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神話禁區>第兩百零五章:你不是說,傳的改過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兩百零五章:你不是說,傳的改過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歷史穿越

若是道邪之法沒傳出去,陸紫菱還有信心,讓何凡道邪相衝,直接廢掉,但道邪之法雖然改動了幾條線,卻影響不大,最大的爆發,只是讓何凡受點小傷,以後不修鍊就行了。.。.

「你們這一脈,太上忘情?這麼多年來,幾人成就了太上忘情境?」陸紫菱來到玄陽身旁,直接坐在他大『腿』上,面上滿是譏諷。

「將貧道想知道的都說出來,貧道可以直接放你走。」玄陽咬牙道。

「走?我肯定會走,只是,你想知道什麼?你師父的事情?還是我們的目的?」陸紫菱冷笑地看著他。

「都想知道。」玄陽面『色』冷厲:「這次的事情,你擔當不起,若天雲市一旦毀滅,聯盟將會震怒,你們邪派將無藏身之地1

「這麼多年來,你應該清楚,是聯盟在平衡三派,你們第一目標也是凶獸,所以只是底下『私』斗,可一旦你們造成大錯,邪派必滅1

陸紫菱看著他,最後沉默片刻,道:「我們的目的,真不是毀滅天雲,只是為了你們道『門』而來。」

「改造凶獸,也是為我道『門』?手都伸到軍隊去了,還說目的不是天雲?」玄陽冷笑道:「看來你還不說實話,真該讓何凡吃了你。」

陸紫菱面『色』微變,還有心理『陰』影,但面對玄陽,她『挺』了『挺』『胸』脯,說道:「有本事你吃了我。」

貧道……真拿你沒辦法,師父也是,當初怎麼就跟邪派度情劫了,為什麼不找小師妹那種溫柔善良的?

「快將其餘道『門』進化法『交』出來。」陸紫菱說道。

「你又想給何凡?」玄陽憤憤地道:「道『門』不傳之秘,純陽劍典都給你了!別太過分1

「玄滅的道心。」陸紫菱冷聲道。

「要不是為了師父,貧道絕對『抽』死你1玄陽咬牙,只能丟出一本:「只有這本九陽劍典了,太上篇休想,那是道『門』至高秘典。」

「我也不需要太上篇,因為我懂。」陸紫菱輕笑一聲,九陽劍典,道邪之法已經有了,但只是與道邪改造的,這次是正版的。

「太上篇你也給他了?」玄陽語氣在發顫,那可是我道『門』的至高進化法啊!

「誰讓你給我布下幻境的?當時我就說了,活該。」陸紫菱冷笑。

玄陽:「……」

早知道,貧道當時就旁聽了!

夜晚,何凡又動手了,只是這次試驗對象是玄陽,以道氣相引,玄陽體內的太極圖不會出來,讓他試驗很順利。

第二天一早。

「陸紫菱,你對剖裁矗俊斃陽雙手護『胸』,驚恐地看著陸紫菱。

「我會對你做什麼?」陸紫菱冷冷地看著他,目光滿是鄙夷:「你個禽獸1

「貧道……」

「兩位起的『挺』早。」

何凡走出山『洞』,身上的邪氣越發濃郁了,還有一股不弱的道『門』氣息,讓玄陽看的心驚『肉』跳,陸紫菱也心中發慌,生怕何凡發個神經將她剁了。

「我去殺一頭巔峰期凶獸,你們等著。」何凡丟下一句話,展翼離開。

何凡展開雙翼,御空而行,左邊邪氣瀰漫,右邊道氣浩然,主流卻是自己的進化法。

「太上忘情篇,還有道邪之法,雖然不知道對不對,但拿了陸紫菱和玄陽試驗,沒有絲毫不適,威能也沒有減弱,自己結合前世的話,研究出來的還不錯。」

何凡冷笑,很果斷,他知道有問題,結合前世記憶,改動了一點,效果很不錯。

太上忘情,不為情緒所動,不為情感所擾……回憶著前世內容,何凡運轉不知道什麼版本的太上忘情篇,內心寧靜,無憂無惱,無畏無懼。

這一刻,雙刀在手,一刀千刀不一,一刀五臟俱損。

左右互搏!

「這下雙刀才算終成,要感謝一下陸紫菱,若沒有她,自己還真不知道什麼時候,能研究出左右互搏來。」

何凡雙刀收起,御空而去,這下,一人打幾頭巔峰期凶獸,完全沒問題,蛻變期,也不是不能一搏。

嘶吼響徹,凶禽盤旋,兩隻巔峰期凶禽,同時盯上了何凡,只是一隻上不來。

「正好試試,九陽秘制。」

何凡心中一動,御空而下,周身浮現八輪黑陽,涅八級,他只能凝聚出八輪黑陽,他打算先練成九陽秘制,若是涅一樣有十級,就嘗試凝聚十輪黑陽。

八輪黑陽環繞,邪氣瀰漫,道氣『交』融,化作恐怖邪毒,腐蝕一切。

「御劍。」

何凡低『吟』一聲,御劍之法,『操』控邪毒,他正在創造這一招,到時想去掉哪裡就用邪毒去掉,才是真正的九陽秘制。

嘶吼響徹,凶禽俯衝,兩頭凶獸同時沖向何凡,八輪黑陽,無盡邪毒,紛紛湧向兩頭凶獸,進入兩頭凶獸體內,腐蝕內臟。

「太極貢丹1

何凡一抬掌,後天太極圖浩『盪』而林,道邪之力匯流,結合中級煉丹術,凝聚出後天太極圖,消磨血『肉』,凝聚基因數據,融合成『肉』丸子。

『肉』丸又叫貢丸,何凡感覺自己應該取一個『逼』格高大上的招式名,就改成貢丹了。

這一招同樣是初步研究,還在完善之中,現在拿著巔峰期凶獸試試招。

邪毒入體,腐蝕內臟,黑陽散發邪霧,太極之力強行煉製丹『葯』,何凡自己都不知道,自己兇殘到了什麼地步,他只是將『肉』丸子省略了。

以後九陽秘制也可以再融合各種力量,比如風火之力,火烤,風乾,撒調料,直接是『肉』干。

兩頭凶獸還沒衝過來,直接軟倒下去,何凡沒控制住力道,內臟直接被腐蝕的乾乾淨淨,邪毒何凡能祛除,就算不祛除自己吃了也沒事。

只凝聚出兩顆『肉』丸子,巔峰期凶獸還有一半基因數據,帶回去吃。

回到山『洞』,玄陽和陸紫菱同時迎了上來,面『色』很複雜,現在越看何凡,越覺得這貨是個魔頭。

「何凡,你現在情況怎麼樣?」玄陽面『色』發白,看著何凡,目中帶著關切。

「非常好,前所未有的好。」何凡很滿意陸紫菱給的功法。

「要不,你施展一下?全部施展,貧道身為道『門』,給你指點一二,陸紫菱邪派的,也有見解。」玄陽忍不住道:「道邪同修,很容易起衝突,甚至爆體而亡。」

「對,你在一邊施展,我們做凶獸『肉』,順便給你指點。」陸紫菱也想知道,何凡現在到底練出了什麼,現在的何凡,邪氣越來越強了,她都有些受不了。

「那好,就讓你們指點一二。」何凡見玄陽都不介意了,那自己還介意什麼,順便讓他看看,要是玄陽不指點,找師夢桐試試看。

「允許你們做一次飯,別把我的鍋『弄』壞了。」何凡將紫金缽盂『交』給他們,自己走向一旁,準備施展自身武技。

滔天邪氣瀰漫,整個天空忽然『陰』沉了,天一下就黑了,黑霧瀰漫,遮天蔽日,邪氣漫天。

純正金光顯化,天地間一股無形力量湧來,化作純正金光,與黑霧并行,一黑一金,換了頭頂天空。

「你不是說,傳的改過么?」玄陽面『色』煞白煞白的,以秘法聯繫陸紫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