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神話禁區>第兩百三十四章:放心,我是絕不會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兩百三十四章:放心,我是絕不會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

中年男子很盡職,一個接一個打開,凌賦等人看的獃滯,等到中年男子再次打開包裹的時候,一個青面狐狸面具,讓凌賦目光一凝,看向何凡的眼神也變了,緊接著恢復正常。

中年男子毫不厭煩,一個一個檢查,總算在抵達目的地之前,將何凡的空間包看完了,抹了把汗道:「你沒事帶著么多空包幹什麼?還有,你一個包就裝一個玉佩?」

「原來在這裡,謝謝了,我說怎麼找不到了。」何凡連忙將玄陽給的玉佩收起來。

中年男子張了張嘴,有種罵娘的衝動,我就是給你找玉佩的?

其餘人剛開始關注他,現在都沒看他,何凡的速度很快,他們都還沒看見那玉佩是什麼模樣。

「到了,集體下去。」

中年男子揮手道,戰艦們打開,外面已經茫茫密林,戰艦距離地面只有二十米距離,眾人紛紛跳下。

「接下來,你們要在此度過半個月,每殺一頭凶獸,以凶獸的頭顱來證明,半個月後,我會再來此地,另外,生死小心,別丟了性命。」中年男子淡淡地道。

「我們明白。」進化者們點頭,互相對視一眼,結伴離開。

何凡掃了一眼,龐塵也來了,以他的實力,只要不考慮進化武器這些變數,不是一次打幾個,能走到奪得參賽資格,實乃正常。

之前龐塵一次爆發了進化武器,想必是想直接奪得資格,沒想到,還是被他打去複賽了。

「走了。」凌賦招呼道。

何凡點頭,沒有去邀請龐塵,隨著凌賦和青露離開。

「這是查到的參賽信息,包括我們總共二十六人,你們看看。」凌賦取出兩張紙,交給他們。

「道門五人,佛門四人,邪派六人,聯盟七人,集團勢力三人,獨行者一人。」何凡看著信息,輕聲呢喃。

「我們快些走,此地凶獸應該不強,我們去深處找巔峰期和蛻變期。」凌賦說道。

「嗯。」

三人快速前行,其餘進化者也在前進,方向都不同,只有兩人獨行,一個聯盟龐塵,一個獨行者孫元。

茫茫密林,一群進化者,狂奔,深入密林之中,何凡跟隨在兩人身邊,心中有個疑惑:「若是在比賽途中,進化到釋靈,會不會被淘汰?」

「那很正常,不會有事。」凌賦說道,頓了頓,錯愕道:「你別告訴我,你要進化了?」

「只是隨口問問。」何凡輕聲道。

三人快速奔行,一路上遇到不少純血凶獸,不過最強只是成熟期的,三人都看不上,沒有浪費時間,快速深入。

深入數十里,在一片深山中停了下來,凌賦面色凝重:「這些山,連綿無際,就算是釋靈也不敢太深入,我們不要太深入,就在附近幾座山上找凶獸。」

「好。」青露點頭,何凡也沒有意見。

無盡大山,內部古樹比外面還要高大粗壯,雜草茂盛,毒蟲遍布。

「在這山中,可能也有進化者,若是遇到,盡量不要招惹。」凌賦說道。

「還有其餘進化者?不是事先清場?」何凡以為,會事先清理一遍,將參賽者之外的人,全部弄走,讓他們盡情發揮。

「當然不是,先不說事先清場難度,只是清場,後面也會有人進來,時刻需要人看守,防止人進來,這都是不可能的事情。」凌賦輕聲道:「而且,這無盡深山中,機緣太多,進化者不可能放過。」

「機緣?藥材,凶獸?礦石?」何凡詢問道。

「這只是其一,還有古老遺。」凌賦解釋道:「地球大部分被凶獸佔據,凶獸地盤有很多古老遺沒有被發現,若是能找到一個遺,得到某位古人傳承,甚至基因,那就賺大了。」

剛進入深山,一聲聲獸吼響徹,地面毒蟲爬過,還有一些人類的活動痕。

三人警惕起來,速度放緩不少,何凡感應能力張開,涅槃十級,七百米內,一切清晰呈現在腦海中。

「四百米外,一頭巔峰期凶獸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四百米外?這麼近的距離,我們應該能感覺到。」青露蹙眉:「為什麼我沒感覺,凌少呢?」

「沒感覺,不過,我相信何凡,何凡說有,肯定有。」凌賦說道。

何凡愣了愣,怎麼突然這麼相信我?難道被調查了?

「走,我們先去殺了。」凌賦快步走過去。

何凡奇怪,但也沒說什麼,與青露跟上。

四百米外,是一個巨大古樹,四周全是枯黃落葉,沒有任何凶獸身影,青露皺眉,面露疑惑:「這哪裡有凶獸?」

「何凡,在哪呢?」凌賦看向何凡,很相信他。

「抬頭。」何凡淡淡地道。

兩人抬頭看去,一直青色巨蟒,盤繞在古樹上,兇殘的眸子看著三人。

「還真有。」青露驚訝一聲,目光帶著一絲喜色:「這蛇的血歸我了。」

「好。」凌賦笑著道,縱身一躍,一柄漆黑長劍出現在手中,身上黑氣繚繞,殺向巨蟒,青露同樣取出一柄長劍,緊隨而去。

何凡心中還在疑惑,凌賦怎麼突然對自己這麼相信了,至於這青色巨蟒,他並不擔心,只是一頭巔峰期的,這兩位邪派涅槃,輕易就能斬殺。

凶獸嘶吼,噬咬兩人,兩道劍芒同時破空,斬落在巨蟒身上,瞬間撕裂巨蟒身軀,陰毒劍氣也進入體內。

轟隆

巨蟒直接墜落下來,在地上不斷扭動身子,痛苦不堪,何凡隨手一道刀氣沒入巨蟒體內,掙扎頓時停止。

「我去處理屍體。」青露連忙取出一個瓶子,準備收集蛇血。

「凌賦,你為何突然如此相信我,難不成你調查過我?」何凡微微皺眉。

「沒調查你,我是相信你的另外身份。」凌賦笑著道,低聲道:「有時間教教我,我一直想成為一個殺手。」

「殺手?」何凡愣了愣。

「之前檢查空間包,我都看見了,那青面狐面具,別人不知道,我可知道,只是沒想到,你會是我們邪派的。」凌賦道。

何凡恍然,緊接著道:「其實,我不是殺手,那面具只是覺得好玩,隨便買的。」

「我懂,殺手都有自身的代號,從不暴露身份,你放心,我是絕不會說出去的。」凌賦一副理解的表情。

「我都涅槃九級了,你既然知道這面具,應該清楚,青面狐只有涅槃七級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隱藏實力,不用解釋了,我知道。」凌賦笑道,一副我什麼都知道的樣子。

何凡:「……」

你知道個屁,不過,凌賦不知道青面狐本來就是邪派的人,自己也許可以利用下這個身份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