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神話禁區>第兩百零七章:最可怕的是,他還練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兩百零七章:最可怕的是,他還練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歷史穿越

拖著青年進入山洞,玄陽控制捆仙繩,將兩人手臂捆起來,又看向何凡:「道友,要不這兩人扔給你,貧道去幫小師妹?」

「你不怕我殺了他們?」何凡反問。

玄陽沉默了,貧道更怕你殺了我埃

「我去閉關了,你自己看著他們,愛走就走,我懶得管。」何凡擺手道,他現在一心在自己武技上面,道邪之法已經完善,他們愛走不走。

何凡閉關,邪氣再次瀰漫,整個山洞壓抑氣息比之前更恐怖了。

「玄陽,帶我去見玄雲吧。」陸紫菱低聲道。

「你不怕師叔他們殺了你?」玄陽驚愕。

「我現在更怕何凡,你也看見了,若是他發現我們給的進化法有問題,你覺得我們還有活路?」陸紫菱真的怕了,何凡的武技,越來越兇殘了。

她真的怕哪天何凡突然知道了,直接將他們給秘制了。

玄陽又不放她走,想來想去,只有去玄雲那邊,反而更安全,因為玄陽不讓殺,玄雲他們怎麼也不會殺她們,但何凡這邊就不一樣了,何凡連道門進化法都要,真瘋起來,會給玄陽面子?

「可是,去見了小師妹,你不能瞎說。」玄陽還有一層顧慮。

「去了之後,你們就把我們關起來,一定要藏好,藏在何凡怎麼找也找不到的地方。」陸紫菱以秘法回應。

玄陽麵皮直抽,潑,貧道也要跑了:「等何凡閉關出來,我們告別。」

「不,現在就走,立刻。」陸紫菱激動地道:「你忘了,我們一覺醒來,渾身癱軟的事情?這裡除了我們,還有誰?而你我的實力差不多,你就算是要對我動手,我應該有所察覺,反之亦然,只有何凡能無聲無息打昏我們,壓制我們醒來。」

「你是說,晚上何凡對我們下手了?」玄陽面色煞白,額頭直冒冷汗。

「你覺得還有第二種可能么?」陸紫菱冷冷地看著他。

「貧道留個信息,馬上就走。」玄陽一咬牙,刻下信息,背起受傷的青年男子,帶著陸紫菱離開。

「快點,走快點,不然何凡就追上來了。」陸紫菱催促道。

「師妹。」青年男子形狀過來,看著陸紫菱,忍著體內傷勢,道:「剛才怎麼回事?師妹你出來了?」

「不,貧道正帶著你們轉移到道門地盤,將你們關起來。」玄陽開口道。

「剛才那位,是邪派哪位前輩?邪法高深,定是我邪派一位魔頭。」青年男子面色凝重地道:「那位前輩,為何會綁架師妹?」

「他不是前輩,不是邪派之人,是一個廚子。」陸紫菱面色一僵,說道,你要是把他當邪派前輩,他會剁了你的。

「他是何凡。」玄陽道:「你不知道何凡?」

「腦子有些懵。」青年揉了揉額頭,說道,何凡下手太狠了。

「先隨貧道去玄雲居關著吧。」玄陽嘆息。

「師妹,我們跑吧?」青年看了眼玄陽,自己加上師妹,應該能跑?

「貧道雖然不如何凡,但是,不說你們能不能掙脫捆仙繩,只要敢跑,貧道立刻聯繫何凡,你們信不信?」玄陽冷笑道。

「對了,師兄,他們一直說,我們要毀滅天雲,你知道什麼特別消息么?」陸紫菱轉移話題道。

「毀滅天雲?我們來就是為了對付道門,怎麼會扯上天雲?」師兄皺眉道:「我們邪派也有底線,一樣是人類一員,雖然不守護城市,但也不會毀滅城市。」

「這是何凡查出的消息,他們還抓了不少進化者,被師妹解救出來了。」玄陽一邊趕路,一邊說道。

「難道,我們被人耍了?」陸紫菱面色陰寒:「玄陽,你讓我離開,我回去查清楚。」

「小魔女,你就別想跑了,任你巧舌如簧,貧道也不會放你離開。」玄陽冷聲道。

「不讓我們離開也行,你讓我傳遞消息出去,此事必須弄清楚,若真是要毀滅天雲,我邪派可不扛這個罪。」陸紫菱冷冷地道。

玄陽沉默片刻,道:「你打算怎麼傳遞?」

「放師兄離開。」陸紫菱道。

「師妹,你……」

「玄陽,抓我已經夠了,多師兄一個不多,少師兄一個不少,而且,在邪派,我地位比師兄要高。」陸紫菱說道。

「你想讓他回去之後,搬救兵?」玄陽冷笑道。

「你覺得,我們邪派這次來的人,有誰能打贏何凡?」陸紫菱心裡苦,若是說以前的何凡,她還有點把握,邪派來這裡的最強者出手,應該能帶走她,但現在的何凡,這裡的邪派成員,來一個死一個。

「好吧,你走吧,回去查清后,以這塊玉符聯繫貧道,或者直接去玄雲居找貧道。」玄陽放下青年男子,取出一瓶療傷藥劑:「你的傷勢,服下藥劑,趕快走。」

「師妹,我……」

「師兄,別說了,趕快離開,去查清楚,若是對方毀滅天雲,及時回報給玄陽,若只是幫我們對付道門,那就按照原計劃行事。」陸紫菱開口道。

「師妹小心。」青年男子丟下一句話,轉身離開。

玄雲居,玄雲,季天涯,濟玄,師夢桐齊聚,看著遇見而回的玄陽。

「這位是?」玄雲皺眉。

「陸紫菱,邪派之人,那人的弟子。」玄陽介紹道:「貧道活捉的。」

「你活捉?之前聯繫,誰說是何凡救的?」師夢桐絲毫不給玄陽留面子。

「咳,一起活捉的,師叔,將她關起來吧,看在師父的份上,就不要殺她了。」玄陽乾笑道。

「嗯,何凡呢?」玄雲點頭。

「何凡現在有事,脫不開身,我們別找他了。」玄陽連忙說道。

「有事?」季天涯皺眉,面色凝重:「如此重要的時刻,還是讓他回來吧,此地雖有陣法防護,但難保對方沒有陣法高手,有何凡在,我們實力也強上一分。」

「何凡有事?他是在吃巔峰凶獸吧?」師夢桐冷笑道:「他不是在吃,就是在吃的路上。」

「小牛鼻子,你們這幾天,吃的很好吧?」濟玄羨慕地看著他,巔峰期凶獸啊,跟著何凡天天有的吃,他都想吃了。

吃的很好?玄陽差點抽他一巴掌,跟在何凡身邊,貧道都快被嚇壞了,你知道一覺醒來,渾身疲憊酸軟,是什麼感覺么?

「玄陽。」陸紫菱看向玄陽,我們好不容易離開何凡,這還要何凡過來?

「何凡在哪?我去找他。」季天涯開口道。

「別,別去,讓何凡好好當個安靜的美廚子吧。」玄陽乾澀地道。

「不行,必須讓他回來,否則出事,他不在的話,我們幾人怕是難以抵擋,有他在,力量就強一分,你不想讓他回來,是為什麼?」濟玄眉頭緊皺,篤定地看著他:「小牛鼻子,你有事瞞著我們1

「沒,貧道沒事隱瞞,只是抓了陸紫菱,有她在手,邪派肯定不會輕舉妄動。」玄陽說道。

「小牛鼻子,貧僧最了解你,你若不說,休怪貧僧清除邪孽了1濟玄冷冷地道。

「好吧,貧道說,何凡修鍊了道邪進化法。」玄陽無奈,面對幾人審視的目光,只能實話實說:「現在何凡已經邪氣滔天了。」

「道邪之法?那應該道邪衝突才對,究竟是怎麼回事?如實說來。」玄雲凝重地道。

「是這樣的……」玄陽一五一十講述,幾人面面相覷。

「道邪之法,還經過你們改動?」幾人面色難看:「你不給就不給,改動作甚?你不知道這樣很危險?」

「最可怕的是,他還練成了。」陸紫菱幽幽道。

「……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