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神話禁區>第兩百二十二章:刀法有毒。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兩百二十二章:刀法有毒。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

何凡的刀法,也就千刀萬剮,千刀不一,能夠將風暴全部籠罩,但,這兩招都不夠,只能算是基礎招,而一刀成湯,則是籠罩整體,充滿腐蝕邪毒的一招。

後天太極圖鎮壓的剎那,一道刀芒衝天而起,巨大刀芒擴散,幾乎超越了風暴,欲要一刀劈開,邪毒肆虐,充斥風暴之中。

「你……」

一聲驚怒響起,一抹劍光無視邪毒,直指心口而來。

「風之力,我也有掌握,雖然不如你。」何凡冷笑一聲,另一刀斬出,外焦里嫩,又是一道巨大刀芒衝起,熾熱高溫席捲,風助火勢,熾熱火焰燃燒,卻是加重邪毒。

「一刀成湯,難道是古老時期,成湯帝君的進化武技?」玄雲面色激動地道。

「他的一刀成湯,和那位一毛錢關係都沒有,他是一刀燉成湯。」玄陽抹了把汗,你純粹是想多了,師叔。

玄云:「……」

還有這種兇殘的招式?何凡究竟在研究什麼?

話音剛落,青色風暴內,衝出漫天火光,龍捲轟然爆碎,一道漆黑人影,從風暴中心飛出,身上還有些腐爛,肉翼也沒了。

「不愧是進化學家,居然沒弄死你。」何凡懸浮高空,看著另一道風暴,正在肆虐,屠戮不少進化者,雙刀齊斬,兩道刀芒劈斬而下,這次他沒有再進去,沒必要。

風暴直接潰散,一道人影狼狽地從風暴中衝出,背後肉翼震動,快速飛翔田康:「你沒事吧?」

「何凡的刀法有毒。」田康身上散發著惡臭,卻站了起來,冷冷地看著他:「幸好有防禦武器,否則真死在你刀法之下。」

「你的防禦武器,還裝在體內?」何凡嘴角一抽,真是全方位防禦,服了你們這些進化學家了。

「全力擊殺。」田康沉聲道。

「放棄了風暴的你們,還有什麼能拿得出手?」何凡冷哼一聲,雙刀泛起金黑之光,道氣浩蕩,邪氣瀰漫:「我倒,你們的防禦武器,能有多強。」

左手五臟俱損,右手截經斷骨,太上忘情之下,不同的刀招運勢,蘊含不同威能。

青色劍光凝聚,兩人劍法同源,風之力犀利,一人身形極快,田康要慢不少,他身上還有邪毒。

刀劍碰撞,何凡身子倒滑十餘米,一口血水噴洒,身上多了一道劍痕,這兩人實力都很強,他刀法雖然兇殘,但不代表兩人就是弱雞。

雙刀與雙劍,風之力,道邪之力交織,無邊氣浪席捲,本就瘡痍的大地,再次遭受毀滅打擊。

每次交手,何凡都會受傷,邪毒灌體,兩人不知道用什麼東西將自己內部強化了,邪毒雖強,短時間內卻無法造成太明顯的傷害,再次陷入消耗戰,好在拖住兩人,後面就安全了。

至於另一位,何凡真的顧不了,若是兩位老道士拿不下,何凡就真要跑路了。

秘法之眼洞徹,雖然能找到弱點,但也沒多大用,兩人已經改造強化,弱點也不是那麼有用了。

「能贏嗎?」秦薇擔憂地看著他交戰的三人。

「不知道,以傷換傷的打發,就看誰能撐到最後了。」臧興盛沉重地道。

「沒辦法幫他們?」秦薇蹙眉。

「沒有,我們恢復藥劑,療傷藥劑都用完了,現在正在加緊製作,等他們恢復,看能否支援。」臧興盛嘆道。

「何凡,你贏不了的,以你的實力,你現在可以走。」面目全毀的田康,猙獰喝道。

「現在讓我走了?我不走了。」何凡冷笑。

「那你去死吧1田康冷哼一聲,一劍斬出,抽身而退,連續灌下兩瓶藥劑,再次加入戰鬥:「你們什麼都沒了,拼消耗,你也拼不過。」

「那是他們,我有備而來。」何凡雙刀斬出,逼退兩人,空間包打開,幾顆肉丸子飛出來,進化之力碾碎,全部吃了進去:「我有肉丸子。」

兩人:「……」

這尼瑪,生死交戰,你還帶肉丸子?

「拿去吃。」何凡一揮手,一個空間包飛了出去,再次殺向兩人:「你以為我這麼晚來,是在後面觀戰嗎?不多備點,怎麼打持久戰?」

「這是什麼鬼?」後方師夢桐等人打開空間包,看著慢慢一包肉丸子。

「何凡煉製的丹藥,加火鍋最好,你們可以理解為,肉丸子。」玄陽麵皮一抽,道。

好吧,這就是個奇葩。

眾人分別拿了一個吃下,面色大變:「這傢伙,該不會是將一頭巔峰期凶獸,練成一顆丹藥了吧?」

這力量,有點強埃

「何凡煉製的,賣相不怎麼樣,但質量,還是能保證的。」秦薇說道。

「能不能和凡哥商量下,我以後也代理他的肉丸。」林胖子抖了抖身上肥肉,說道。

「一刀成湯1

雙刀齊運,刀芒再起,何凡不顧傷勢,再次鼓盪所有的進化之力,增強邪毒,拖延這麼久,邪毒在兩人體內沉澱不少,再強的改造,也能一舉腐蝕。

「退開。」田康二人急喝一聲,猶如一道狂風,閃躲開來。

「你們對我何凡的武技,怕是有誤解,看我白虹掌……啊呸,刀氣。」何凡冷笑一聲,刀芒竟是調轉方向,繼續殺向兩人:「道門御劍術,你們了解一下。」

「他究竟把道門的武技練成什麼奇葩了?」玄雲等人面面相覷,為什麼道邪之法,到了何凡手上,就嚴重變樣了?..

「殺1

躲不過,唯有硬拼,兩人沉喝一聲,劍光同時斬出,身形卻是快速暴退。

「十陽秘制。」何凡一聲輕喝,十輪黑陽轟出,轟然炸裂,邪毒籠罩兩人,這十輪黑陽遠不如之前的,但能釋放邪毒就夠了。

之前十輪黑陽,是他不斷壓縮,凝練,都快練成實體了,不然也不可能幹掉四頭凶獸。

刀氣與劍光也碰撞在一起,勁氣四射,何凡面色一變,任由勁氣轟擊,強撐著身子不退,絲絲血水從口中噴出,身上傷勢再添幾分。

邪毒肆虐之下,兩人體內,竟是傳出玻璃破碎之音,猙獰的面孔浮現驚恐,自己改造的防禦,擋不住了!

「逃1兩人對視一眼,同時有了退走的想法,必須先離開,加固防禦,再去掉邪毒,否則他們接不下何凡下一刀。

「一刀成湯。」

強撐不退的何凡,再次出手,兩道刀芒破空而出,邪毒肆虐,無孔不入。

「又是這鬼刀法。」兩人眼中浮現驚恐,卻只能提劍斬出劍光抵擋,同時抽身退走。

體內邪毒肆虐,防禦已破,腐蝕之力侵蝕,兩人一邊壓制體內邪毒,一邊抵擋刀招,如何能擋住,刀芒卻是斬滅劍光,去勢無阻,斬在兩人身上。

又是一聲震響,兩人體內防禦徹底破碎,壓制的邪毒全面爆發,漆黑血水噴洒而出,瞬間重創。

何凡正要再出刀,體內嚴重的傷勢,讓他再度吐血,欲要再次壓制傷勢,剁了兩人。

「殺。」

這時,玄雲等人卻是沖了過來,五行劍陣,各種劍芒,輪番砸下,吃了肉丸子,雖然無法緩解疲憊,但進化之力恢復了一些,趁著他們重創,直接要他們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