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神話禁區>第兩百四十二章:你祖宗都辦不到的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兩百四十二章:你祖宗都辦不到的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

山洞外,旁邊是一堆火,五人排坐一條線,何凡將一塊巨石削平,在上面刻下兩個字,還有拼音。

「來,都看這裡來。」何凡用一根樹枝點了點那兩個字,嚴肅地道:「跟我念,博一逼,嗝鵝格,逼格。」

五人:「……」

為什麼有種你在逗我們的感覺?

「俗話說的好,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棒槌……額,我的意思是三百六十行,不管哪一行,都有成功的人,也有失敗的人。」

「而成功的人,一般都會有逼格,特別是高級進化者,拿邪子來說吧,你們是不是覺得,見到邪子一面,就覺得很榮幸?跟著邪子混,就覺得高人一等?」

何凡腦子急轉,想著前世的話,說道。

「差不多。」五人若有所思,這麼一想,還真是這樣,為了跟著邪子做事,不就是為了地位更上一層,將來當長老么?

「如果你們跟著邪子混,其實也是一種成功,那時候,你們也會有逼格,而這逼格,是一般弱雞覺得有,就是你們的手下。」

何凡淡淡地道:「一些和你們差不多,甚至比你們強的進化者,只會稱你們是狗腿子。」

五人:「……」

這狗腿子,也不是誰想當就能當的好么?

「而那個時候,你們就不會想著對哪位低級進化者出手了,因為那些低級進化者接觸不到你,你看誰不爽,你手下的狗腿會幫你們幹掉。」

何凡繼續說道:「就像是邪子看誰不爽,你們主動幫忙幹掉一樣。」

「這個逼格,也可以說是大派的風範,不是寬容,只是單純的看不起,就像我看你們一樣,五個菜雞,我真看不起你們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……」

看不起就看不起,能不能不要說出來?凌賦感覺,何凡單純是來扎心的,順便炫耀一下自己的實力。

「我這人心直口快,你們加入我門派,我才教你們的,換了陌生人,我什麼也不會說,頂多不屑地掃一眼,因為不值得我浪費精力。」何凡滔滔不絕地道,反正瞎幾把扯,自己都不知道在說什麼。

「我明白了。」凌賦恍然大悟:「不愧是瞄……何凡,你已經領悟到了最終境界,殺心埃」

「你很有悟性哦。」何凡看著凌賦,露出滿意笑容:「一個人的心死了,就徹底廢了,讓道門都變成廢物,那些老傢伙卻無能為力,整個道門都活在我們的陰影之下,感受被我們邪派支配的恐懼,才是最暢快的。」

「想想你們當初受到的屈辱,有沒有過?那些屈辱,是不是令你們憋屈,憤怒?」

「有,確實憋屈憤怒,但也正因如此,我才努力修鍊,超越他,最終弄死了他,這些給了我動力。」郭正說道。

「不錯。」其餘四人點頭。

「這就是那人的逼格不夠。」何凡不屑地道:「真正有逼格,做到殺心的進化者,才是最可怕的,因為直接讓你絕望,讓你感受到,永遠追不上的感覺,就比如,你們這幾個廢材,我馬上要釋靈了,你們永遠追不上的。」

「還有,就算你們釋靈了,也打不過我。」

「……」

我覺得,我們還沒讓敵人絕望,你先讓我們絕望了,你這是在教我們,還是在打擊我們?

「這逼格,就算風範,都是大派弟子,理應高高在上,有自己的高傲,俯視那些弱雞,而不是耗費時間弄死他們。」何凡說道:「就像我,我從來不想著和你們競爭,因為你們不配。」

又扎心了哥!

「這是我為什麼這麼強的秘密之一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是嗎?」五人有些不信。

「進化之道,你們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,返祖進化者,都是在不斷模仿先祖,模仿那些神話存在,那麼,你們為什麼不模仿一下我?」何凡反問道:「模仿別的進化者,就不能進化了?」

「可是,物種不同。」五人茫然地道。

「物種不同?這只是限制你們的枷鎖1何凡冷笑道:「還有跨越物種的念愛,許仙還能R蛇,對了,你們聽過許仙的故事么?」

「我是青蛇進化者。」青露幽幽道,那麼美好的故事,你為什麼要說的這麼齷蹉?

「知道就好,白蛇還能修鍊佛法,憑啥你們要被物種進化限制?人都能進化成畜生,為什麼就不能模仿其餘物種進化者?咳,這句話雖然不好聽,但是事實。」

何凡沉聲道:「而且,你們模仿先祖,又有幾人堪比先祖?請把你們腦子轉動起來,告訴我,你們腦子裡面不是漿糊。」

這話聽著,確實不好聽,但也有幾分道理,為什麼就不能模仿其餘進化者進化?也許,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「再者,模仿的是行事,是氣質,進化方法,又不是物種基因,更不是進化法,又有何不可?」何凡淡淡道:「再怎麼進化,你的心,你還真能變成先祖?別天真了,先祖是神,你們只是渣。」

嗯,繼續扎心。

「先祖有自己的道,有自己的風格,你們就真想按部就班,不想有自己的風格?那樣,你們只會一輩子活在先祖的陰影下,他們永遠是神,而你們永遠,只是普通進化者1

「你這話,有些大逆不道。」凌賦深吸了一口氣,說道:「不過,卻也有不少道理。」

太上只有一個,佛祖只有一尊,媧祖只是唯一。

縱觀東方多少年,未曾出現一個能取代他們的。

「還有,單純模仿先祖的事,若我沒記錯,自古邪不勝正,你們還爭個屁,直接投降算了,天魔最後結果如何?好像被道佛打的跟狗一樣,你是不是也去被揍的跟狗一樣?」

何凡冷笑地看著凌賦,很抱歉,又拿你們做實驗了,我就想知道,是不是必須模仿先祖才能進步,我何凡今生只做何凡,將來開宗立派,需要積累經驗。

別問我為什麼,九年義務教我的,要堅定無神論,若有神,那自己當這個神!

「我們當然是洗刷恥辱1凌賦沉聲道,惡狠狠地道:「我們要為先祖報仇,弄死佛道。」

「認清現實吧,沒有我,你們能打贏那五個道士?」何凡嗤笑道:「你祖宗都辦不到的事情,你憑什麼能辦到?」

「好了,今天就說這麼多,這是我的感悟,全部傳給你們了,你們愛聽不聽。」何凡做下總結,希望真能擊潰他們的內心,按照自己說的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