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神話禁區>第兩百零三章:我在進步!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兩百零三章:我在進步!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

腐蝕的黑霧在瀰漫,玄陽帶著陸紫菱離開山洞,出去找食物了,打算找些野果什麼的,這附近都是強大的凶獸,玄陽實力雖然不弱,但動不動就是巔峰期,他干不過,更別說還要綁著一個陸紫菱。

「用捆仙繩,綁著我一隻手便是,至少讓我有活動能力。」陸紫菱冷聲開口。

「好吧。」玄陽點點頭,帶著陸紫菱前去尋找食物。

山洞之中,兩人一走,何凡周身黑霧凝聚,一邊是純正的道門之氣,一邊是陰毒黑霧,凝聚成一張太極圖,懸浮在頭頂。

若是玄陽看見,定能認出,這是後天太極圖。

此刻的後天太極圖,與玄陽的完全不一樣,不是鎮壓,而是一股磨滅萬物的邪力。

太極圖很快消失,何凡身邊黑霧再次凝聚,化作一輪輪黑色太陽,總共八輪黑日,對應他涅槃八級。

「九陽秘典,也被邪派改造了,反之亦可是道門純正金陽,但也有所不同,缺少了道門的陽剛霸道,凈化邪氣的特性,只有烈焰溫度,不如道門的,但是,我總感覺哪裡有些不對,晚上找機會試試。」

何凡睜開雙眼,一天時間已經過去了,他算是將邪派進化法,都參悟了一遍,接下來就是提升自己武技,但他感覺道邪武技,剛開始還好,但隨著修鍊總覺得哪裡不對,卻又找不出不對之處。

「換個位置修鍊。」何凡看了眼自己盤坐的地方,已經被邪力腐蝕的坑坑窪窪,不成樣子了。

傍晚,玄陽和陸紫菱一身狼狽地回來了,帶了些野果,丟給何凡:「只找到這些。」

「等我功成,帶你們吃巔峰期凶獸肉,在我何凡身邊,不會餓著你們。」何凡此刻心情很好。

「我現在就想吃素。」陸紫菱面色微微發白。

「巔峰期凶獸肉好啊,道友何時功成?」玄陽期待地看著他。

「快了,明天下午,就差不多完成初步了。」何凡微笑道,他暫時只是將邪派的特性,加入自己刀法之中,有了邪派進化法和武技,要不了多久。

「玄陽,你先出去,我有事和何凡談。」陸紫菱開口道。

「你不是害怕么?」玄陽皺眉。

「這是我和他的事情,修鍊了邪派武技,就是我邪派之人。」陸紫菱冷冷道:「難道,你要竊聽邪派機密?」

「好吧,你們談,不過,何凡,別讓她逃了,什麼時候願意說出幕後之人,什麼時候放她走。」玄陽交代一聲,轉身離開。

「你想和我談什麼?」何凡啃了一個野果,看著陸紫菱。

「用幻境算計我,是玄陽的提議?」陸紫菱冷聲道。

「不錯,他擔心我殺你。」何凡直言。

「好,我幫你拿到道門武技。」陸紫菱面色冰冷:「條件,你放了我。」

「不行,除非你說出幕後之人。」何凡搖頭道:「我何凡雖然不是什麼好人,但還知道大局,之前希特背叛,曾提到過,你們想毀滅天雲市。」

「不可能,我們只是來對付道門,剷除道門之人,豈會毀滅天雲市?我們邪派也是人類一員,我們有自己的底線1陸紫菱沉聲道。

「希特是這麼說的,我只信自己聽見的。」何凡淡漠道:「或者,我保你不死,除非釋靈到來。」

「你只是涅槃八級,有這個能耐,擋住道門涅槃九級?」陸紫菱不屑地道。

「涅槃之內,只有我不殺之人,沒有我殺不了的人。」何凡面色平靜:「三日,我將有斬涅槃九級之能。」

何凡很自信,只要三日時間,自己刀法完善,配合六根清凈竹,基因激發之法,斬涅槃九級不是不可能。

「好,我且信你,但我還要一個條件,五日時間,我若成功從你身邊逃走,你不得追我,不問我幕後之人是誰。」陸紫菱說道。

「我答應,你信么?」何凡冷笑。

「我信。」陸紫菱道。

「好吧,那麼請問,你打算如何從玄陽身邊拿到道門進化法?」何凡低聲問道。

「這是我的事情,你等著便是。」陸紫菱起身道:「對於道門,玄陽這一脈,我了解的比你多。」

「那麼,靜候佳音了,另外,山洞深處不要讓玄陽進來了,我要閉關。」何凡閉上雙眼,繼續參悟邪派秘法。

何凡不知道陸紫菱打算用什麼辦法,也懶得關心,他現在心思全在邪派之法上。

夜晚,玄陽和陸紫菱靠著洞壁休息,無聲無息,一道黑影閃過,兩道金光沒入兩人體內,玄陽體內太極圖還沒升起,感受到一股道氣,陷入沉寂,一道人影抵住陸紫菱身軀,強行牽引陸紫菱體內進化之力,按照道邪之法運轉。

「嗯?」陸紫菱眉頭一皺,面色痛苦,嘴角溢血,卻是無法蘇醒。

「這道邪之法,果然有些問題,是我體質太強,所以一時沒有察覺?」

一聲呢喃,道邪之法轉換路線,口中嘀咕著:「前世道門經文,幸好我還記得一些,補上試試,嗯,這點傷,一晚上下來,以她的實力,也能恢復差不多,就是疲憊點。」

這次路線不同,陸紫菱眉頭舒展不少,再無痛苦之色。

一夜時間過去,何凡嘗試了幾十次,總算找到新路線,返回修鍊。

「呃,玄陽,你對我做了什麼?」一大早上,尖叫傳來,陸紫菱只感覺渾身疲憊,身子發軟,一點力氣都沒有。

「休得胡言,貧道最愛小師妹,怎麼可能對你做什麼?」玄陽怒道,你居然懷疑貧道?

山洞深處,何凡睜開了雙眼,看了一下,便閉上雙眼。

直到接近傍晚,何凡從山洞踏出,一股陰沉壓抑氣息,領四周氣氛感到沉悶,周身邪氣繚繞,宛如一尊大魔頭。

「終於可以出去殺巔峰期凶獸了。」

何凡運轉進化法,邪氣消散,恢復如初,再無壓抑氣息。

雙翼張開,何凡御空而起,依照地圖去尋找。

很快,一聲鳴叫傳來,一隻青色凶禽拍打翅膀,宛如一道風,飛速沖向何凡。

「五臟俱損1

何凡狻獅刀在手,一道劃過,瞬間斬在巔峰期凶禽身上,此刻的巔峰期凶禽,再無當初面對金鵬鳥時,那恐怖威勢。

一聲悲痛鳴叫,凶禽身子在空中一僵,一口漆黑血液從嘴角溢出,險些墜落下去,雙持震動,穩住身形,罡風絞殺而來。

「五臟俱損。」何凡再次動手,一刀破空,邪氣瀰漫,罡風破碎,刀芒落下,凶禽身子墜落下去,漆黑的血液流淌。

何凡身形如風,一把抓住凶禽羽翼,雙翅拍打而去。

「巔峰凶獸?」玄陽和陸紫菱震驚地看著何凡,真去獵殺巔峰凶獸了?

「說了請你們吃凶獸肉,就吃凶獸肉1何凡開始處理凶獸肉,一刀下去,一股黑血流了出來,進化之力掃過,只剩下一塊塊肉了。

「內臟呢?」玄陽顫聲道。

「這不是么?」何凡指著黑血,面色很平靜,自己刀法又進了一大步。

譜砦氖慮椋就是幫你拿到邪派進化法!

玄陽面色發白,五臟俱損已經夠兇殘了,你居然直接把內臟化為黑血了?

陸紫菱小心臟在顫,看了眼玄陽,都是你,要不是你,何凡刀法也不會這麼可怕!

「別著急,馬上就好了。」何凡取出紫金缽盂,開始做菜。

「何凡,你看起來實力大進。」玄陽面色慘白,自己一手造就出了絕世大魔頭?

「嗯,進步還行,以後我的刀法,你們佛道卸力之法,已經奈何不了了。」何凡看著玄陽,微笑道:「真的要謝謝你。」

「你的招式,都這麼兇殘了?」玄陽獃滯。

「不,我在研究一刀成湯,一刀下去,凶獸燉成湯,我正在逐步將菜,濃縮在一刀之中,就像是之前刀工壓縮成一刀一樣,我在進步1何凡正色道。

「……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