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神話禁區>第兩百五十一章:我是廚道安插在三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兩百五十一章:我是廚道安插在三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

這一夜,何凡不斷救人,聯盟這邊也救了,但卻沒有急著收服。

現在,只有聯盟六人,佛『門』四人,道『門』五人還在外面,其餘的參賽者,都在邪派的落腳地。

「『門』主,我們現在該做什麼?」一群人聚集在山『洞』內,不解地看向何凡。

「等佛道,聯盟。」何凡淡漠道。

「等他們?」凌賦等邪派五人面『色』微變,凌賦出聲道:「『門』主,聯盟的人沒事,佛道兩『門』,絕對不會與我們邪派在一起。」

「會的。」何凡自信地道,吩咐道:「你們現在,先休息,準備往深處走。」

「往深處?」十人面面相覷,有些憂慮地道:「『門』主,深處可是有返祖凶獸,釋靈進化者,『門』主雖然已經成就釋靈,但在裡面行動,怕也會很艱難。」

「又忘記『門』規了?」何凡目光冷漠:「我的話,照做便是1

「是,『門』主。」一群人不敢再多說,只能應聲。

何凡看著他們,又擔心他們不敢去,給他們點信心:「放心吧,本『門』主在深處有安排。」

在深處有安排?這絕對有黑幕,深處都安排好了,邪派的,你們是不是太無恥了?幾人看向邪派的凌賦幾人,你們真不要臉。

凌賦幾人也很無奈,我們也不知道啊,到了現在,我們也是懵『逼』的,搞不懂何凡要幹什麼了,他的目標,好像不止比賽第一。

第二天一早,一群人向著深處走去,這是何凡給的路線,何凡沒有跟來,他還要處理佛道和聯盟。

「凌賦,你說,何凡會不會有問題?」章龍皺眉道。

「何凡是邪派無疑,那道邪之法改造之時,我父親也有參與,我也懂。」凌賦說道,雖然有所差異,但確實是邪派那本無疑,他能認出來。

而邪派的道邪之法,那位只傳給自己幾位弟子,除此外,任何人都不能學,所以凌賦很肯定,何凡就是邪派的。

「我們要的只是他一句話,只要那時提一下我們就行了,現在,好好配合吧。」青『露』說道。

「嗯。」章龍等人點點頭,不再多說。

「『門』主,我們即將對佛『門』下手,你快過來。」身邊一塊『玉』佩亮起,瑞元猊的聲音傳了出來,這是他們給的,說來,自己這個『門』派之主,比任何人都窮,有點說不過去。

「嗯,本『門』主馬上到。」何凡御空而去,渾身道邪之力翻騰,快速前往。

佛『門』這邊,四位和尚正在被一位『蒙』面釋靈碾壓,他們雖然實力不錯,但卻遠遠不是釋靈的對手,連對方的最強形態都『逼』不出來。

何凡看了一眼,直接加入戰場,很忙的,待會還要去道『門』再秀一『波』。

「觀自在菩薩,行深般若『波』羅蜜多時,照見五蘊皆空,度一切苦厄……」

「佛『門』前輩?」佛音傳來,四位和尚面『色』一喜,連忙抬頭,卻是面『色』錯愕:「何凡?」

一身佛光,金身璀璨,一股浩大氣息瀰漫,何凡雙手結印,佛力匯聚,化作一道金『色』掌力,直『逼』『蒙』面釋靈:「普渡慈航1

同樣的一招,在何凡手中,卻是更強的威能,讓四位和尚看的心神大震。

一掌落下,『蒙』面釋靈直接吐血倒飛出去,看了何凡一眼,匆匆奔走,何凡沒有去追,轉身看向四位和尚:「四位無事吧?」

「何凡,你這是怎麼回事?」四位和尚很『迷』茫,你不是邪派的么?怎麼還會佛『門』的?

「其實,我是佛『門』安『插』在邪派的底。」何凡沉聲道:「如若不然,我早就殺了你們,不是只搶一些東西了。」

「底?」四位何凡錯愕。

「沒錯,這個身份十分隱蔽,你們切記不可暴『露』,而我,需要這次東海市第一,以此加重自身的地位,讓邪派重視我,方能進入邪派高層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原來如此。」四位和尚恍然,旋即道:「阿彌陀佛,多謝相救,不知師兄法號?」

「未曾賜予,因為佛『門』不想讓我沾染太多佛『門』氣息,以防被發現。」何凡神『色』有些黯然地道:「我只有完成佛『門』『交』予的重任,才能重歸佛『門』。」

「師兄,我們定會助你回佛『門』。」四位和尚連忙說道。

「多謝四位師弟了,我正在組建『門』派,以此加強自身威勢,讓邪派幾人敬服我,之後的事更好辦,希望四位師兄也能加入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加入?」四位和尚對視一眼,有些猶豫。

「四位師弟,我此舉就是想讓你們多了解邪派,希望你們能配合,最好一舉問出邪派那些不傳之法,讓我佛『門』對邪派有更多了解。」何凡再次道。

「師兄真是煞費苦心,我們明白了。」和尚們恍然,緊接著道:「師兄,你佛『門』之法,與邪派之法,不衝突么?」

「暫時還能壓制,我會在衝突爆發之前,完成任務。」何凡說道,頓了頓,又道:「如果四位師弟,能盡心輔助我,讓我對邪派不傳之秘有更多了解,也許會能堅持更久。」

「師兄放心,我們絕對全力輔助。」四人心頭一凜,連忙保證。

「好,最近不太平,我再去看看道『門』,這是我暫時組織的『門』派信物,你們按照這個路線前去,我在深處有安排。」何凡取出四張木牌和準備好的地圖『交』給他們。

「辛苦師兄了。」四位和尚接過木牌,正要離開,忽然問道:「敢問師兄,修持的進化法,可是觀自在心經,和金剛不壞神功?」

「正是,我身份特殊,希望你們不要暴『露』出去,同佛『門』也不要說。」何凡點頭。

「師弟明白,告辭。」四位和尚行了一個佛禮,起身離開。

何凡再次前往道『門』,道『門』這邊同樣被『蒙』面釋靈虐了。

同樣出手,不過,這次是純正的純陽劍氣,打傷釋靈,救下道『門』五人。

「我是道『門』安『插』在邪派的底。」

道『門』五人:「……」

你搶了我們兩次,結果你告訴我們,你是我道『門』派出去的底?

忽悠了道『門』的,又去忽悠了聯盟的人,聯盟的人不用裝底,直接帶他們前往就行了,保護他們,畢竟這裡很危險。

「其實,我是廚道安『插』在三派的底1何凡心中加了一句,至於暴『露』,那是以後的事情了,而且,就算佛道邪圍殺,到時可以換身體,兩千米內,他可以瞬間換身體,只要到時將一具身體藏匿起來,不超過兩千米,換身體跑路便是。

比前世傳說中的元嬰還給力,不用奪舍別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