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神話禁區>第兩百三十六章:我已經不為名利所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兩百三十六章:我已經不為名利所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

「我們是邪派的,就該有邪派的霸氣,霸道,遇到要殺的人,直接上,別慫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額,殺手不是講究潛伏,一擊必殺么?」凌賦不解。

「那是一般殺手?我是誰,我是瞄人縫,瞄大俠。」何凡傲然道:「所謂殺手,只有一句話,生死看淡,不服就干,潛伏是為了什麼?為了尋找弱點,才能一擊必殺,你只是在暗中窺視,能知道什麼弱點?」

「殺手,都是屍山血海中殺出來的,只有見的多了,經歷的多了,才能一眼看出一個人弱點,你說的只是低級殺手,給我提鞋都不配。」

「是嗎?那你能看出嗎?」凌賦有些不信,隨便一眼,就能看出弱點來?

「你的弱點在腋下,就算是比你弱的,擊中之後,你也會半殘。」何凡面無表情地道。

「不愧是瞄大俠,真看出來了。」凌賦震驚了,他絕對沒有暴露,可何凡真的看出來了。

邪派中那些低級殺手,只會潛伏,找機會,下毒什麼的,和何凡比起來,真是雲泥之別,這才是頂級殺手該有的能力!

「只要做到我這種程度,你覺得,還用潛伏,下毒什麼的么?」何凡淡淡地道。

「不用了,若能一眼看出,不必下毒,若是知道弱點還殺不了的,也未必能成功下毒。」凌賦還在震驚之中,忍不住問道:「不知如何才能練到你這程度?」

「前面有一頭巔峰期凶獸,你去殺了,我逐步教你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好。」

凌賦很聽話地去了,巔峰期凶獸而已,兩劍解決,這是一頭長著鱗甲的豹形凶獸,看著凶獸身上的兩道劍痕,一道劃開凶獸的身體:「你看啊,這是獵豹的構造,只有熟悉它的構造,才知道哪裡最柔軟,最適合下手。」

「所以,你是熟悉了很多物種的構造,才練成的?」凌賦恍然道。

「不錯。」何凡點頭道,伸出手道:「這是一門學問,學雜費,蛻變期凶獸一頭,你現在沒有先欠著。」

凌賦微微一呆:「這學雜費是不是貴了點?」

就這幾句話,你收我一頭蛻變期凶獸?

「不貴的話,我為什麼免你學費?」何凡一臉看智障地看著他。

凌賦張了張嘴,好吧,無言以對。

收了凶獸肉和頭顱,何凡帶著凌賦繼續前進:「你身為高等天魔,就該有自己獨特的風格,不要隱藏,上去就是殺,殺完走人,而且這附和邪派的風範。」

「很有道理。」凌賦點頭,感覺何凡說的很適合自己,玩什麼潛伏暗殺,高等天魔,從來都不屑!

「我縱橫殺手界多年,將殺手分了幾個等級,低級的就是你說的那種下三濫手段殺人,這種為利益,中級的好一點,開始減少下三濫手段,合理藉助進化武器殺敵,也是為利益。」

「高級的,就是了解目標信息后,不藉助任何手段,只憑實力殺人,開始為自身實力考慮,不全是為了利益,除非給很誘人的東西,才能請動。」

「頂級的,就是我這種了。」

何凡一邊思索,一邊講道。

「那你這種,是為了什麼?又用什麼手段殺人?」凌賦好奇地道。

「我這種,是隨心所欲接任務,想殺就殺,不想殺,拿再多東西來都沒用。」何凡傲然道。

「如果對方出價,你非常想要的東西呢?」凌賦問道。

「簡單,殺了他,東西就是我的了。」何凡平淡地道:「我是殺手,是邪派的,不接受任務,他就不是我的金主,我接任務,都是看心情的,誰都約束不了我。」

嗯,因為我現在,去哪接任務都不知道。

「你在殺手界的排名,好像不是特別高?」凌賦嘀咕道。

「都說了,我已經不為名利所動了。」何凡悠悠道:「人這輩子追求的是什麼?自由隨心,什麼排名,爭奪又有何用?我現在追求的是終極殺手境界。」

「終極殺手?」凌賦獃滯:「你這種,一眼能看穿人的弱點,還不算最強的?還有終極?」

「無論低級,還是頂級,都是在殺人,殺進化者,唯有終極,殺的不是生命,而是心。」何梵谷深莫測地道。

「心?」

「對,沒有什麼比殺死一個人的心,磨滅一個人的鬥志,更有成就感了,心死了,比生命結束更痛苦。」何凡淡淡地道,所以,我一直在扎人心。

凌賦恍然道:「原來如此,我倒是聽說過,邪派有人心死了,一蹶不振,從此荒廢,和廢人沒區別。」

「就是這種,這才是最終極的殺手。」何凡淡笑道:「人心莫測,只有做到殺死人心的地步,才是最強殺手,你想當哪一種?」

「最強的1凌賦沉聲道,要學,當然要學最強一道。

「嗯,那就好,將你所學的進化法給我吧。」何凡淡淡地道。

「為啥?」

「學雜費,我可是傳你最精深的理念。」何凡冷聲道:「一般人,我可不告訴他。」

「……」

你這學費有點貴啊,別說我有個進化學家老子,我老子是邪派之主,也經不起這麼交費啊,凌賦的心在痛。

「你不會不給吧?那我不教了。」何凡冷笑道:「高等的天魔想要反悔?那無所謂,反正我以後回邪派了,自己找一本好了。」

「咳,不是反悔,只是有點心痛。」凌賦連忙說道,我感覺,再跟你學的話,你會先把我的心給扎碎了。

好在,何凡也不是外人,身為邪派的一員,給了也沒什麼,凌賦爽快地說出自己的天魔進化法,只有涅槃篇,大自在天魔心經。

何凡笑著記錄下來,嘗試一段天魔之法運轉,有些排斥,不過問題不大,只是用來參悟。

兩人一邊談論所謂的殺手之道,一邊尋找凶獸,何凡完全不用動手,全都讓凌賦解決,自己等著收凶獸肉就行。

「凌賦,何凡,你們快過來。」聯絡器響了,是青露的聲音。

「你發現蛻變期凶獸了?」兩人面色一喜,連忙問道。

「不是,是一株藥材,釋靈級的,這裡好多人,他們快動手了。」青露回道。

「我們馬上過來。」

「這是學雜費1何凡激動地道,自己得了釋靈級藥材,應該能進化到釋靈了吧?不知道自我進化,能不能覺醒出神通來。

凌賦:「……」

現在什麼都是學雜費了么?你不是不為名利所動了么?為什麼一聽到藥材,跑的比誰都歡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