,看向濟玄道:「這肯定是想將我們弄走。」

「別理這老不修。」濟玄面色嚴肅地道:「此次事情太過嚴重,你我放下成見,同心協力,聯手保護小師妹1

「嗯,貧道就與你聯手一次,為了小師妹1玄陽重重點頭。

玄陽:「……」

「做賊心虛,做賊心虛啊1

玄陽內心在滴血,仰天悲吼:「玄陽,你太讓師叔失望了,師叔要去找夢桐師父聊聊人生,暢談理想。」

「咳,玄雲,我們還有正事。」季天涯連忙拉住他,這個時候,你別想跑了。

……

「不夠吃,不夠吃埃」何凡又吃完一頭變異凶獸,揉著還是飢餓的肚子,發出鬱悶的叫喊:「必須找到更好的食材,否則,每天都要過著餓肚子的生活。」

「何凡,又發現一個變異凶獸據點。」凱文御空而回:「希特和麗莎正在監視。」

「哦。」何凡有氣無力地應了一聲,看不上了,沒動力。

「這次有黑袍人在,我們不敢亂動。」凱文說道。

「黑袍人?」何凡略一思索,走出山洞:「先清理再說。」

雙翼拍打,虛空起漣漪,根據凱文介紹,這次有九頭變異凶獸,還有一位黑袍人。

這是一個小山谷,希特和麗莎在暗中潛伏,凱文帶著何凡到來,低聲道:「我們等對方出來,暗殺他,再幹掉變異凶獸。」

「沒必要。」何凡擺手,青色雙翼震動,體內進化之力浩蕩而出,直接降落在山谷之中,磅進化之力席捲四面八方。

轟隆隆

一出手,浩蕩力量席捲,何凡直接動用九成力量,小山谷在搖顫,大地在龜裂,看的潛伏的三人震驚失神。

「什麼人?」

一聲怒喝傳來,一道黑袍人從暗中沖了出來,面色驚懼地看著他:「何凡,你怎會來此?」

「師夢桐出藥材殺你。」何凡淡漠道,已經涅槃八級了,完全不用偷襲暗殺,直接摧拉枯朽就行。

「何凡,你的實力確實很強,我承認不是你對手。」黑袍人有些害怕,手在抖,何凡表現的力量太恐怖了:「但是,你不了解我們背後力量,就算是你是涅槃九級,與我們作對,也絕無生機1

「這就是你的遺言?」何凡面色平靜,等待黑袍人繼續說,最好能將幕後人說出來。

「識時務者為俊傑,只要你投靠我們,可以既往不咎,而且,我們可以給你進化藥品,吃不完的凶獸肉。」黑袍人沉聲道。

「識時務?說的你們能幹的過道門,軍隊一樣。」何凡不屑地道。

「道門雖為龐然大物,但玄雲和師夢桐還代表不了道門,至於軍隊,我們現在隨時可以換掉統領。」黑袍人傲然道:「只要你加入,這裡將是你的天堂,無盡的凶獸,你隨便吃,無盡的藥材,你隨便采,你想當廚神,我們也可以培養你。」

「投靠你們,總要讓我知道,效忠的人是誰。」何凡道:「拿出點誠意來,是哪位進化學家,讓我看看,有沒有這個資格。」

「何凡,只要你殺了師夢桐,玄陽,濟玄,其中任何一個,我就告訴你。」黑袍人冷聲道,他也不傻,誰敢保證何凡不是在套他話?

「他們三個,死掉任何一個,佛道都不會容我存在。」何凡冷聲道:「你這是想將我逼上絕路?一點誠意都沒有。」

「雙方都要表現誠意。」黑袍人低沉道:「只要你殺一人,你要什麼,我們都能給你。」

「換個條件。」何凡皺眉道。

「只有這個條件,良禽擇木而……」

刀芒破空而來,一直沒有動手的何凡猛然出手,青色刀芒斬出,大地崩裂,煙塵漫天,黑袍人一時懵逼,一道屏障瞬間籠罩,護住身體。

屏障瞬間碎裂,刀芒貫體而過,血水灑落,黑袍人不敢置信地看著這一幕,自己的護身屏障就這麼碎了?還有,不是談的好好地么,為什麼你就出手了?

「你竟敢罵我是禽1何凡怒視著鮮血流淌的黑衣人,彷彿受到了羞辱。

黑袍人:「……」

你是沒讀過書么,我什麼時候罵你是禽了?良禽擇木而棲什麼意思,你不知道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