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神話禁區>第兩百二十六章:兼職佛門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兩百二十六章:兼職佛門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

何凡明白了,無論佛道邪,還是其餘返祖進化者,現在的進化路線,只有一條,模仿先祖,甚至到了事都模仿的程度。

不斷學習先祖留下的知識,不斷向先祖靠攏,給自己施加一條條枷鎖,或者說,本來就有一條條枷鎖,先祖留下的進化法要求!

道門太上忘情,那是太上的道,他走出來了,開創道教,無數人在模仿,一代又一代。

佛門的佛陀無數,佛法精要,是佛陀們總結出的道理,後人在學習,在模仿,一樣是一代接一代。

「那麼,問題來了,幾人成了太上?幾人成就了佛陀?」何凡看著師夢桐,他真的很好奇,這種進化,有人成功么?

基因,心靈,不斷靠攏,就真的成了太上和佛陀?

「我實力太弱,不清楚。」師夢桐搖頭道:「說了這麼久,你還沒說,如何快速提升?只要你能幫我,以後有事,只要不違背道義,我可以請動白雲庵師父師伯們幫你。」

「我的快速提升,就是弄到一切能幫助我進化的東西,還有,隨便進化。」何凡道。

「隨便進化?」師夢桐愣住了。

「對啊,我走的是新型進化,不返祖,那些條條框框,不適合我,因為我註定要做開創廚道的男人。」何梵谷昂著頭道。

「又病了?」師夢桐嘴角一扯,你就不能多正經一會?

「這不是病,有句至理名言,天才在左,瘋子在右,你成功了,就是天才,你沒成功,就是瘋子。」何凡深沉地道:「我覺得,我是天才。」

「這就是你發病的借口?」師夢桐冷笑,什麼天才在左,瘋子在右,你就是這麼給自己找借口的?

「愚蠢的凡人。」何凡忍不住說了一句,你根本無法理解,一個開派祖師的思維!

「你病的不輕。」師夢桐冷聲道。

「但你我相比,明顯你病的更嚴重。」何凡低頭看著自己的雙刀,狻獅刀血色和金色交織,和以前差不多,人刀被強化了,青色,品質不比狻獅刀差分毫,他很滿意。

紫金缽盂也增強了,同樣更難加熱,還是要用刀法煮肉,三昧真火和九幽魔火,必須想辦法弄到,只是師夢桐依舊不讓他打開鍋蓋。

「離開天雲,避開佛道邪再看,我說過不會欠你的,我也不想看見裡面的東西,我會反悔。」師夢桐輕哼一聲,繼續道:「若我實力足夠……」

「那你就成功了。」何凡將雙刀和紫金缽盂收起來,自己想知道的都知道了,不等她說話,道:「要不,你和我學做菜吧,別在什麼佛門了,只要你將所知的佛道進化法給我,我一定培養你。」

「呵呵。」師夢桐笑了笑,道:「你不願說算了,你該走了,晚了趕不上東海市狩獵大賽了。」

「又一個拒絕和我學做菜的,哎。」何凡搖頭嘆息,轉瞬又不太在意,等自己什麼時候,真把廚道開出來了,有的是人來拜師。

「再會。」師夢桐淡淡地道。

「不,是永遠不見。」何凡雙翼張開,緩緩升空:「我沒時間照顧弱者。」

「何凡。」師夢桐臉色一黑,看著升空的何凡,咬牙道:「你這種人,別想找女朋友1

「師夢桐,我記住這話了,等我何凡哪天發了財,我去買一個1何凡悲憤地丟下一句話,御空離開。

「……你要的東西,我給了。」師夢桐呢喃一聲,轉身離開。

何凡回到天雲市,先是去見了林胖子和秦薇。

「何凡,你要去東海了?」秦薇問道,有些羨慕。

「是啊,你去嗎?」何凡點頭,自己要的東西在那邊,他們獎勵都給我換成報名了,我能不去么?

「不去了,我就在天雲好了,這是我覺醒的配方,希望對你有幫助。」秦薇取出幾份淬體配方交給他。

「這是臧興盛給我的,我也發你一份。」何凡很大方,全部都發了一份,夠秦薇用到釋靈了。

「你的東海票。」林胖子默默取出一張車票。

「你這是,巴不得我走?」何凡臉都黑了,我都還沒說話,車票都給我準備好了?

「龍安送來的,讓我和你說,現在的天雲,經不起折騰了,一路走好。」林胖子嘆息,你在天雲市留下的印象,很不好。

「我能揍了龍安再離開么?」何凡咬牙。

「可以,但龍安現在在天雲市外,具體不知,你車票還有半小時,你若錯過,不報銷。」林胖子說道。

「等我回來再揍他。」何凡接過車票,起身離開。

「何凡,這次不準飆車1秦薇在後面喊道:「地圖我發給你了,要是飆車,記得看地圖。」

何凡:「……」

我何凡堂堂廚道祖師,又不是賽車手,怎麼可能老是飆車?

坐上車,何凡開始前往東海市他腕錶內多了一些信息,臧興盛發來的,關於東海市狩獵大賽,以及東海市的信息。

東海市在東方聯盟不算最強城市,但卻是高級進化者聚集最多的城市,這裡比天雲市更危險,因為這裡是海邊城市,大海中凶獸多的無法數清,時刻都有凶獸衝上岸邊食人。

佛道邪在東海都有據點,這是三派每一位高級進化者必來的城市,另外,還有備註,讓他低調點,他的實力雖然不錯,但在東海市真不算什麼。

東海市高級進化者一大堆,涅槃可以說遍地走,釋靈一二級的進化者也是一抓一大把,至於釋靈七八級的,這種已經是非常恐怖的存在了,不知道有沒有。

兩日後,客車抵達東海市,這次真沒出事,上次飆車,那是因為司機有問題。

陌生的城市,空氣中水分很足,何凡下了車,狩獵大賽還有三天,在城內選拔,有專門的比賽擂台,他打算去那附近找個房間住下,還要去拿比賽令牌。

看著地圖,何凡打車來到比賽區域,這裡附近有不少酒店,旅館,還有復古式的客棧。

「房間已滿。」

何凡剛走進去一家旅館,一位服務員露出歉意的微笑。

「參加大賽的人,很多?」何凡微微一呆。

「非常多,你去前面看看,就知道了。」服務員道。

何凡起身離開,又去找了幾家酒店,全都是房間已滿:「這大賽就這麼吸引人?」

無奈搖頭,何凡快步向前走去,大不了自己找個地方坐幾晚,不睡覺也沒事。

前方是擁擠的人群,密密麻麻的,人擠人,緊貼著,連一絲縫隙都沒有,就跟砌好的牆一樣。

「這些不會都是報名的吧?」何凡扯感覺到壓力,他隨便掃一眼,都有幾個涅槃九級的。

「本少在此,還不給本少讓開?」一聲冷喝傳來,一群渾身冒著黑氣的青年走了過來,高昂著頭,不可一世。

「邪派的?這是邪派的凌賦,他老子是進化學家。」一群人看了一眼,連忙讓開一條道路,讓這群人通過。

「佛道邪,在這裡這麼吃的開?」何凡微微一愣,然後挺起胸膛:「統統讓開,無量你大爺的天尊,道爺道門的1

一群人錯愕回頭,道門有你這麼說話的?

何凡拿出一塊玉佩,面上帶著一絲傲然。

「兄弟,你拿錯了,你這玉佩佛意很濃。」一位進化者好心提醒。

「嗯,兼職佛門。」何凡麵皮一抽,空間包有點多,摸錯了,讓我找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