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女生小說>神話禁區>第兩百一十章:我想改,但他不改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兩百一十章:我想改,但他不改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女生小說

「讓我看看,你道邪之法的融合。」師夢桐開口道。

「還要打?」何凡皺眉。

「內容。」師夢桐冷聲道。

「這是我的了,不可能說出來。」何凡冷笑,想竊聽我的進化法和武技?

「我是為你好,你雖然糾正了,但誰知道你走的是哪條線?」師夢桐目光平靜,沒有絲毫覬覦的意思:「道門的就行,邪派的,我也不想知道。」

「好吧。」何凡沉吟片刻,開始背誦:「……道可道,非常道……無為大化之機,運五行之神……一合我氣,再合我神,三合我魄……」

師夢桐剛開始聽的點頭,沒問題,但接著就懵了,你這背的什麼玩意?這好像不是玄陽給的,你這改的有點多啊!

「先停一下。」師夢桐抹了把汗,誰給你的膽子,這麼亂改的?

「怎麼了?我覺得沒問題啊,越練越棒。」何凡奇怪地看著她,自己修鍊真的一點問題都沒有,九陽秘制,八輪黑陽都快被他練成實體了。

「你還知道,元脈和通脈?」師夢桐深吸一口氣,小心地問道。

「什麼元脈和通脈?」何凡有些茫然,沒聽過。

「不知道?」師夢桐聲音在發顫。

「不知道,難道,真有什麼任督二脈?打通之後天下無敵?」何凡期待地看著她。

你……有病?師夢桐嘴角一抽。

「道門分為三主脈,玄脈,元脈,通脈,這三脈分別以玄,元,通起道號,其次是其餘小脈。」

師夢桐獃滯地看著他:「無為大化之機,運五行之神是元脈的,一合我氣,這些是通脈的。」

何凡:「……」

我就按照自己記憶,前世太清經,玉清經,上清經記得的一些話,瞎幾把改的,能修鍊就成。

何凡突然有些後悔,早知道,前世就將道教經文,佛教典籍全部看了再穿過來,這樣自己妥妥的佛道兩教大天才。

「你沒見過元脈和通脈之人,也無從得知,你是怎麼知道,並且亂改的?」師夢桐緊盯著他,很想知道這個問題。

亂改就算了,還讓你改成了?

「無量特么的天尊,原來我是道脈奇才。」何凡一臉震驚地看著自己雙手:「難道我傳說中的天生道體,太上轉世?」

「你再侮辱太上,信不通道門很快將你剁了?」師夢桐黑著臉道。

「這個,哈哈。」何凡打了個哈哈,仰頭望天,目光充滿憂傷:「那一年,天寒地凍,漫天飄雪,一個奄奄一息的老道士倒在我家門口,非常虛弱……」

「你救了那個老道士,是老道士教你的?」

「不,我一巴掌下去,結束了他的痛苦,將他埋在後院。」何凡認真地道。

師夢桐:「……」

我能不能用槍捅死你?

「你還是沒說,你是怎麼知道哪些話的。」師夢桐冷冷道。

「你沒悟出來?」何凡一臉鄙夷地道:「虧你還是佛門之人,看來是我錯了,佛道不是一家,你領悟不了道門的意思也算正常。」

「悟?」師夢桐一臉迷茫,你拍死一個老道士,埋在後院,這能悟出什麼來?

「你看啊,我要是不管老道士屍體,就是無為,搬運太麻煩,想著用大火火化,這就是大化,這之機就是天機,上天給了我一個弄死老道士的機會。」

「所以,我悟出了無為大化之機。」

師夢桐臉色越來越黑了,青筋突顯,緊握長槍,忍不住要捅他怎麼辦?

「我又想了想,決定不火化了,但我是普通人,搬的太累,想著要是能輕易挪動老道士屍體就好了,又想到五行,所以幻想自己運五行之力,但那時我認為是神才能運五行之力,所以就改成了運五行之神。」

何凡神色複雜,陷入回憶,好吧,他又在瞎扯了:「至於一合我氣,是因為老道士最後一口氣,和我出的氣,碰在一起,融合了。」

「何凡。」師夢桐面無表情地看著他。

「我在和你解釋啊,你不想聽?」何凡奇怪地看著她。

「你覺得我傻么?」師夢桐感受到了智商的侮辱,道門哪些經文,是從拍死道士,到埋掉道士領悟出來的?

「傻。」何凡重重點頭,不傻你還不走,在這聽我講故事?

「你給我去死1

……

「看來你們的交流很不愉快。」季天涯看著走來的師夢桐,髮絲凌亂,面上還有些青,衣衫有些不整,明顯被何凡給錘過。

「走。」師夢桐臉色鐵青,這絕對不是氣的,這是何凡那個混蛋用手掐的。

實在忍不住的師夢桐爆發了,結果不出預料,被何凡反過來錘了一頓,讓她明白,什麼是不可招惹的對手。

「何凡答應了么?」等了半小時,季天涯才出聲問道。

「答應了,但他要修鍊,有事我們發信息給他。」師夢桐此刻也冷靜下來,冷聲回道。

「何凡的道邪之法,究竟怎麼樣了?你幫他改正了么?」季天涯問道。

「我想改,但他不改。」師夢桐冷冷地道。

「不改?」季天涯錯愕,不解道:「為什麼?」

「因為正確的,還沒他自己亂改的威力強。」師夢桐嘆息,鬼知道何凡是怎麼改的,就算是道邪匯流,也不該那麼兇殘,可他自己不知道哪來的元脈和通脈經文,硬生生整的我都看不懂。

「正確的還沒他自己改的強?」季天涯一臉懵逼,這是超越原版了?還是徹底歪了?

「我現在不想說這些。」師夢桐感覺受了內傷,這要是讓玄雲知道了,指不定鬍子都氣歪了。

季天涯識趣閉嘴,鬼知道何凡現在把道邪之法給改成啥樣了,現在也不知道歪哪去了,以何凡的性子,肯定選威力強的,至於兇殘,何凡的武技,有不兇殘的?

何凡繼續參悟,他記得道門的,好像還有什麼金丹大道,他不知道正確的方法,但初步改改,把十陽壓實,暫時充當十顆金丹也沒問題,那樣就不用每次凝聚了,省了很多力。

而且,以後可以當成寶物用,提前凝聚存在體內,到時放出來,等於儲備的彈藥。

他正在往這個目標努力,有事沒事扔一顆出去,實力又強了一點。..

「我何凡絕對是個天才。」何凡喃喃低語:「倒是太極貢丹,煉丹術不好融合,怎麼練,都是不穩定的,哎,任重道遠埃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