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同人競技>神話禁區>第兩百一十六章:道長,你真沒力氣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兩百一十六章:道長,你真沒力氣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同人競技

屏障之內,釋靈道士運轉道門進化法,五行劍陣生生不息,圍困怪魚,可是怪魚實在詭異,五行劍陣難傷分毫。

何凡潛伏在水中,進化之力包裹身軀,注意道士和怪魚的同時,也注意著水中動靜,以其餘凶獸來打擾。

河底之中,凶獸沒有,黑袍人有幾位,目光鎖定釋靈道士,長劍出鞘,隨時準備出手。

「可不能讓你們動手,否則食材打贏了,我吃什麼?」

何凡心念一動,一輪黑陽浮現,邪毒擴散出去,以御劍之術操控,接近黑袍人。

「嗯?哪來的黑氣?」

一聲輕咦,黑氣直接湧向他們,屏障守護,卻見黑氣竟然無視屏障,直接鑽入他們體內。

「不好,這黑氣有毒。」

黑袍人面色大變,邪毒入體,竟是腐蝕他們內臟。

一抹刀光閃過,邪氣瀰漫,邪毒更勝之前,視屏障如無物,再次入體,腐蝕之力更加強盛,他們的進化之力,難以抵擋,漆黑血水流淌而出。

「這下沒人打擾了。」何凡再次看向交戰之處。

此刻,怪魚已經衝破了五行劍陣,但為此也付出代價,身上留下一道深可見骨的劍痕。

「太上金炎劍1

釋靈道士冷哼一聲,一滴血逼出,陽光匯聚,太上金炎劍斬落,恐怖溫度,讓屏障外的河水,都為之沸騰。

轟..

一劍落下,太上金炎焚燒,怪魚身上的粘膜在這金炎之下,化為一層白色粉末,脫落下來,劍光落下,焦糊之味傳出。

「也未免太小覷貧道了,以為貧道只是釋靈一級?」道士冷哼一聲,並指如劍,操控劍光,卻是新的御劍之術:「通天劍道,誅邪1

長劍一顫,一股迷濛青光閃爍,純正道氣浩蕩,十餘丈長的劍芒劈斬而下。

轟隆

劍芒落下,怪魚嘶吼,利齒也難以咬碎這劍光,直接被斷幾根牙齒,幸好及時扭頭,劍芒瞬間貫體而過,帶出大量血水。

「通天劍罡1

道士一聲輕喝,萬千劍氣,化作風暴,圍繞怪魚,宛如龍捲風暴,全方位圍殺。

怪魚怒吼,在劍罡之中瘋狂衝撞,但沒有了粘膜,怪魚防禦力大打折扣,一時難以衝破不說,還多了不少傷勢。

何凡看著道士,此刻道士面色發白,消耗也不校

「看來沒有懸念了,就是不知道這魚,會不會被帶走。」何凡依舊在潛水,若是強行搶的話,以道門哪蛐裕自己很可能會栽,可若是就這麼放棄,這麼好的食材,就這麼錯失了。

在何凡思索間,怪魚的怒吼聲漸漸減弱,但屏障還沒破碎,道士蒼白的面色也陰沉下來,雖然強行擊殺怪魚,但消耗太大,這屏障也是個麻煩。

幾個呼吸之後,怪魚死了,道士看著還未消散的屏障,河底的何凡,看著身邊的儀器,控制那屏障的。

「通天一劍1

道士沉聲一喝,再催進化之力,長劍破空,以點破面,轟擊在屏障之上。

一聲脆響,屏障轟然炸裂,沒有了屏障,四周喝水拍打而來,道士一抓怪魚屍體,向岸邊飛去。

「無量天尊,累死貧道了。」

落在岸邊,道士大口喘息,面色很難看:「這蛻變期凶獸,果然被改造了,下次應該帶人來,弄的貧道現在都沒力氣了。」

「道長。」

一聲急喚傳來,何凡從前方密林快步走來,面帶憂慮:「道長,你沒事吧?」

「你是何人?」道士警惕地看著他,長劍已經拿在手中。

「我叫何小凡,師統領讓我來的,以防出現意外,這是師統領給的令牌。」何凡取出令牌,這是代刷任務的時候,師夢桐給的,忘記還給她了。

「原來是夢桐師侄的人,貧道只是有些消耗過大,脫力了,你且為貧道護法一小時,讓貧道恢復。」道士面上鬆了口氣,劍也放下了。

「道長,這就是那蛻變期的凶獸?」何凡看著那怪魚屍體,心中很不滿,都打壞了,浪費食材。

「不錯,這凶獸被改造過,耗盡了貧道的進化之力,若是一般蛻變期,貧道輕易便能斬殺。」中年道士說道。

「道長,你真沒力氣了?」何凡看向道士,關心地道。

「這頭凶獸太強,又打破屏障,貧道已經乏力了,貧道先恢復。」中年道士皺了皺眉,說道。

「那道長快些恢復,我幫道長護法。」何凡連忙道。

「有勞。」道士客氣一聲,服下一顆丹藥,閉上雙目,運轉道門進化法,開始恢復。

何凡瞅了一眼,不能等了,道門的丹藥不比進化藥劑差,一旦他恢復,自己就沒食材了,想到此,何凡一把抓住怪魚屍體,御空而去。

「你幹什麼?」道士猛然張開雙眼,一把抓住了魚尾:「你究竟是誰,竟敢竊取貧道之物?」

「骨肉分離。」何凡輕輕一吐,勁氣爆發,手中魚頭帶著魚肉,與魚尾和魚皮脫離,雙翼震動,衝上高空。

「你……」道士懵了,這特么是什麼武技?還能這麼玩?

道士手中,就剩下一張連著魚尾的破爛魚皮和魚骨,一點魚肉都沒有了,比啃的還乾淨。

「給貧道站篆…」

一道刀芒落下,道士連忙躲開,他真的快沒力氣了,大地龜裂,塵土飛揚,道士灰頭土臉地看著天空,又看了看手中魚皮和魚骨,心中有股火氣在飆升:「無量天尊,別讓貧道遇見你,何小凡,貧道記住了1

說完之後,道士感覺不對,何小凡怎麼有師夢桐的令牌?

「趕緊回去,問問夢桐師侄,這人究竟是誰。」道士思索著,再次吃下一顆丹藥,快速恢復進化之力。

而何凡帶著魚肉,正在做菜,沒想到取水做菜,還能遇到這種好事,這魚肉有自己一部分,畢竟河底的人是他殺的,嗯,這就當平分了,魚骨和魚皮給道士,他只要魚肉和魚頭。

「我也要搬家了,以免那牛鼻子找過來,有機會多出去轉轉,若是再有這種好事,自己再出一份力。」何凡摸著下巴想道,至於道士們想不想他出力,這不重要,身為人類一員,就是要這麼無私,主動,不用等人請。

何凡重新找了個山洞住下,以前的山洞肯定不回去了,被腐蝕的住不了了,味道也不怎麼好聞,還可能遇到釋靈級道士這種危險物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