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神話禁區>第兩百四十五章:打架靠咬么?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兩百四十五章:打架靠咬么?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

「對了,裡面還有書,這幾天都整忘了。.」

何凡一拍額頭,想到紫金缽盂內裝的一本本書。

找了個隱蔽的地方坐下,何凡將書籍取出來,還有一塊玉佩,一輪純正金陽扔進去,蓋上鍋蓋,將兩頭凶獸一起烤了。

「這些書……太上忘情篇?觀自在心經?涅寂滅之法,此法必須慎用?龍王經……」

何凡翻著一本本書籍,一時有些發愣,這些都是正版,佛道都有,佛門之法,比他用真佛舍利,找濟玄換的還多,龍王經是師夢桐修鍊的進化法。

「涅寂滅之法,又是什麼?」何凡心中迷惑,翻看涅盤寂滅之法,沒翻幾頁,一封信件從中掉落出來:「嗯?」

拆開信件,上面的內容映入雙眸,字跡蒼勁有力,絲毫看不出是一位女子所寫:「何凡,這些是給你的回報,既然你執意要不顧生死,身兼佛道邪,勸不動你,只能送你一些佛道典籍,希望對你有幫助。」

「涅寂滅之法,乃是佛門佛陀所創,若你有朝一日,佛道邪三派衝突,運行此法,陷入涅寂滅之境,捨去進化之力,化身活死人,可保下一命,至於能否成功醒來,我不敢保證,佛門百位佛者,蘇醒不過幾人。」

「若真有涅寂滅那一天,到時捏碎玉佩,我自會來救你,護你至醒來。」

「此次來東海的只有玄脈道子,玄天道,這位道子,自幼避世修鍊,未經紅塵,所行只為求證自己修行的道,以及自古道邪之爭,進化等級已至釋靈三級頂峰,隨時可能進入釋靈四級。」

「玄天道早已看破生死,你就算能超越他,也無法逼迫他交出,他隨時可以毀了三昧真火,若想得三昧真火,助他求證太上之道,有很大可能得到三昧真火。」

「邪派同有三脈,分為妖魔人,邪派明面上只有妖脈一位邪子,暗中還藏著魔脈和人脈,魔脈和人脈已經數百年未見兩脈邪子,但兩脈實力不弱,你依舊要小心,邪派邪子實力不比玄天道差。」

「邪子對於武技方面,有很強的天賦,曾自己改善邪派武技,為人自負,心狠手辣,野心十足,欲要徹底掌控邪派妖魔人三脈。」

「這些典籍,進化法,不可泄露,否則佛道追究,誰也保不了你,我欠你的,也還了。這次讓你去東海,是天雲市集體商議的結果,你在東海低調點,別又被集體趕走了。」

「對了,還有一事,你當初給的畫像,那人消失了,此事被禁止調查,我猜測,之前天雲市一戰,毀滅天雲不是真正目的,只是我也不是統領了,不再關注,你若遇到,小心一些。」

「我記住了,我何凡如此低調,如此善良的人,居然集體趕走我,等我試驗成功,我就改變世界,讓你們感受廚神的道,至於消失的人?關我屁事,天雲市的水再深,也與我無關。」何凡冷哼一聲,撕碎了信件,翻看進化法。

「觀自在心經,大自在天魔。」

何凡翻看內容,陷入沉思,一者渡一切苦厄,斷絕七情六慾,一者大自在,卻是掌控七情六慾,追求真我自在,干一些邪惡的事情。

「道邪融合,兩者極端交匯,純正金陽融合邪派陰毒,衍生出邪毒,就像極陰生陽,極陽生陰。」

「大自在天魔心經,武技以七情六慾為燃料,增強武技,影響心神,甚至傳染,自己若是能夠佛魔相合,再與道邪匯流,做到佛魔道邪,四大合流,邪毒若能吸收七情六慾而成長,自己的邪毒應該能傳染?」

「如果邪毒真能傳染,那完全可以以邪毒操控食材,讓食材自己走上門,趴好讓我吃了。」何凡想著想著,內心很激動。

自己若能成功,必須要感謝下師夢桐送來的觀自在心經,可緊接著他就鬱悶了,觀自在心經,他還能練,可大自在天魔心經,完全練不了。

「是時候忽悠凌賦了,他是進化學家的兒子,了解的比我多,我的計劃必須早些開始。」

何凡面色思索,自己練不了,有人可以就行了:「前世都說愛運動的豬才好吃,我是不是該創一門武技,食材熟了還能跑的?」

「就這麼干,凌賦身為邪派天魔進化者,天生適合做廚子,只要給他一個想法,短時間殺不死敵人,卻能熟透的武技,順便看看他對七情六慾這些的掌控,有沒有什麼了解。」

愛運動的豬才好吃,那菜運動一下,應該也更好吃。

「礙…」

一聲慘叫突然傳出來,打斷了何凡的思考,眉頭一皺:「嗯?哪來的聲音?」

疑惑間,紫金鍋的鍋蓋衝起,全身冒火的狻猊沖了出來,在地面翻滾,痛苦嘶吼著。

「難道,我誤打誤撞,已經即將練成想要的武技,渾身烤熟,卻依舊不死?」何凡激動地看著狻猊,喃喃道:「掙扎的久一點,血液流動,基因跳動,肉質……」

「救命,救命礙…二弟,三弟,快來救我1

狻猊驚恐地看了眼何凡,這絕對是邪派一位大魔頭,要吃我就算了,還想將我烤熟,最可怕的是,烤熟還不帶死的。

何凡微微一呆,迷惑地道:「返祖級凶獸能口吐人言?沒聽說過埃」

「我特么是釋靈進化者1狻猊痛苦低吼,返祖你大爺的凶獸,你是不是傻,進化者和凶獸都分不清了?

何凡:「……」

要不,自己就當他是頭凶獸,直接吃了算了?

想想畢竟是人進化的,何凡收了火焰,看著有些焦黑的狻獅,目光有些迷惑:「進化者進化成畜生后,就真的跟畜生一樣,打架靠咬么?」

狻猊:「……」

等我傷好了,我弄不死你!

察覺到狻猊的殺意,何凡用力掰開狻猊的巨口,塞了一輪黑陽進去,微笑道:「有毒哦。」

「你究竟是誰?究竟想怎麼樣?」狻猊惡狠狠地看著他,殺意也收斂了。

「我就是未來廚神,何凡,一位偉大的廚子。」何凡傲然道,頓了頓,又道:「即將開宗立派的廚子。」

「開宗立派?」狻猊瞳孔一縮,能開宗立派的,至少是釋靈三級,他全盛時期,也不過是釋靈三級,現在又被塞了個黑陽進體內,恢復了也干不過此人。

只是,這人的氣息,不像是釋靈,狻猊目光閃爍:「你看起來,只是涅。」

「所以我說自己是未來廚神,我要是天人了,就是神了。」何凡撇嘴道:「你還沒回答我,你們這些釋靈,是不是打架都靠咬?」

「我進化之力耗盡了。」狻猊憋屈地道,否則,我會被你抓來,還差點燉了?我以後再也不模仿先祖,單殺凶獸了,還是叫上兩位兄弟一起上更安全。

「原來如此,我還奇怪,純血霸主和一頭返祖級打架,會打成這逼樣,一點霸主的氣勢都沒有。」何凡恍然,隨後鄙視地看著他,原來是個冒牌貨。

「凶獸本就強大,我能單殺返祖第一變中期的,已經很強了。」狻猊心中更憋屈了,居然被一位涅看不起了,而且這涅還是個廚子!

「我能單殺你。」何凡面無表情地道,全盛時期肯定干不過,但現在,換個涅九級來,都能弄死他。

「……趁人之危,算什麼本事1

「我邪派的。」

狻猊:「……好本事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