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神話禁區>第兩百二十八章:道門是不是養不起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兩百二十八章:道門是不是養不起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都市言情

雖然這些菜質量不行,都是些幼崽什麼的,但現在不是挑剔的時候,吃飽就行。.。

凌賦幾人還在說笑,相互介紹,這裡總共六人,以凌賦為首,其餘五人分別是於峰,諸雲,陳俊,羅文,以及唯一『女』『性』青『露』。

凌賦有個進化老爹,在邪派地位不低,其餘人只能算是邪派『精』英弟子,六人是個小團伙。

「這次,我們一定要拿到大賽第一。」凌賦沉聲道:「只有得到第一,才能得到邪子的賞識。」

「凌少,有您出馬,第一肯定是我們邪派的。」於峰拍馬屁道。

「那是,也不看看凌少什麼身份,那群人,有幾人能比?」其餘四人紛紛附和。

「不可掉以輕心,佛道兩『門』參與者,絕不是弱者,不可小覷。」凌賦肅然道。

「這是自然。」五人點頭應是。

「現在大家等飯菜,吃完之後,早些休息,等大賽到來。」凌賦說道。

何凡一句話沒說,他還在點菜,沒空。

很快,飯菜上來了,不是一次上齊,點的太多,要慢慢來。

「來,先吃飯。」凌賦招呼道。

何凡和六人坐上飯桌,看著服務人員將一頭頭烤熟的凶獸抬上來,六人一時獃滯:「何凡兄弟,你點多了吧?」

「不多啊,一點也不多,趁熱吃。」何凡招呼道,反正有邪派報銷,不用為他們省錢。

「吃不完就扔了吧,要不了幾個錢。」凌賦回過神來,豪氣地道,身為進化學家的兒子,不差錢!

「凌少說的是。」五人點點頭,用刀切下一塊『肉』,細嚼慢咽,唯有何凡抱著一條大『腿』狼吞虎咽。

「咳。」五人輕咳一聲,凌賦微微皺眉。

「怎麼了?」何凡一時有些『迷』『惑』。

「何凡兄弟,注意一下儀態,我們可是三大教派之一,邪派的弟子,怎麼能如此粗俗?」青『露』說道。

其餘人也點點頭,凌賦微笑道:「何凡兄弟剛回邪派不久,不知道也正常,慢慢改正就好。」

何凡:「……」

這真的是邪派?吃個東西還這麼講究,為什麼感覺,你們都是一群紳士?

「餓壞了,抱歉。」何凡微微一笑,同樣細嚼慢咽起來,入鄉隨俗,只是他細嚼慢咽的速度,依舊很快。

六人坐姿非常端正,吃飯的姿勢也很優雅,讓何凡都有些慚愧,這完全不像是邪派啊!

「邪派都是這樣么?我一直在外面,很少回來。」何凡忍不住問了一句。

「當然不是。」青『露』搖頭道:「我們是邪派『精』英,不是那些粗俗的邪派弟子可比。」

好吧,你們很『精』英,何凡嘴角一扯,看了眼凌賦,八成是這位進化學家兒子這麼要求的。

七人陷入沉默,吃了幾頭凶獸,六人都飽了,但菜還在上,凌賦有些不淡定了:「何凡,你點了多少菜?」

「沒多少。」何凡擺手道。

「我們都飽了,你慢用。」凌賦起身離開,其餘五人也回到自己房間,準備休息。

日落月升,夜晚,邪派六人都休息了,飯桌上,何凡還沒停止,他在想一個很重要的問題,若是自己能變大就好了,那樣一口一頭凶獸,不知道這個世界有沒有法天象地大神通?

吃著菜,何凡突然想起來,自己的紫金缽盂,師夢桐遲遲不讓他打開,這是為何?趁著服務人員剛走,何凡取出紫金缽盂,打開鍋蓋,裡面的東西,讓他徹底愣住了。

一本本沒有封面的書!

正要細看,外面傳來腳步聲。

深夜,凌賦等人感覺不對勁,怎麼宅院老是有人走動的聲音?

打開房『門』,凌賦六人愣住了,還在送菜?

「你們在做什麼?」凌賦快步走了過去,眉頭緊皺。

「送菜,你們邪派每份菜又點了一百份。」服務人員面無表情地道。

「一百份?還又?」凌賦呆了,其餘人五人也是一陣懵『逼』,集體看向屋內,快步走進去:「是不是何凡不熟悉儀器,點錯了?」

六人踏入屋內,看著一群服務人員正在收盤子,處理獸骨,忙的滿頭大汗,而何凡,還在啃『肉』,一隻手還在儀器上敲動,兩不誤。

「何凡,你這是做什麼?」凌賦快步上前,將何凡的手從儀器上挪開:「你別『亂』點,吃不了不是『浪』費么?」

「沒有啊,我之前點一百份都吃光了,還沒飽,琢磨再來一百份。」何凡看著他,一臉無辜地道:「你不是說,想吃多少點多少么?」

「他真吃了一百份?」凌賦拉著一位服務人員問道。

「一百多份。」服務人員麵皮一『抽』,問道:「他是饕餮進化者么?」

「你覺得,饕餮吃的下這麼多麼?」凌賦不是沒見過饕餮進化者,邪派有不少,但是,饕餮也沒何凡能吃埃

「你還要吃多少?」青『露』看向何凡,聲音都在打顫。

「三成飽。」何凡有些不好意思地『摸』著肚皮。

「你們……剩下的先別送了,我們有事要談。」凌賦看了眼儀器,這菜都是要功勛點的啊,你這都吃了幾百萬了,邪派也不能這麼吃埃

服務人員退走,凌賦深吸一口氣,道:「何凡,道『門』是不是養不起你,才讓你回來底的?」

我感覺,道『門』讓你來底,不是打探什麼消息,純粹是來吃窮我們的!

何凡沉默片刻,道:「邪派也不能吃飽么?」

「……」

邪派不是不能吃飽,而是不能讓你吃飽,你一人的飯量,估計能抵上小半個邪派,再吃下去,就不知道了。

「何凡,剛點的吃完,別再點菜了,不然我們明天就沒得吃了。」於峰蛋疼地道。

「不是報銷么?」何凡錯愕,報銷你們怕什麼?

「報銷也有個限度埃」青『露』嘆息,你這嚴重超額,給你報銷,估計你三天能吃窮邪派!

「好吧,那我吃完不吃了。」何凡也擔心,這群傢伙,又派他去道『門』底,到時又要編故事,被拆穿了連住的地方都沒了。

「嗯,我們晚上就不休息了,談談大賽一些規則吧。」凌賦說道,打算在這盯著何凡,以免他們一走,何凡又點菜。

「不就是勝利十場么?」何凡問道。

「是十場沒錯,但細節規矩,還是要講解一下,比如可以連戰十場,可以使用進化武器,只要不超過釋靈級,都沒問題,若是失敗,就只能參與複賽,複賽比較嚴格,不能藉助外物,只能憑藉實力,一樣十常」凌賦說道。

「這你放心,我對自己實力有信心。」何凡自信地道。

「還是小心一些,最重要的是,對手是隨機的,有可能是道『門』,也有可能是邪派的。」凌賦沉聲道:「這點,我希望你能明白,到時遇到道『門』之人,不要留手。」

「邪派的呢?」

「也不要留手,盡全力,拿到參賽資格!還有,比賽不準殺人。」凌賦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