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神話禁區>第一百九十九章:要不你把何凡強了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一百九十九章:要不你把何凡強了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歷史穿越

「小師妹,何凡救了貧道,貧道平安無事,只是這邊有點急事,暫時無法回來,小禿驢被貧道安置在一個山洞中,只是昏迷了,你去將他帶出來,貧道忙完就回去。」

聯絡師夢桐,報了聲平安,玄陽掛斷聯繫,看著眼前的陸紫菱,一時直扣頭皮,這該怎麼處理?就這麼放了?

可若是不放,自己將她一人丟在何凡身邊,指不定被折騰成啥樣!

「他是為破貧道道心而來。」玄陽嘆道:「當初師父在外歷練,遇見她的師父,兩人……嗯,就是有那麼點意思,最後師父度過情劫,回道門去了,雙方沒有往來。」

「師父交代過,若是遇到了,照拂一下。」

「你還有道心?」何凡震驚,你特么哪來的道心?齷蹉心我倒是看出來了。

「貧道是道士,怎麼就沒有道心了?」玄陽有些羞怒,你這是侮辱貧道的本職工作!

「這次的事情,是你們邪派在後面搞鬼吧?」何凡看向陸紫菱,淡淡問道。

「有本事殺了我,我什麼都不會說的。」陸紫菱冷笑,接著憤怒地看向何凡,好像在看一個叛徒一樣:「你是我邪派之人,居然與玄陽道士廝混,我邪派的臉都被你丟盡了1

「我一個廚子,怎麼就成你邪派的了?」何凡搞不懂她:「你說武技?那都是我自創的刀工,為了廚藝自創的,和你們邪派有啥關係?」

「廚子?呵,你騙得了別人,你騙不了我1陸紫菱冷笑,異常肯定地道:「你就是邪派的,說吧,你師父是哪位魔頭?」

「你是哪位魔頭的弟子?」玄陽也看向他:「你放心,貧道絕對不會說出去。」

「放屁,你們這是在侮辱我,我這是正兒八經的刀工,我給你們解釋解釋,五臟俱損,是為了……」何凡開始解釋自己刀工,否則還真說不清了。

自己是正統的廚子,開創廚道的男人,怎麼說自己也是創道祖師,雖然這道還沒創起來,怎麼會和邪派搭上邊?你們休想占我便宜!

聽著何凡的解釋,陸紫菱和玄陽都呆了,又看向他拿出的鍋碗瓢盆,兩人陷入沉默。

「陸紫菱不知道,玄陽你還不了解我?」何凡反問道。

「你只會坑貧道。」玄陽哼哼道。

「是時候聯繫師夢桐了。」何凡取出玉佩。

「咳,貧道信你。」玄陽連忙阻止。

「玄陽,之前師夢桐出事,危機之際,是我何凡出手,才救她一命,之後又幫她解救其餘進化者,現在又救了你,說吧,怎麼報恩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挾恩圖報,你肯定是我邪派的。」陸紫菱又道。

「現在不到你發言時間,你再說一句,信不信把你脫了?」何凡冷冷地看著她。

陸紫菱咬牙,冷哼一聲,扭過頭去。

「你想怎麼報?」玄陽警惕地看著他。

「你看那邊,一朵花,一棵樹,那花加上樹榦,樹葉,就是三種顏色,好像三昧真火。」何凡指著前方,那裡有棵樹,樹下一朵花。

玄陽迷了,你現在看什麼都像道門三昧真火?

「換點別的吧,要不別的火焰,比如打火機?」玄陽沉思道。

「玄陽,你一點誠意都沒有,活該你追不到師夢桐,我可是知道,師夢桐的日記本。」何凡有些怒了,自己耐心有限的,惡聲道:「私密日記,上寫著七歲那年捉魚哦。」

「何凡,你怎麼會知道小師妹的日記本?」玄陽眼珠子都紅了。

「救她的時候,不小心看見的,哎呀,讓我想想,師夢桐更愛誰呢?」何凡裝作沉思狀。

「更愛誰?」玄陽激動地問道。

「把你道門三昧真火給我,我就告訴你。」何凡說道。

玄陽臉都綠了,說來說去,還是要三昧真火,他覺得自己有必要轉移這傢伙的目標,不要死盯著佛道:「你老盯著道門幹啥,邪派的九幽魔火,乃是一種神奇火焰,可以寒冷,也可以炙熱,你值得擁有。」

「那怎麼弄到?」何凡沉吟道。

「九幽魔火,在邪派之中,只有歷代邪之子有火種入體,你若能將邪之子幹掉,必能拿到手,煉化火種入體,掌控九幽魔火。」玄陽低聲道。

「邪之子流弊不?」

「有點流弊,不過,貧道相信你的實力,只要你進入釋靈,肯定能幹掉他。」玄陽一臉我看好你的表情。

「邪之子是釋靈進化者?」何凡面色不善,這不是讓他去死么,他現在可干不過釋靈。

「這不還有個魔女呢,你的機會。」玄陽擠了擠眼。

「哼,我什麼也不會說的,休想從我這裡得到九幽魔火絲毫消息。」陸紫菱冷聲開口。

「脫了吧。」何凡嚴肅地道。

能不能不提這三個字了?陸紫菱快崩潰了。

「何凡,貧道註定要和小師妹在一起,這小魔女,就交給你了,你若能拿下她,有很大可能拿到九幽魔火。」玄陽為他出謀劃策,沉聲道:「朋友妻,不可欺,我將她許配給你了。」

「師夢桐是濟玄的,你就收了這魔女吧。」何凡冷笑。

「你們兩個夠了1陸紫菱怒了,把自己當什麼了,貨物?

「要殺要剮隨便,若是留我,你們必定後悔1陸紫菱冷冷地道。

「你們關係好亂,又是青梅竹馬的師妹,又是師父老相好的弟子,佛道邪三派,真是搞不懂。」何凡搖頭嘆息。

「小魔女,要不你把何凡強了吧?貧道去給你弄幾顆丹藥。」玄陽思索道。

「滾1陸紫菱徹底炸了,兩個智障,自己就那麼丑?自己怎麼說,也是絕頂大美人,在邪派多少人追我,你們也不去問問!

陸紫菱遭遇了人生最低谷,平常引以為傲的身材,外加她所修鍊的媚功,哪個男人看了不多看幾眼,心神被勾走?可是,偏偏就遇到這兩個奇葩。

玄陽是道士就不說了,這個明顯是邪派的何凡,也一臉嫌棄的表情。

「何凡,邪派的武技,對你也有大用。」玄陽覺得轉移目標,那就轉移徹底一點,若是這兩個傢伙真成了好事,陸紫菱就不會想著破他道心了,又說道:「你的武技和魔頭沒區別,但比起魔頭的難纏能力,還差了點。」

何凡的武技雖然不錯,但這段時間遇到玄陽等人,他遭受很大打擊,完全是憑藉遠超他們的進化之力,才能進行碾壓,沒有足夠強的進化之力,何凡只能藉助秘法之眼找弱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