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神話禁區>第一百九十一章:我當然沒事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一百九十一章:我當然沒事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

凶獸山脈,一座山谷之內,這裡有不少營帳。

十數名身穿黑色甲胄,手持長槍的青年進化者,筆直站立,守護著營帳。

何凡和師夢桐在山谷外,一片密林中,沒有急著出去。

師夢桐本來想直接過去的,但想到何凡所說,軍隊可能被掌控了,她便停住腳步,看著那些甲胄青年,低聲道:「隨我來。」

何凡不發一語,隨著師夢桐,進入密林,繞路而行。

來到山谷的另一邊,這裡是連綿無際的密林,這裡有一塊巨石,師夢桐來到巨石前,低喝一聲,進化之力運轉,抱起巨石,直接挪向一旁。

何凡看的直挑眉,真是女暴龍。

巨石挪開,一個洞口出現在視線內,師夢桐招了招手,率先跳了下去。

何凡緊隨其後,師夢桐運轉進化之力,將巨石回歸原位,堵住洞口:「這是我當初挖的,防止強大凶獸來襲,有路可退,沒想到今天用上了。」

「別人不知道?」何凡問道。

「有人知道,但也沒關係,此地有我布下的陣法,只是沒有啟動。」師夢桐笑著道:「若不是我在,你早就被攻擊了。」

山洞很寬敞,兩人快速前行,不到片刻,便來到山谷之內,一座營帳下。

何凡感應能力蔓延出去,察覺到營帳內有人:「營帳內有人,一個。」

「你能無聲無息解決他?」師夢桐問道。

「可以。」何凡點頭,對方不過是一位涅五級的,輕鬆就可以解決。

「上去打暈,然後拖進來,別弄死了。」師夢桐說道。

何凡進化之力流轉全身,掀開頭頂一塊石板,化作一道青光沖了出去,一位青年進化者還未反應過來,何凡一掌已經拍在對方後腦勺內,直接打暈,拖走。

「是三哥?」師夢桐面色一喜,連忙道:「先帶走,三哥和我關係最好。」

封好上面的石板,兩人帶著青年返回密林,師夢桐一道進化之力打出,喚醒青年:「三哥。」

「師統領,你回來了?」青年驚喜地看著師夢桐,十分激動:「知道你出事,兄弟們找了一晚上沒找到你,都快擔心死我們了。」

「我沒事,我想知道,軍隊有沒有出事?」師夢桐輕聲問道。

「軍隊少了幾個人。」三哥面色有些黯然:「死了,不知道誰殺的。」

「那些人有下落么?」師夢桐冷聲問道。

「有線索了,具體還未找出來。」三哥面色冰冷,聲音發寒:「若是找到他們,定剁了這幫雜碎。」

「我兩位師兄,有消息沒有?」師夢桐再次問道。

「沒有。」三哥搖頭。

師夢桐面色陰沉,充滿憂慮,她用秘法聯繫過濟玄和玄陽,沒有回應。

「凱文,麗莎,希特,三個人,幫我找一下。」何凡出聲道。

「這位是?」三哥沒有直接同意,而是看向師夢桐。

「何凡。」師夢桐介紹道:「這次也是何凡出手,我才能逃過一劫,這三人是西方天使進化者,你尋找一下。」

「是,統領。」三哥連忙應聲。

「還有,我回來的事情,你不不要傳出去,我倒,會不會有人跳出來1師夢桐冰冷地道。

「統領放心,屬下絕對辦好。」三哥連忙說道。

「你去辦吧,我在地道等你。」師夢桐說道。

「是。」三哥躬身一禮,轉身進入地道,返回營帳。

師夢桐和何凡進入地道,送三哥返回,看著上去的三哥,師夢桐微微蹙眉道:「何凡,幫個忙,盯著他。」

「你不是說關係最好么?」何凡淡漠道。

「還不是你,說的我心都慌了,保險一點吧。」師夢桐說道。

「嗯,我出去。」何凡以感應之力籠罩,趁著無人,取出六根清凈竹,感應更清晰。

三哥出去叫來一些人,前去探查消息,之後就返回營帳,沒有絲毫異狀。

傍晚,三哥親自送飯菜下來,取出一張紙,交給師夢桐:「統領,一切都在這上面,我先上去。」

「有勞。」師夢桐點點頭,打開紙張看了一眼,有幾個名字,最近不安分,還有凱文三人消息,獨行者聯盟。

「此地你自己處理,我先離開。」何凡淡淡地道。

「將雲龍佩帶著,方便聯繫。」師夢桐說道,為了她的安全,何凡堅持將玉佩還給她了。

「換個聯繫方式吧,雲龍佩你拿著。」何凡搖頭。

「那你拿這塊玉佩,現在這玉佩也只剩下傳訊之能了。」師夢桐取出一塊白色玉佩。

何凡接過玉佩,離開地道,張開雙翼,向獨行者聯盟而去。

對於軍隊的事情,他不想過多參與,他現在只想搞清楚,是不是凱文這三人出了問題,被人陰了一把,不還回去是不可能的,這不符合他記仇的性格。

獨行者聯盟。

一堆篝火燃燒,三人圍坐,凱文面色憂慮:「不知道何凡怎麼樣了,找也找不到。」

「山洞前只有三具陌生屍體,何凡會沒事的。」希特開口道。

「對,何凡一定不會有事,他實力那麼強。」麗莎說道。

「早知道,我之前就不出去了,我們三人就該守在洞口,哪也不去。」希特悔恨地道,同時以眼角餘光觀察兩人表情。

「希特,這不怪你,當時凶獸嘶吼,你去探查,也是防止凶獸過來。」凱文說道。

「我……」

「三位,這才多久不見,就如此傷感?」何凡踏步而出,走向三人。

「何凡?」凱文和麗莎大喜,希特瞳孔一縮,緊接著笑容滿面,激動地道:「何凡,你沒事就好,擔心死我們了。」

「我當然沒事,只是那天晚上,你們去哪了?」何凡笑著問道,看起來人畜無害。

「當天晚上,附近傳來獸吼聲,希特前去查探,沒有回來,接著我也去了……」凱文講述道:「當時我一進密林,就有一股迷煙,我什麼都不知道,就睡過去了。」

「給你。」麗莎從空間包,取出卷著的一張紙,遞給何凡。

「這是什麼?」何凡接過,下意識地問了一句。

「當時那位軍隊人員的畫像,我是被他迷暈的。」麗莎低沉著聲音說道。

「好。」何凡展開畫像,看著畫像上陌生面孔,目光微冷:「這畫像不是那軍隊六人中的任何一個,你當時怎麼跟他走了?」

「進入密林,迷暈我之後,他改變了面容,他卻不知道,我有一種能力,上帝的庇護,雖然不強,但也讓我多抵擋片刻,記住了面容。」麗莎解釋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