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神話禁區>第一百九十八章:你絕對是我邪派的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一百九十八章:你絕對是我邪派的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

何凡靜心凝神,尋找聲音的來源,感應能力擴張,沒多久,找到一座小山,聲音是從小山內部傳來的。

感應之下,小山上有個山D,D口被巨石堵死了,山D一直延伸到山頂,這裡有一道縫隙,可以看見裡面的情況。

玄陽被捆在一根石柱上,身上沒有絲毫傷勢,前方站著一名黑色紗裙女子,面容絕美,身材嬌小,但胸前絕對不校

黑色紗裙女子蔥指劃過玄陽面頰,眼中泛著媚光,嗤笑道:「你和你師父一個樣,沒皮沒臉,是世界上最不要臉的人。」

「小魔女,那是你沒遇見何凡,汽比起來,簡直純潔的像一朵小花。」玄陽想到何凡,悲憤開口,緊接著道:「你剛才說要0色0誘貧道,你倒是快脫啊,這都半個小時了。」

「我有你這麼齷蹉?」何凡黑著臉看著這一幕,本來想救玄陽的,瞬間沒心思了。

「何凡已經死了。」黑色紗裙女子淡淡地道。

「何凡死了?不可能,貧道死他都不會死,他藏的比誰都深。」玄**本不信,和何凡在一起,他有深刻的認知,那就是何凡實力一次次拔高,簡直跟開了掛一樣。

他服下涅槃丹,提升到了涅槃七級,可是,面對何凡,他還是沒有把握,實力都不知道上限在哪,而且,貧道和濟玄,都被坑的凄慘,會被殺?

「看來你對他很相信,不錯,何凡沒死,反而殺了我們的人。」黑色紗裙女子冷聲道:「不過,他畢竟是孤身一人,一個小小涅槃,我們還未放在心上。」

「小魔女,不提何凡那個賤.人了,你到底有沒有通知小師妹來救我?」玄陽不善地看著她:「我的小師妹,會踏著七彩祥雲……」

這話聽著,怎麼這麼熟悉?你真把尼姑救道士聽進去了?還有,你在背後這麼說話,真不怕我弄死你?

黑色紗裙女子受不了了:「閉嘴,今天我定要破了你的道心。」

「那你快脫啊,說好的脫光了,破貧道道心,都多久了,你沒點動作。」玄陽不耐煩地道:「貧道保證,一天只看二十四小時。」

黑色紗裙:「……」

這特么沒法玩了,師父,你讓我來破玄陽道心,真的不是在玩我?

「我特么在上面看的都累了,你到底脫不脫?」

何凡忍不住開口了,巨石滾落,縫隙擴大,何凡直接跳了下去:「看了半天了,也沒脫,白瞎我那麼長時間。」

「何凡?你怎麼在這?」玄陽面色大變,自己剛才的話,都被這傢伙聽見了?要是告訴小師妹,自己該怎麼辦?

「你就是何凡?」黑色紗裙女子目光一冷,看著突然到來的何凡。

「玄陽,這次你凡哥我來救你。」何凡Y測測地笑了,目光充滿森然,我剛才都聽見了,你居然敢在背後這麼說我!

「不要,貧道要小師妹來救。」玄陽面色發白,果斷拒絕了他相救。

「那你自己待著,告辭。」何凡冷笑一聲,就要縱身離開。

「別,你還是救貧道吧。」玄陽連忙叫道,小師妹沒來,那就算了,先出去再說。

「既然來了,那就留下1

黑色紗裙女子冷笑一聲,白嫩的手掌浮現一抹黑氣,一掌拍向何凡心口:「摧心掌。」

「五臟俱損1何凡反手一掌,沛然進化之力涌動,迎上白嫩手掌。

「別殺她。」玄陽面色大變,連忙叫道。

「放心,我留他一……噗。」

黑色紗裙女子話音未落,兩道掌力碰撞,嬌軀一顫,一口血水噴洒,整個人直接翻滾著倒飛出去,重重撞在D壁上,滾落下來。

何凡身軀不動,只覺一股Y毒掌力順著他的手臂進入體內,只是這入體掌力不算太強,可以壓制驅除。

「你也是邪派的?」黑色紗裙女子站起身來,驚愕地看著何凡:「你是邪派的,你敢對我出手?」

「她是邪派的?」何凡錯愕,旋即面容一肅,鄭重道:「在下廚神何凡,與邪派毫不沾邊,我是正派的1

「你的武技,明明就是我邪派的1黑色紗裙女子肯定地道。

「何凡,先將貧道解開。」玄陽掙扎著道:「這位是貧道朋友,不要下殺手。」

「朋友?你還有邪派進化者朋友?」何凡皺眉,你這交友能力夠廣泛的啊,和尚,尼姑就不說了,還整個邪派的,你們這是打算玩四角戀?

「先放開貧道再說。」玄陽急道。

何凡略一沉吟,刀芒一閃,斬斷繩索,將玄陽釋放。

「陸紫菱,將貧道空間包還來,別做反抗了。」玄陽開口道。

黑色紗裙女子沉默,四周黑氣瀰漫,一股Y邪之氣籠罩而來,直*何凡面門:「化骨掌1

「截經斷骨1

何凡一揮手,純粹的進化之力凝聚的刀芒閃現,撕裂黑氣,與陸紫菱一掌碰撞,刀芒入體,截經斷骨,化骨之力襲身,一股Y毒勁氣,腐蝕骨骼,被何凡強行壓制,驅除。

骨骼斷裂聲傳來,陸紫菱翻滾出去,痛叫一聲,再次撞在牆壁上,左腿毫無知覺,骨骼斷裂了。

「你絕對是我邪派的1陸紫菱忍著痛,震驚地看著何凡。

而且,還是一位大邪魔的傳人,我只是摧心,化骨,你更狠,五臟俱損,截經斷骨!

「何凡,下這麼重手,貧道要怎麼交代埃」玄陽大急,連忙來到陸紫菱身旁,取下她的空間包,找出自己的包,取出藥劑想給陸紫菱服下。

「滾開,玄陽,不要你假好心。」陸紫菱冷冷地道。

玄陽面無表情,念動咒語,捆仙繩將陸紫菱捆上,強行灌下療傷藥劑,這才看向何凡:「何凡,我們先出去。」

「這到底是什麼情況?」何凡有些迷茫,完全搞不懂,這情況,自己好像真的救錯了?

「咳,陸紫菱,是貧道師父當初度情劫之時,遇到一位邪派女子的弟子。」玄陽乾咳一聲,含糊地道。

「老情人?」何凡挑眉。

「別胡說,沒那種事。」玄陽一瞪眼,但語氣一點也不強硬,還有點虛。

「那先出去說。」何凡目光閃爍,看了眼陸紫菱,又道:「要不要我幫你通知師夢桐,說你在泡妞?」..

「千萬別說,待會貧道聯繫小師妹報個平安。」玄陽連忙說道,這事要讓師夢桐知道,那還得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