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神話禁區>第兩百三十五章:事到如今,我也不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兩百三十五章:事到如今,我也不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歷史穿越

「一個殺手,對於危險的感知,遠超同階進化者,這就是我相信你的原因。」凌賦看了眼還在收集蛇血的青露,小聲地道。

「不說這些了。」何凡擺手道:「先處理凶獸。」

「好。」凌賦點頭,不再提起。

割下蛇頭,凌賦裝起來,到時平分,至於凶獸肉,何凡裝了,兩人看著劃開的巨蟒身體,那一塊塊蛇肉,也被驚了。

「何凡,你還能感應到,哪裡有凶獸么?」青露問道。

「附近暫時沒有,走走看。」何凡輕聲道。

三人在密林中穿行,半個小時后,又發現一頭巔峰期凶獸,輕易解決。

「他們的速度挺快。」凌賦掃了一眼,一道人影從前方閃過,也是一位參賽者。

「我們也走快些吧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嗯。」凌賦和青露點頭。..

三人快速前進,很快,前方出現一個瀑布,布匹般的水流傾瀉,轟隆震耳,何凡感應能力擴散,一頭巨大的凶獸在河水中潛伏,身上還有傷。

「小心點,河中有受傷的凶獸。」何凡輕聲道。

「嗯。」兩人點頭,進化之力運轉,縱身一躍,踏水而行。

何凡雙翼張開,直接飛過去,感應之力開著,那頭凶獸動了,直接衝出水面,黑色血盆大口張開,噬咬青露。

劍光瞬起,青露身影消散,青色劍光直接斬入凶獸口中,凶獸吃痛,被轟入河中。

「快走,這是黑蛇。」看清了凶獸,凌賦面色微變道:「這種蛇一般是群居的。」

三人快速穿過河流,進入另一邊密林,黑色兇殘的眸子,看了三人一眼,又沉入水中。

「難怪那些進化者沒殺,黑蛇這種凶獸非常記仇,外加群居,一般釋靈也不願招惹。」凌賦解釋道。

「到了這裡,我們分開走吧,我們三人距離不要超過十里,隨時保持聯絡,遇到蛻變期,相互通知。」凌賦取出三個儀器,一人一個。

「好。」何凡收了一個儀器,找了個方向離開。

凌賦等青露離開,快步跟上何凡。

「嗯?」何凡眉頭一皺,感應之力察覺到凌賦到來:「你跟著我幹什麼?」

「學習殺手之道,我故意把青露支走,就是想你教我。」凌賦略微有些激動地道:「我一直想當一位殺手,我父親也說,我應該是一位天生的殺手。」

「天生的殺手?」何凡皺了皺眉道:「你應該是人形或者類人形進化者,有這種天生的殺手進化者?」

「你怎麼知道?」凌賦震驚,他可沒和何凡說,自己的進化物種。

「感官。」何凡語氣平淡,好像再說一件小事。

「每一位殺手,感官都這麼厲害,進化路線都能感應出來?」凌賦徹底震驚了:「你一定要教我,我真的想成為殺手。」

「先說說你的進化物種吧,讓我看看,你適不適合當殺手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我進化路線,乃是邪派中的邪魔一脈,高貴的天魔。」凌賦驕傲地道。

「天魔?」何凡愣了愣,一臉茫然:「沒聽過。」

「就是邪魔進化者中的高級物種。」凌賦解釋道:「每一尊邪魔,都是優秀的殺手,我若能成為殺手,絕對能加速進化。」

「那你可能找錯人了。」何凡搖頭道,我真不是什麼殺手,我只是宰了殺手,拿了他的面具。

「何凡,你不用否認了,你的身份只有我知道,我又不會傳出去,而且,一位殺手的身份,在我們邪派,待遇也不低。」凌賦連忙說道。

「是嗎?在邪派地位不低?」何凡有些意動了,自己是不是可以用殺手的這個身份,接近邪派邪子?

「對,你常年在道門底,不知道很正常,邪派很多邪魔進化者,也有幾位殺手,但多數都是低級的,高級的又沒暴露出來,你是我知道的,邪派中唯一一位涅槃級殺手。」凌賦很激動,也很期待。

那些高級殺手,藏的一個比一個緊,他們根本就不知道是誰,就算是想請教,也不知道找誰,好不容易遇到何凡,凌賦怎麼會放棄?

「既然想當殺手,邪派沒人教么?」何凡皺眉。

「當然有人,但是,你知道的,我的身份,再加上我是高貴的天魔,怎麼可能去參加那種有辱身份的下作訓練?什麼下毒,削弱,這不符合我高貴天魔身份1凌賦一臉不屑地道。

何凡:「……」

邪魔,都是這麼高傲的么?還有辱身份,那你想當什麼殺手?你都是魔了,不就該卑鄙狡詐一點么?

「那你心目中的殺手,是什麼樣的?」何凡問道。

「尋找弱點,一擊必殺,令人聞風喪膽。」凌賦嚮往地道:「我想當,別人聽見我名字,就嚇死的殺手。」

聽見名字,就嚇死?這種殺手,我也想當,直接報名字嚇死,過去摸屍體就行了。

「你是又想保持自己的高貴身份,又想成為頂級殺手?」何凡有些不淡定了,這是想當,又想立牌坊?雖然這個比喻不恰當,但有那麼點意思。

「沒錯,我父親從小教導我,天魔是高等物種,邪魔中的頂級種族。」凌賦高傲地道。

難怪,跟你吃個飯,都跟紳士一樣,原來是從小教導,你在邪派,真是委屈了。

何凡想了想,道:「事到如今,我也不瞞你了,不錯,我就是殺手,青面狐瞄人縫,殺手界人稱瞄大俠。」

「啥玩意?不是只有青面狐么?」凌賦一呆,瞄人縫,瞄大俠?

「瞄人縫是我自己取的,一般人不知道,我喜歡在人群中穿梭,尋找獵物的弱點,本來想用瞄弱點的,但感覺沒有瞄人縫好聽,這是我給自己取的代號。」何凡正色道。

「那你教我殺手之道,我願意交學費,多少都沒問題。」凌賦練忙說道,有個進化學家老子,不缺錢!

「朋友之間,說什麼學費,學費全免,收你一點學雜費好了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你真夠意思,那學雜費多少?」凌賦喜道。

「一些藥材,凶獸肉好了,此事不急,我先教你殺手之道。」何凡腦海中想著,前世關於殺手的話,忽悠就行了。

「作為殺手,第一步,要先有自己的代號和風格,你又想保持自己的高等物種身份,又想成為殺手,就要做到與眾不同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如何與眾不同?」

「你想想,頂級魔族的天魔,應該如何行事,與你正常行事方法,去做一個殺手,做好自己,就是一位高貴的天魔殺手。」

何凡胡扯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