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神話禁區>第兩百六十六章:你已經到了最高境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兩百六十六章:你已經到了最高境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歷史穿越

打發了孫元,何凡才看向佛道邪:「在本門,不論是佛道邪,都要團結一致,你們三派,好好交流一下,去吧。X23US.COM」

說完,對著三派人員眨眨眼。

凌賦一臉了解的表情,佛道微不可察點了點頭,表示會配合。

三派人員離開搜尋,何凡暗中跟著,以免他們打起來。

「大家還是分開走吧。」三派人員走了沒多久,凌賦出聲道,他沒事,但章龍他們不太了解狀況,氣氛很壓抑,隨時可能打起來。

「阿彌陀佛,分開走。」

「無量天尊,道門走這邊。」

三派分了三個方向離開,凌賦獨自離開,脫離邪派五人組,取出聯絡器聯繫何凡:「門主,我們分開了,現在怎麼辦?」

「你先不要急,我跟著呢,我會讓一個佛門之人配合你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門主,佛門之人真會配合我?」凌賦還有些不信。

「會的,本門主掌控著他的生命,只是讓他配合一下,又不是要佛門不傳之秘,他會答應。」何凡自信地道。

「那我等門主的消息了。」凌賦道。

何凡又取出玉佩聯繫佛門和尚,讓他們分出一個,前去以身入魔。

沒多久,凌賦接到消息,快速穿梭而去,找到那位和尚:「你的命在我們邪派手中,接下來,希望你不要反抗,否則,你隨時會死。」

「阿彌陀佛,來吧,邪魔1和尚面容莊重,肅然道:「就讓貧僧看看,你有什麼手段。」

看著盤坐的佛者,凌賦冷笑一聲,雙掌抵在和尚背後,天魔之法運轉,這段時間,他一直在思考如何修改,已經有些眉目了,畢竟一開始讓他改,他一時也不知道怎麼改。

天魔之法強行運轉,和尚以身入魔,沒有反抗,但體內劇痛傳來,一口血水噴洒而出,冷聲道:「邪魔,你的手段不過如此。」

「這才剛開始。」凌賦淡淡地道,我一定能改出人形修鍊的天魔之法,還有,改出任何物種都適合的,那樣我就能掌控更多的進化者,安插更多的眼線,擁有更多的力量。

「我也要研究佛道相合了。」何凡回憶著古書內容,上面是一片佛道進化法,突然感覺,自己的兩個身體不夠用,若是再來一個就好了。

「而且,左右互搏也要加強,自己同時操控兩具身體,施展四招的話,有些困難,還需要磨鍊。」

何凡心中道,一個人抵兩個,兩個人就該抵四個,可是他只是多了一具身體,不是多了一個靈魂,操控兩具身體作戰,已經是一心二用了。

「看來,還是要研究下正版的太上忘情,現在先參悟佛道相合。」何凡腦海中浮現佛道之法。

「這佛道之法,修鍊起來略微有些不適,還要在軀殼裡改改。」何凡參悟片刻,有了一些了解。

佛道相合之法,畢竟與猿類進化者有關,雖然猿類和人類很相似,但還是有一些差異,好在差異不大,改改能用,算是妖脈的佛道進化法?

只可惜,這佛道相合,道邪相合,完全找不出共通之處,無法做到佛道邪三派相合,他的道邪相合,是邪派人脈進化法。

「這麼一算,我佛道妖魔人,缺的就剩下魔了。」何凡嘀咕著,等天魔之法,讓凌賦改出來吧。

全部融合太困難,他也不著急,反正能換身體,還有隱匿之法,佛道的打不過就換道邪的,以後多了,就換道魔,佛魔什麼的,早晚有一天,自己能融合所有。

至於衝突死掉,沒事,死掉一具軀體,多吃點補回來,再繼續。

何凡參悟片刻,凌賦那邊,以身入魔的和尚都快被完成重創了,何凡趕緊給他換一個,別玩死了,就四個和尚,你整死了,接下來幾天就沒了。

「還有其餘進化者,不能死盯著佛道,他們也有進化法衝突。」何凡看了一眼情況,想著門派其餘人,繼續參悟。

凌賦一邊修改自己的天魔之法,一邊利用天魔之音,擾亂和尚內心:「大師,不如離開佛門,重歸紅塵,權力,美色,皆能滿足大師。」

「阿彌陀佛。」和尚宣了一聲佛號,面色疾苦,雙目緊閉:「邪魔,貧僧不做反抗,撤去幻境吧。」

「大師真乃在世佛陀。」

和尚心底,響起一道幽幽魔音:「既然此心向佛,那大師必定是真佛,何不做那萬佛之主,一統佛門?」

凌賦幻境未消,只是改成新的幻境,和尚盤坐,萬佛朝拜的幻境。

他還記得何凡說的話,做心中的先祖,那就讓這和尚做佛陀去吧,雖然不知道他心中佛陀何樣,但想來,應該和他想的天魔差不多。

要做就做最強的,萬佛朝拜,之後再崩塌,和尚的佛法被質疑,佛道崩塌,和尚堅定內心,再去成佛一次,重整佛道。

在施展幻境,誘惑和尚的時候,凌賦的內心,好像也有所觸動,邪派魔脈,人脈,數百年未曾出現邪子了,為什麼,只因為這兩脈沒落了,只能圍著妖脈打轉。

若是可以,凌賦也想成為魔脈邪子,也想成為邪派之主,一統邪派,他以前沒有野心,是因為自己知道,自己沒那能耐去爭。

可隨著天魔之法的改造,他的內心,野心開始滋生,開始魔化,天魔進化法,影響最大的,還是他這位進化者。

何凡的話,也在不斷影響他,返祖,模仿先祖,達到先祖的高度有用么,還是被佛道打成狗,為什麼不像何凡說的一樣,去做一次心中天魔進化?

「凌賦狀態有些不對勁。」一邊修改進化法,一邊關注這邊,何凡眉頭一皺,察覺到凌賦此刻氣息極為不穩定,在劇烈波動。

噗嗤

一口血水噴出,和尚面色慘白,眼中閃過一抹戾色,發出一聲怒喝:「邪魔,夠了。」

凌賦面色一變,猛然驚醒,面色陰冷地看了眼和尚,冷聲道:「你走吧。」

和尚離開,何凡走了出去,看著凌賦:「你剛才怎麼了,好像很不對勁。」

你不會還沒忽悠好和尚,先把自己忽悠了吧?

「蠱惑一位佛者,難度有些大,以至於天魔進化法,對我影響了,我突然有興趣,研究你說的,做心中的天魔了。」凌賦說道。

何凡獃滯,你還真是先把自己忽悠了,不過,這樣更好:「我就說,你很有悟性,我非常看好你。」

你已經到了最高境界,不管別人信不信,自己先信了的地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