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神話禁區>第一百八十九章:我必定拿出我所有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一百八十九章:我必定拿出我所有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

「昏迷了?」

何凡查看一番,沒有生命危險,鬆了口氣。.

感應之力擴散,沒有玄陽和濟玄的蹤跡,又在四周探查一番,什麼都沒找到,師夢桐的傷勢越來越嚴重,何凡不得不先帶著師夢桐離開。

沒有回之前的山洞,而是隨便找了個清理過的變異凶獸山洞,帶著師夢桐住了進去。

「我這也沒有療傷葯埃」何凡皺眉,只得取下師夢桐的空間包,在裡面翻找起來。

「還好,這個老黃給我吃過。」何凡找到一瓶葯,打金鵬鳥的時候,老黃給他服用過,直接捏開嘴,強行灌進去。

至於嘴對嘴,想得美!

我何凡是正人君子,絕對不趁人之危!

「這是什麼?」何凡取出一本書,不是進化秘籍,而是一本日記本。

「七歲那年,我被師父收養,玄陽師兄和濟玄師兄帶我去捉魚……」

「八歲那年……」

「九歲那年……」

「二十二歲,加入軍隊,我畢生的夢想,終於要開始了,我要殺凶獸,為父母報仇,我要殺光所有凶獸,我要保護好軍隊的每個人,他們都有自己的親人,我不想他們和我一樣。」

「二十四歲了,我朋友越來越少,因為我沒做到,我沒能力保護他們,只能眼睜睜看著,他們被凶獸吞食,我對不起他們家人。」

「二十五歲,我當上了軍隊統領,我勵志肅清軍隊內鬼,想要保護他們,玄陽和濟玄師兄要過來,這裡這麼危險,他們來了會沒命的,我要想辦法將他們趕走……」

合上日記本,何凡陷入沉默,將日記本放進空間包,以進化之力,幫忙壓制傷勢,坐在洞口,等待天明的到來。

天色漸漸明亮,何凡如一尊雕塑,坐在洞口,紋絲不動。

「師兄1

一聲急喝響起,師夢桐猛地坐起,第一時間握住長槍,看了眼洞口的何凡,起步便走:「多謝你救我,我記住了。」

「不用謝,不過,我提醒你,你現在傷勢未愈,最好不要出去。」何凡依舊沒有動,只是淡漠開口。

「他們抓了天雲市的進化者,有進化學校的學生,也有一些集團勢力的人,還有玄陽和濟玄師兄下落不明,我不得不離開。」師夢桐沉聲開口,步伐堅定,邁向洞口。

「他們背後都有勢力,他們自己勢力會救。」何凡淡淡地道:「你現在要做的,是先養好傷。」

「我是軍隊統領,此次奉命保護他們,在我手上失敗,我就要救回他們。」師夢桐堅定地道。

「那你走吧,這是你的護身玉佩,我的僱用任務到此結束,出了這個山洞,生死與我無關。」何凡將護身玉佩還給她,面色不帶絲毫感情:「拿好你的玉佩,會自己跑的玉佩,我就不要了。」

「我送出去的,就沒有收回的可能,雲龍佩會自動護主,你長期佩戴,以進化之力溫養,自會是你的。」師夢桐沒有去接護身玉佩,冷聲道:「你剛才說的雇傭,是什麼意思?」

「你以為我會來救你,是因為什麼?玄雲和季天涯找上我,請我幫忙,我才會來救你。」何凡淡淡地道:「你現在出去,不說你的傷勢,你知道他們在哪么?你怎麼救?」

師夢桐沉默了,她確實不知道那些人在何處,出去之後,也只能像一隻沒頭蒼蠅一樣,到處亂竄。

「不如說說,具體是怎麼回事,仔細捋一捋,也許會有發現。」何凡看著沉默的師夢桐,淡淡開口。

「在幾日前,就有人推動凶獸狩獵大賽,我一直反對,但卻無用,有進化學家插手,推動了大賽,但卻不知道是哪位進化學家。」師夢桐悶聲開口:「我帶隊保護參賽的進化者們,卻沒想到,會出現這種事。」

「濟玄和玄陽呢?」何凡皺眉道。

「當時情況混亂,參賽的涅進化者,將我們衝散了。」師夢桐道。

「他們不是隱藏在暗中保護你么?怎麼會被衝散?」何凡不解,這兩個傢伙,難道隱藏都做不好?

「他們太關心我,出現的太早了。」師夢桐面色微微發紅,道:「當時只是衝散,沒有動手。」

「哎。」何凡搖頭嘆息:「一個和尚,一個道士,居然還沒我看得透,紅粉骷髏,真丟人。」

師夢桐懶得和他說笑,心中萬分焦急,卻是毫無頭緒:「師父一直說我欠缺大局觀,下圍棋可以幫助我,不如你陪我下棋,我也冷靜一下。」

「圍棋?」何凡嘴角一扯,有些僵硬地道:「五子棋行不?」

「不行。」師夢桐道:「就下圍棋。」

「我白子,你黑子,你代表對方。」師夢桐不給何凡反對的機會,自顧自擺好棋局,說道:「我現在處於困境,我棋局應該是在險境,我要找准你的軟肋。」

「沒好處的我不幹。」何凡很為難,自己真的不會下棋,要不和師夢桐鬥地主?

「你要什麼好處?」師夢桐冷眼看著他。

「道門高級煉丹之法,或者煉器之法。」何凡連忙開出自己的條件。

「好大的口氣。」師夢桐冷笑一聲,道:「這些我都沒有,也不可能給你,換一個。」

「那你能給我什麼?」何凡不滿地嘟囔:「我又救你,又要陪你下棋,我總不能白乾吧?哪有白打工的,而且,我不要人情這種不靠譜的東西。」

「為你強化武器,超越涅級的。」師夢桐冷冷道。

「成交,我必定拿出我所有實力,陪你下棋。」何凡精神一振,道。

何凡真的不懂,完全看不懂師夢桐擺的棋局,怎麼下也不知道。

師夢桐低垂著頭,擺著棋局:「我要置之死地而……」

「我下這裡。」何凡也低下頭,取出一顆黑子,算了,隨便下吧。

「這裡不能下,這是死棋,四周全是我白子,已經被圍了,你是不是真的不會下?你不是說拿出所有實力么?」師夢桐看著他,這就是你說的真實實力?靠點譜成不?

何凡有些羞惱,居然被質疑,沉聲道:「我這是涅八級的,憑啥不能下?你的四顆白子,被我包圍了,你敢保證,對方沒涅八級?」

師夢桐:「……」

好吧,你說的有道理,這個我不敢保證。

「那繼續。」師夢桐深吸一口氣,說道。

「我這個是涅九級的,我這個……」

「何凡,你說涅八級,涅九級我忍了,但你說出一個超出涅的,是不是過分了?」師夢桐臉色鐵青,還想下棋冷靜一下,這完全冷靜不了,會炸埃

「好吧,沒有超出涅的。」何凡也覺得自己這麼干有些過分了,拿起一顆黑子:「這是我的底,你軍隊有底。」

師夢桐:「……」

這個有道理。

「有底可以,但是,我的棋子,憑什麼全是底?」師夢桐炸了,這沒法下了。

「因為對方可能掌控了軍隊。」何凡又道:「你要將自己置身在絕對險境之中。」

「好吧,我忍,繼續。」

「這是我的變異凶獸大軍。」

「任你歪理多,還是疏忽……」

「抱歉,你救援的進化者,變異了,無情地捅了你一刀。」何凡面無表情地道。

師夢桐:「……」

這棋沒法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