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神話禁區>第一百九十章:我沒有偷看你的日記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一百九十章:我沒有偷看你的日記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

何凡確實不會下棋,但是他能嗶嗶,歪理多。

「人體改造,是犯法的。」師夢桐黑著臉道。

「他們乾的就是犯法的事情。」何凡冷笑道:「本來就是死罪,還怕再多一條?」

「你抓一把棋子幹什麼?」師夢桐看向何凡,又抓了一把黑子,你又要搞什麼?

「我這是第三方勢力,這叫突變,有句話說得好,計劃趕不上變化,你也不知道他們還有沒有隱藏力量。」何凡一本正經地道。

「那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,棋品見人品,你真的好賤1師夢桐咬牙切齒。

何凡沉默片刻,道:「涅槃九級灌下一瓶基因液,突破了,將你弄死了,我贏了。」

師夢桐:「……」

我師夢桐發誓,這輩子再和何凡下棋,就是智障!

這棋是沒法下了,不然的話,不用擺棋局,別說她在險境了,就算是何凡在險境,她也贏不了。

哪有一顆棋子,吊打全盤的?

超越涅槃都整出來了,還有什麼是你干不出來的?

不過,雖然棋下不了,但師夢桐也冷靜下來,不再想著立刻出去了,專心療傷。

「你有沒有動我空間包?」師夢桐突然想起這事來,警惕地看著他。

「沒有,我並沒有看你的日記。」何凡連忙否認。

師夢桐:「……」

要不是我現在受傷……算了,全盛時期也打不過何凡,忍了。

「別說出去。」師夢桐惡狠狠地道。

「放心,我真的沒看,只是找了瓶療傷葯給你服下。」何凡正聲道,你怎麼能懷疑我說的話?

「何凡,你為什麼不願意進入軍隊?」不提日記的事情,師夢桐詢問道。

「不想進。」何凡淡漠道:「沒什麼原因。」

在軍隊,還沒有我在外面浪,提升的快,我幹嘛要進軍隊?軍隊獵殺的凶獸能讓我隨便吃?純粹想多了,我要是多吃幾頓,估計你們都會和我急。

「你就不想為人類做貢獻?橫掃凶獸,立下功勛?」師夢桐蹙眉道。

「我喜歡做貢獻不留名,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與名。」何凡深沉地道,自己殺的凶獸不少,都是自己吃,懶得跑過去拿功勛點,因為存幾年都未必買得起一瓶高級基因液,來回浪費時間就不說了,我忍不住就想吃了,等不了。

「你這話我可不信。」師夢桐冷笑道,又道:「為了人類做貢獻,殺凶獸是每個進化者的責任,你加入軍隊是最好的選擇。」

「既然都喜歡為人類做貢獻,你把自己會的道門功法給我,我增強實力了,就能做更多的貢獻了。」何凡期待地看著他。

「你若存夠功勛點,可以購買。」師夢桐沉聲道。

「但我沒聽說,功勛點可以買太上金炎劍,功勛點可以買三昧真火1何凡淡漠道。

「每個人都有自己底牌,教派也是一樣,佛道也有敵人,不可能全部拿出。」師夢桐面色難看地道:「你若是真心實意拜入道門,功勛點足夠,自會傳授給你。」

「這話我信么?是否真心實意,還不是道門一句話?」何凡冷笑道:「你也別試圖影響我,作為佛道之人,你們有自己的康庄大道,我何凡有自己的的生存法則。」

「正如你只相信自己實力,將一切壓在自己身上,我何凡也是一樣,只相信自己,逼急了,我會不擇手段提升自己1

師夢桐怔然,將一切壓在自己身上?你還說沒有偷看我日記?

何凡沒有停,繼續道:「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活法,你試圖用自己的想法來影響我,這又是何必呢?我也是在殺凶獸,我也在做貢獻。」

「我若加入軍隊,殺個幾年凶獸,也許能買一本垃圾的道門進化法,再用幾年去買一瓶基因液,抱歉,我受不了,我們兩人都有共同之處,相信自己的實力,只是你有人給好東西,我沒有。」

「我何凡只是普通人,窮則獨善其身,達則兼濟天下,等我實力足夠,我不介意幫一把。」

何凡一口氣說完,看著師夢桐:「所以,我現在很窮,你很富裕,你要不先接濟我幾本佛道進化法,等我哪天厲害了,再來兼濟你一下。」

師夢桐獃滯,本來還對這廝有些許改觀,這下徹底沒了,說來說去,還是要進化法,你個心機賤貨。

冷哼一聲,盤坐下來,修鍊進化法,恢復傷勢。

何凡嘆息一聲,要是自己再狠點心,直接就殺人越貨,逼迫師夢桐交出進化法,自己什麼都有了。

看了眼師夢桐,何凡起身出去片刻,前去找尋凱文三人,看有沒有線索。

一天時間過去,何凡沒有找到絲毫線索,他覺得這次的事情有些不尋常,對方是怎麼知道他突然準備煉丹的,而且,還在同一時間,對師夢桐下手。

布置如此縝密,對方知道他會煉丹,知道他當時情況。

那六人軍隊,也是說走就走,那可是玄雲安排過來的,若是要走,玄雲會不和自己打聲招呼,反而讓他們在動手的關鍵時刻離開?

一天時間,師夢桐也恢復的七七八八,開口道:「我現在傷勢恢復差不多了,隨我去救人。」

「走好。」何凡擺手道。

「你不是被雇傭了么?」師夢桐不淡定了:「你難道要反悔?」

「反悔的是玄雲,我煉丹成功,剛吃丹藥就被伏殺,軍隊六人全走了,我能救你都是我寬宏大量,不給三昧真火,我跟你急。」何凡不善地道。

「既如此,你更應該跟我去軍隊,我們調查清楚。」師夢桐說道:「玄雲師叔絕對不會突然反悔,這一定是對方的陰謀。」

「我還要找凱文他們。」

「更該去軍隊,讓軍隊幫忙尋找。」師夢桐說道。

何凡沉默片刻,道:「你敢保證,現在軍隊沒有被對方掌控?」

「頂多掌控我帶的隊伍,不過,我早有暗手,這次正好看誰跳出來。」師夢桐冷笑道:「此次,定要將裡面的姦細清理乾淨1

「你敢保證,這次全跳出來了?」何凡冷笑道:「你的暗手,沒有被除掉?」

「你為什麼要把情勢想的如此惡劣?」師夢桐實在受不了何凡這樣,時刻將情勢說到最危險,幾乎不可扭轉,怎麼玩都必死無疑一樣。

「好吧,我習慣了。」何凡聳了聳肩,本想說,按照最難的標準來設定副本,自己才會有最大的提升動力,但想到師夢桐提升不如自己,還是不打擊她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