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神話禁區>第兩百零一章:你在幻境裡面幹了啥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兩百零一章:你在幻境裡面幹了啥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歷史穿越

「你居然殺了他們?你的實力,絕對到了涅槃八級1陸紫菱看著兩具屍體,心中發寒,她很清楚這兩人實力,涅槃七級,很難找出敵手來,卻被何凡給殺了。

看著還被捆著的陸紫菱,何凡冷笑:「你沒放開她?」

「貧道也愁苦埃」玄陽很無奈,一邊不想何凡傷害陸紫菱,一邊又不知道怎麼處理她,放了會造成麻煩,不放,又怕被何凡『弄』死了。

剛把何凡注意力轉移到邪派上面,何凡怎麼可能放走陸紫菱?

「你剛才怎麼知道有人襲殺的?」何凡看著玄陽:「以你的能力,還感應不到才對。」

「和她秘法『交』流。」玄陽沒有隱瞞,如實說道。

「你們已經到了心靈互通的地步,拜堂成親吧。」何凡嘆道,你們都這樣了,還要啥小師妹?

「道友,要不,我們問出她們的『陰』謀,就放了她?」玄陽看向何凡,又看了看陸紫菱,說道:「她師父與我師父,畢竟有『交』情,貧道愛的是小師妹,無奈『玉』樹臨風,風流倜儻,總有人自動撲上來愛上貧道,貧道很為難埃」

「我這不正在幫你解決難題么,將她剁了,這樣你就不為難了。」何凡面無表情地道。

「道友,放了她,就當貧道欠你一個人情。」

「呵呵,要麼邪派武技,要麼三昧真火。」何凡冷笑:「你欠了我多少,你心裡沒數?」

「那問出邪派武技,道友能不能放過她?」玄陽沉默片刻,悶聲問道。

「問出了,我不放過她,我還養她?」何凡翻了翻白眼,沒好氣地道。

玄陽微微一呆,旋即試探地道:「道友不除魔衛道?」

「這是你們道邪兩派的事情,我就想拿本進化武技。」何凡黑著臉道,我殺心有那麼重?

「還不將邪派武技『交』出來,再說出你們的『陰』謀,貧道就饒你一命1玄陽看向陸紫菱,惡聲道。

「休想,除非何凡加入我邪派,拜我為師,或者代師收徒1陸紫菱看向何凡,帶著一絲戲謔。

「走吧。」何凡瞥了她一眼,淡淡道。

「去哪?」玄陽收了防護何凡的『玉』佩,道:「可別去玄雲居。」

「殺巔峰期凶獸,不然你以為我來這裡幹什麼?」何凡冷聲道:「救你只是順帶,沒想到你居然與邪派勾結,太讓我失望了。」

「貧道是被抓了,不是勾結,現在也是為了『逼』問出邪派的『陰』謀。」玄陽才不承認勾結。

三人向凶獸地盤深處走去,玄陽捆仙繩『交』給何凡掌控,表明自己不想救人了,他就怕何凡將陸紫菱殺了,自己回去不好『交』代,現在何凡沒殺心,他暫時也不用憂心了。

沒有急著去殺凶獸,玄陽帶著他們,找了個山『洞』進去,將陸紫菱關在山『洞』,又讓何凡布下刀氣,以免跑了。

「何凡,萍,想必你也清楚了,貧道也擔心她跑了,但更擔心你殺了她。」玄陽低聲道:「既然你說只要邪派武技,不殺她,貧道便幫你一把。」

「你打算如何幫我?」何凡挑眉:「還是說,你會邪派武技?你師父有個邪派情人,應該知道邪派武技。」

「咳,沒傳給貧道。」玄陽輕咳道,壓低聲音道:「你武技十分符合邪派,你只要表現出,邪派的行事方式,陸紫菱肯定會忍不住想盡辦法讓你成為邪派一員。」

「那你覺得,如何才算邪派?」何凡思索道。

「邪派,行事非常邪惡,狡詐,以怨報德,殺人如麻,嗜殺成『性』,總之十分兇殘,貧道會鼓動陸紫菱,布下幻境,你在幻境內表現的兇殘一點,之後再破了幻境。」玄陽說道。

「可是,再兇殘,她要我拜師才教,我可不想加入邪派。」何凡撇嘴道。

「你以為只有邪派有幻境?我道『門』就有沒有了?」玄陽低聲笑道:「貧道有秘法,可限制她幾分實力,到時她幻境被破,必定心神恍惚,趁此機會,貧道一出手,你要的就到手了。」

「那就有勞了,若是這次能成,我感謝你八輩祖宗。」何凡感『激』地道。

玄陽嘴角一『抽』,你還記著這句話?

「做好準備,進入山『洞』,貧道就讓陸紫菱動手。」玄陽說道。

「好。」何凡點頭。

兩人回到山『洞』,何凡收了刀氣,看著被捆綁的陸紫菱,冷笑道:「老實待著,剛才忘記留活口了,等下次留下活口,找別的邪派人員要武技。」

「邪派之所以是邪派,是因為我們什麼都經歷過,你那點手段,還是省省吧。」陸紫菱譏諷道。

玄陽對何凡使了個眼『色』,來到陸紫菱身邊,以秘法『交』流:「何凡修為提升的快,心『性』不行,你以你的魅『惑』進化法,布下幻境,困住何凡,自能脫身。」

「玄陽,我是不會感『激』你的1陸紫菱以秘法回應

「要不是師父吩咐,你以為貧道會救你,早讓何凡宰了你了。」玄陽冷冷地道。

「還不鬆開捆仙繩,讓我動手?」陸紫菱催促道。

玄陽看了眼何凡,眨了眨眼,低聲念動咒語,捆仙繩鬆了點。

一股無形的力量『波』動,何凡眼前一『花』,場景轉變,小河邊,芳草萋萋,何凡孤身而立。

師夢桐身穿白袍,款款走來,眸光如水,溫柔動人,來到何凡身前,伸手觸『摸』何凡的面龐,緩緩解下自己衣袍,『露』出剎那『春』光。

「好真實。」何凡心中道,這觸感真的很真實,但有玄陽提醒,他知道這是幻境,雙眸微微發熱,秘法之眼施展,眼前解衣人影瞬間化作一片空氣,空無一物,連忙收了秘法之眼。

秘法之眼可是能看穿構造,這人只是幻境化出的,自然是空氣。

「何凡,你一定要表現的兇殘一點,禽獸一點。」玄陽心中道。

突然,一口血水噴洒,陸紫菱面白如紙,驚恐地看著何凡,好像看見了絕世大魔頭,還有一絲絕望?

「就是現在。」

玄陽低喝一聲,一指點在陸紫菱身上,雙手掐動法訣,五行之力爆發:「五行幻境,起1

「何凡,別過來,你別過來……」

身中幻境的陸紫菱,不安地掙扎,面上滿是驚恐之『色』,不斷向後縮著。

「你在幻境裡面幹了啥?」玄陽獃滯地看著這一幕,萬萬沒想到,邪派的陸紫菱,被嚇壞了?這還玩個鳥?

「心裡這麼脆弱?」何凡一呆,我也沒幹啥啊,只是表現的兇殘了一點,不是說好的兇殘么?

「你到底能不能問出邪派進化法和武技?靠譜點成不?」何凡看向玄陽。

「貧道盡量。」玄陽抹了把汗,鬼知道你表現的多兇殘,把人都嚇壞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