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神話禁區>第兩百零二章:我邪派也是有底線的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兩百零二章:我邪派也是有底線的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歷史穿越

陸紫菱真的嚇壞了,語無倫次,也不知道在幻境中經歷了什麼,一直叫著讓何凡別過去。

玄陽連忙在幻境中安慰,又幻化出陸紫菱師尊,細聲安慰,才安撫住陸紫菱情緒。

「徒兒莫怕,徒兒莫怕。」玄陽溫聲安慰,道:「徒兒,只要勤修進化法,努力提升,什麼困難都難不住你。」

「師父,何凡太可怕了,他,他不是人。」陸紫菱驚恐叫道。

「你究竟幹了啥?」玄陽忍不住看向何凡。

「快點問。」何凡有些不爽地道。

「徒兒,你是不是忘記,為師傳授的進化法和武技了?用你的進化法和武技去殺了你的恐懼。」玄陽在陸紫菱耳邊冷聲道。

「徒兒沒忘。」陸紫菱惶恐道:「師父,你別走,你救救紫菱,救救……」

「徒兒,為師考一考你,將為師傳給你的進化法和武技,都背誦一遍。」玄陽低聲道。

「是,師父。」陸紫菱驚恐之餘,顫聲背誦。

「貧道先出去,你自己聽,聽完叫貧道。」玄陽起身離開。

「你不聽?」何凡驚訝。

「邪派的,貧道聽了幹嘛?真要的話,直接找師父要了。」玄陽搖頭道。

「是不是全說?」何凡期待地道。

「一部分吧。」玄陽有些不忍心:「你別這麼貪……」

「幻境之中,她幻化出師夢桐,嗯,要和我那個,嗯,你懂的,我沒騙你。」何凡支吾道。

「什麼玩意?」玄陽感覺頭頂有一片綠光。

「當然,我沒那麼干,是她要讓我和師夢桐什麼什麼的,這樣你道心就碎了。」何凡聳了聳肩。

「小娘皮,貧道一心想救你,你一心想讓貧道綠1玄陽忍不住了,催動進化之力,加深幻境:「全說,貧道先走一步,完了幫貧道扇她幾巴掌,不打死就行。」

「多謝玄陽道長。」何凡感激地道,取出筆和本子開始記錄,好記性不如爛筆頭,若是記混了怎麼辦?

一部部進化法說出,還有配套的武技,都是邪派的,但說著說著,何凡感覺不對勁了,剛開始還好,後面徹底變了。

「……道可道,非常道,邪亦為道,道邪相合……」身處幻境的陸紫菱,眸光閃過一抹異色,何凡並未注意到。

「我好像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秘密。」何凡摸著下巴,這道邪結合,自己道門進化法,也順便得了一部分?

繼續說著,後面是一片完整的道法,道門至高進化法,太上忘情篇。

「陸紫菱還會這個?」何凡激動了,趕緊記下來,這算是白撿的超級大彩蛋,還好玄陽沒聽,否則就聽不到了。

「……忘情,忘我,忘天下萬物,天人合一……」

陸紫菱念著道門至高進化法內容,何凡歡快記著,寫下一部分,這時,陸紫菱身軀一顫,雙目迷茫,緊接著恢復清明,看著正拿本子記錄的何凡,面色大變:「你……」

「你醒了?玄陽的幻境也太不靠譜了。」何凡撇嘴,很沒節操,第一時間就將玄陽給賣了。

「玄陽,我要殺了你1陸紫菱氣的渾身發抖,一瞬間,她就想通了,剛才的幻境,可是回憶起幻境之後,陸紫菱驚恐了,恐懼地縮著身子:「你,你別過來。」

「現在幻境已經消了,別怕,來,將後面補齊,太上忘情,天人合一之後呢?」何凡面露微笑,和善地看著她。

「沒了幻境,我更害怕,你別露出這種笑容。」陸紫菱面上是濃濃的驚恐,還有絕望:「玄陽,玄陽,你快來救我。」

「何凡,說好的要守信用。」玄陽第一時間沖了進來。

「我又沒動她,可能是後遺症。」何凡聳了聳肩,擺手說道:「我得到想要的了,雖然沒聽完,你們走吧。」

來到陸紫菱身邊,玄陽檢查一番,裡外都沒事,鬆了口氣:「道友果然信守承諾,告辭。」

看著兩人離開,何凡沒有阻攔,他要的已經得到了,接下來就是一場閉關,順帶去獵殺巔峰期凶獸。

「邪派功法,陰毒,狠辣,這股勁氣的運用,在我之上,道邪結合,好東西,後天太極圖?」何凡咧嘴笑了。

運轉了一下邪派進化法,發現都很適合自己,修鍊沒有絲毫障礙,他發現,自己修鍊人形的進化法,很少有不能修鍊的,也很少有什麼不合適的感覺,而其餘物種,就有明顯排斥和不合適感覺。

兩個小時后,何凡周身黑氣籠罩,一股陰邪之氣瀰漫,整個山洞一片陰森,很像一個大魔頭老巢。

「道友。」

玄陽又帶著陸紫菱回來了,看著陰氣森森的何凡,面色煞白:「你這麼急著修鍊?」

何凡平息體內進化之力,黑氣收入體內,陰邪之氣消失,疑惑地看著兩人:「你急著救走她,怎麼又帶回來了?」

「貧道不知道怎麼辦埃」玄陽頭痛地坐在一旁:「帶回去,師叔和小師妹可能殺了她,可放了她的話,這緊要關頭,又會給貧道添亂,貧道自己帶走吧,又留不住她,擋不住邪派的人。」

「所以你又帶我這來了?」何凡有些惱怒:「你真讓我養她?我都說了,我只要邪派進化法,我自己都吃不飽1

「貧道沒辦法了。」玄陽無奈:「要不,道友幫忙出出主意?」

「拜堂成親吧。」何凡冷笑道。

「道友,別鬧,貧道現在真的不知道怎麼辦了。」玄陽苦笑道:「想來想去,也只有道友這能容的下她,沒必要殺她。」

「你現在不怕我了?」何凡看向陸紫菱。

陸紫菱瞳孔收縮了下,緊緊抓著玄陽道袍,陷入沉默。

何凡嗤笑,本來還防著他,想辦法救走陸紫菱,現在又自己帶人跑回來,真不知道怎麼說玄陽,活該。

「算了,你們愛留著就留著吧,我要修鍊了。」何凡丟下一句話,自顧自運轉邪派進化法,道邪結合暫時沒運轉,等改造好刀法再說。

邪派的功法,可以讓人腐蝕敵人身軀,佛道也難以抵擋,最好的辦法,就是買進化藥劑療傷,甚至,需要下手者親自出手施救。

何凡參悟著,對於自己武技有很大作用,自己武技升級不遠了,是時候修鍊出一刀成湯了。

邪派之氣運轉,玄陽看的心驚:「何凡這也太適合邪派了吧,難道天生要加入邪派?」

「我邪派也是有底線的教派,不收1陸紫菱顫聲道。

玄陽:「……」

幻境中究竟發生了什麼,何凡究竟兇殘到了什麼地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