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都市言情>神話禁區>第兩百七十一章:你們究竟經歷了什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兩百七十一章:你們究竟經歷了什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都市言情

很快,十頭返祖級凶獸送來,都是做熟的,何凡直接開吃。

連續吃了三頭,何凡才踏入釋靈二級,第一變初期的凶獸,增加的更少了,只剩下一半了,中期的只剩下+1。

吃完剩下的凶獸,基因數據到了14.5%,距離釋靈三級還有很遙遠的距離,道子和邪子實力肯定不是一般釋靈能比的,更別說他們是釋靈三級頂峰,現在可能到四了吧?

這有難度啊,必須找更多的返祖級凶獸,釋靈級藥材吃才行。

「好了,你快走吧。」海大人看著何凡,擠出一絲很難看的笑容。

「你就這麼不喜歡我?我可是保證了,每一位參賽者的生命安全,創造了無死亡記錄的狩獵賽1何凡很不滿地道。

「我謝謝你。」海大人扯了扯嘴角,感激你大爺,你為什麼從天雲市跑過來,心裡沒點逼數?

「何凡,走吧。」凌賦拉著何凡離開,現在他只想早日去和邪子混,沒心思在這留著了。

回到邪派宅院,章龍他們還在,於峰幾人也來了,他們都是想跟著邪子混的。

「凌少,何凡,我們現在去找邪子?」章龍問道。

「海大人會為我們安排,聯絡邪子,只是何凡不會跟我們一起,他不想跟隨邪子。」凌賦說道,看著幾人失落的面容,又道:「不過你們放心,我會請一位釋靈級朋友過來,這位朋友是一位殺手。」

「釋靈級殺手?」章龍等人面色一喜,這是個好消息。

何凡不來也好,他們也擔心,何凡亂來,把邪子吃窮了,最後被邪子踢開,他們只是想要一個釋靈級打手。

「我們等海大人消息。」凌賦說道。

「我先走一步。」何凡轉身離開,出了宅院,在街道閑逛,等凌賦聯絡。

沒多久,凌賦聯絡他,去城外密林匯合,何凡換了套衣服,帶上青面狐面具,前去尋找凌賦等人。

「來,我為大家介紹一下,這位是殺手青面狐瞄人縫,人稱瞄大俠,是一位頂級殺手。」凌賦介紹道。

「瞄人縫?大俠?」八位邪派成員一時懵逼,我們是邪派的,還稱大俠?

「諸位好。」何凡運轉進化之力,略微改變聲音,有些陰冷。

「瞄大俠好。」章龍等人連忙問好,不管怎麼說,這位是釋靈級進化者,超級打手,不管叫什麼,是自己人就對了。

「瞄大俠是頂級殺手,不知可否指點幾招?」幾人期待地道。

「再說吧。」何凡擺手道。

「好了,我們商議一下,我們的任務,暗元魔花。」凌賦打斷他們的交談,說出任務。

「暗元魔花,邪子的九幽魔火火種想必已經綻開,現在需要暗元魔花催化,之後就是燃料了么?」章龍等人激動地道。

「對,道門道子也來東海了,自古以來,道邪之爭從未停止,邪子想要催化九幽魔火,是想藉助九幽魔火之能,一舉擊潰道子。」凌賦說道。

「可有暗元魔花線索?」

「有,在血魔山中生長有一株,但有一頭返祖級凶獸守護,應該是第一變中期,以瞄大俠的實力,可以拿下,只是,其餘邪派人員,還有佛道之人,我們很難成功。」凌賦凝重地道。

「九幽魔火催化?暗元魔花?」何凡表示不懂。

「邪子承載的是九幽魔火火種,日夜以邪力澆灌,滋潤火種,而火種綻放,初時弱小,需要更多邪力澆灌,才能成長壯大。」

凌賦解釋道:「而暗元魔花,可以代替邪力,滋潤九幽魔火,讓魔火快速成長。」

「那之後的燃料?」何凡又問道,將來可是要搶九幽魔火的男人,要問清楚點。

「之後的燃料,具體我們也不知道,還是等拿到暗元魔花,邪子會告知我們,讓我們製作燃料。」凌賦說道。

「那我們速度去血魔山,拿到暗元魔花,不能讓其餘邪派搶了先了。」青露開口道。

「大家小心點,佛道必定知道此事,肯定會在血魔山布下陷阱,而且,其餘競爭對手,也不會讓我們好過,都需小心。」凌賦叮囑道。

何凡沒有再開口,問清楚就行了,接下來若是拿到暗元魔花,是給他們呢,還是自己藏著,等搶到九幽魔火后,自己用呢?

血魔山,距離東海市有數十公里,曾是邪派一位大魔頭的據點,只是被佛道滅了,留下一片血海,又被凶獸佔據。

血魔山中的凶獸,都受到血魔留下的血海影響,凶獸更兇殘嗜血,再加上魔氣的影響,所以才會滋長出暗元魔花。

「暗元魔花,從生靈屍體汲取營養,藉助魔氣,生長出來,若是沒有暗元魔花,九幽魔火必須煉化鮮活生靈,才能快速成長。」凌賦低聲說道,為何凡做解釋。

「那邪子去殺凶獸埃」何凡撇嘴道,順便還能練習九幽魔火烤肉技術。

「相對來說,人類,進化者,更適合九幽魔火,滋養更快。」章龍說道:「如果,這暗元魔花無法得到,邪子很可能對進化者下手。」

何凡沒說什麼,邪子心狠手辣,對人類下手也不是不可能,邪派食人者可不少,鬼知道邪子是不是食人者。

「我覺得,待會若是可為,我們就動手,太危險就退走,等著弄燃料好了。」於峰開口道。

「屁話,我們是邪派,豈能退走?不慫1章龍第一個不滿了,想想同為邪派的何凡,釋靈三級都乖乖聽話,自己不是釋靈,涅槃級,怕誰?

很好,你們已經成功走上了歧途,何凡很滿意,待會打不過,有你們斷後了。

「何凡說的對,邪派就要有邪派的風範。」凌賦贊同地道。

「何凡?他說什麼了?」於峰幾人懵逼,你們比賽那段時間,經歷了什麼?

「那好吧,我還有些毒藥……」

「下毒這種低劣勾當,怎麼能幹?有辱身份1章龍再次道。

「凌少身份尊貴,我們不說什麼,章龍你怎麼也這樣?」於峰幾人很迷。

「因為我是邪派的,三大派之一,大派就要有大派的作風和逼格。」章龍傲然道。

於峰:「……」

你們究竟經歷了什麼,為什麼感覺出來就跟換個人一樣,難道你們被佛道度化了,變的這麼正派?打不過不跑,還不下毒,那不是作死么?

「放心吧,有瞄人縫在,他能看穿對手弱點,若是知道弱點還打不過,下毒能成功?」凌賦看了眼何凡,信心十足。

「瞄人縫還有這本事?」幾人震驚地道,有些不相信。

「嗯,你的弱點在腹部,你的在後背,你的在手腕……」

「別說了,我們信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