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神話禁區>第兩百二十七章:原來你是我邪派之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兩百二十七章:原來你是我邪派之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都市言情

一群進化者獃滯地看著他,你到底是道門的還是佛門的?

「你們等我下,我道門玉佩不知道放哪個包了。」何凡嘟囔一聲,取出一個空間包,沒有,再取出一個,還是沒有。

「兄弟,你進去吧。」一群人抹汗,你這是帶了多少空間包?

「謝謝。」何凡鬆了口氣,連忙從通道走進去。

「道門冒充佛門?還是佛門冒充道門?」一聲冷笑傳來,之前走進去的凌賦回頭,看著何凡。

「不是邪派的。」何凡瞥了他一眼,快步向前走去。

凌賦輕笑一聲,沒有多說,快速走著。

一群人讓開通道,讓他們離開,前方人更多,一直到一個通道口,進化者才減少起來,兩位身穿甲胄的進化者守護通道口,維持秩序。

「你們報名參加比賽了?」兩人攔住凌賦等人和何凡,出聲問道。

「邪派凌賦。」凌賦打開腕錶,上面有招聘信息,亮完直接帶人進去。

「廚道何凡。」何凡聲音很小,畢竟廚道只有他一人,搬出來已經夠不要臉了,再大聲說出來,有些羞恥。

「你不是道門的么?」兩人錯愕。

「你知道的太多了。」何凡面無表情地道,你管我是哪門的,放我進去就行了,真廢話。

亮出報名信息,兩人沒有多問,放他進去。

這裡有點像角斗場,不過範圍很大,都有屏障隔離,共有十個區域。

隨著指引來到登記之處,兩名中年男子,氣息內斂,凌賦等人站在一邊,取出一塊令牌給他,記錄下信息,旁邊還有檢查基因數據的儀器,涅槃百分之九十。

中年男子道:「我們會在參賽者進化者證明上,檢查近日的功勛點是否有大波動,若是沒有,使用的進化武器,價值不可超過,打贏十場,才能獲得參賽資格,很危險,你想清楚了。若是失敗,就只有憑藉自身修為,不能藉助進化武器和藥劑的複賽。」

「想清楚了。」何凡點頭,這麼大功勞換取的機會,能不珍惜么?

「嗯,我們已經記錄了信息,來自江河市的何凡。」兩名中年男子點頭,又道:「大賽規則想必你也記住了,還有什麼問題么?」

「有。」何凡面色很嚴肅。

「你有什麼問題?」中年男子看向何凡,微笑道:「請講。」

「包吃包住么?」何凡很看重這個問題,自己在外面都開不到房間,吃飯絕不能買著吃,否則多少錢都不夠吃。

中年男子臉色一黑,還包不吃包住?你這是比賽,又不是過來上班的。

「你們道門,不是有專屬院落么?」另一位中年男子疑惑。

「我不是道門的埃」何凡撇嘴,我就隨口說一句,居然不包吃住,看來又要餓肚子了。

「他是佛門的。」凌賦接了句。

「我不是佛門的,我是廚道的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除道?」兩位中年男子面色微變,凌賦驚愕道:「原來你是我邪派之人。」

「誰是你邪派的?」何凡懵了,我沒說埃

「你剛才說除道,不就是除掉道門么?這不是我們邪派,還能是什麼?」凌賦笑道:「原來是同門,你早說埃」

何凡:「……」

我們兩個的廚道不一樣,我的是廚子的廚,你是除去的除。

「趕緊把你邪派的人領走。」兩位中年男子擺手道。

「走吧,隨我們去邪派宅院。」凌賦一揮手,身邊幾人笑著拉著何凡離開。

「管吃管住?」何凡深思,自己拿著佛門的玉佩,報著道門的名號,進了邪門的窩,這算個什麼道理?

「兄弟你真是小城市來的。」凌賦搖頭失笑,拍了拍他的肩膀,道:「不知你是我邪派哪位魔頭傳人?」

「這個,不能說。」何凡想了想,還是拒絕回答,鬼知道邪派哪位能教出我這樣的?

陸紫菱和寧成都是弱雞,給他當徒弟還差不多,其餘的邪派,他又不認識。

跟著凌賦等人進入內部,繞過比賽場地,內部別有洞天,是一片宅院,宅院前有三塊石碑,分別刻著佛道邪,分成了三個區域。

「兄弟,你身上那塊佛門玉佩怎麼來的?為什麼報著道門的名義?」凌賦忍不住問道。

「在我小時候,遇到一人,他說我是天生修邪的天才,十分適合邪派進化之道,就傳了我邪派進化法和武技,之後卻讓我去和佛道弟子做朋友,搞不懂為什麼。」何凡胡扯道。

「明白,我們明白。」凌賦還沒開口,其餘幾位邪派弟子恍然道:「原來兄弟是派去佛道的底埃」

「那我們帶兄弟回來,會不會壞事?」凌賦面色微變。

「道門一個朋友,讓我來邪派底。」何凡無奈道。

凌賦等人:「……」

你特么在逗我?我邪派派出去的底,又被派回來底?

「兄弟你邪派武學,沒有被認出來?」凌賦緩過勁來,問道。

「認出來了,道門特意讓我學的,我也學了道門的。」何凡想到玄陽,這廝配合邪派陸紫菱,傳給我的。

「道邪相合?」凌賦幾人面色微凝,邪派有道邪相合之法,道門也有。

「不錯,邪派那位給了我一本進化法,非常適合,正是道邪相合,讓我在道門也沒有暴露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兄弟,可否展露一下,邪派武技?」其餘人說道。

「可以。」何凡點頭道。

「那快去宅院。」一群人速度加快,向宅院走去。

來到宅院,凌賦等人關上門,又讓眾人注意四周,這才看向何凡:「何凡兄弟,請。」

「化骨。」何凡一掌打出,只動用一半力量,這只是展現武技,更多的是表演。

凌賦同樣回以一招化骨掌,雙掌碰撞,陰毒勁氣直衝入體,兩人瞬間分開,同時又是一掌摧心。

兩人連續出了五六招,凌賦笑道:「不錯,純正的本門武技。」

「何凡,要不你再展現道門的,道邪合流之法,讓我們見識見識?」其餘邪派進化者好奇地看著他,他們知道邪派有道邪合流之法,只是沒有見過。

「好。」

何凡微微一笑,道邪之法正要運轉,凌賦出聲了:「不用了,此地乃是我們邪派居所,突然出現道氣,無異於黑夜中的明燈,引來佛道之人便不好了,畢竟何凡兄弟是回來底的,不能輕易暴露。」

「是我們疏忽了。」幾人連忙道歉。

「何凡兄弟,今天先休息,明日我們再詳談,商議大賽之事。」凌賦說道。

「我餓了,幾天沒吃飯了。」何凡癟了癟嘴,一副可憐相:「在道門的時候,什麼清心寡欲,不讓吃飽。」

「兄弟,苦了你了,今天吃啥自己點,想吃多少吃多少。」凌賦豪爽地道:「在這裡點菜,本門報銷。」

「謝謝兄弟了。」何凡大喜,連忙走過去,看著一台儀器,上面是菜單,隨便點菜,各種菜式,還有烤凶獸幼崽,一整頭,每樣先來個一百份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