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神話禁區>第兩百七十三章:這麼認真幹啥?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兩百七十三章:這麼認真幹啥?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歷史穿越

「這禿驢好高的佛法,我承受不了1

「這臭道士道行高深,只是看了我一眼,我就承受不住,不行,我快吐血了。」

和尚和道士都有些茫然,這些邪派進化者在搞什麼?我們明明就沒打到你,怎麼可能對你們造成傷害?

還看一眼就承受不住,我特么要是有這麼厲害,還來這裡和你們打,早就回去當長老什麼的了。

「不愧是得道高僧1

何凡一掌打出,與一位和尚碰撞,嘴角溢出一絲鮮血,倒飛出去,恰好落在凌賦等人身邊,驚嘆道:「佛門高僧,我瞄人縫敗得心服口服,待我潛修三百載,再約一架1

凌賦嘴角抽了抽,你厲害,你裝的真像,要不是我知道你是誰,我差點就信了。

青露等人齊翻白眼,一個釋靈級殺手,還用這樣么?

「你們是真要逼我們動手?」邪派眾人怒了。

「你們剛才都說了,我們沒資格參與,我們也用事實證明給你們看,我們確實沒資格,打不過。」凌賦淡淡地道。

這才半月不見,你們就集體無恥到這個程度了?

「我收回剛才說的話。」邪派這位進化者服了。

「嗯,好,你們慢慢打,我們為你壓陣。」凌賦說道。

「你們……」

「你再敢說什麼,信不信老子馬上幫佛道打你們?」凌賦怒聲道。

邪派進化者們:「……」

你厲害,你厲害,你是去參加不要臉比賽去了么?你這擺明了,要漁翁得利唄?

「剛才這口血白吐了。」何凡撇嘴,找了個地方坐下來,感應之力時刻開著。

「我們就這麼看著?」於峰等人獃滯,迷茫地看著凌賦:「凌少,我們不應該先對付佛道,再與陸昊他們爭么?」

「我是進化學家的兒子,高高在上的天魔,怎麼能和這群傢伙打?你說是吧,章龍,青露。」凌賦面上浮現一抹傲色。

「不錯,我們是天才,我們看不起他們。」章龍重重點頭。

「……」

究竟哪來的自信,讓你們看不起他們的?於峰都懷疑,凌賦他們腦子是不是壞掉了,狩獵比賽中,究竟發生了什麼?

「三百米外,有兩頭巔峰期凶獸在接近。」何凡幽幽道:「反正閑著也是閑著,烤了吧。」

「好,我烤黑蛇都烤出經驗了,交給我了。」青露說道。

「那我們去殺凶獸。」章龍帶著李豐和郭正,去處理掉凶獸。

「凌少,我能問一句,比賽中發生了什麼,你們看起來變化很大。」於峰忍不住問道。

「拿到暗元魔花再和你們說,我們先烤凶獸。」凌賦淡笑道:「我終於找到自己的路,我要多多鑽研進化學家之道,成就我的天魔進化。」

凌賦打算,以後多研究天魔武技,多在進化學家兒子身份上鑽研,這是他的優勢,以前只是覺得身份上的優勢,沒感覺多大幫助,但遇上何凡,聽他說改造天魔進化法,才發現,這個身份有多重要。

一旦改造完成,什麼跟著邪子混,邪子跟著他混都有可能!

也許,數百年沒落的魔脈,將會出現一位新的邪子,每每想到這裡,凌賦內心就灰常激動。

於峰三人:「……」

一群人看了眼打的激烈的戰鬥,拉開距離,凌賦取出幾壇酒,讓人砍了幾棵血樹,燃起火堆。

青露他們很快回來,麻溜地處理凶獸,將肉切好,串在劍上烤。

「來,一人來一杯,半個月沒沾酒了,真是想念埃」凌賦感慨地道。

「你說何凡那麼能吃,為什麼不喝酒?在道士手中搶的那幾壇酒,也不見他喝,反而做菜的時候倒進去了,做什麼美酒燉肉。」青露說道。

「可能是看不上吧。」章龍嘆道:「有時候,一人獨行,喝酒走天涯,也不失為一種逍遙生活,說起來,我還真有些羨慕他,說走就走,邪派也不用回。」

「與其羨慕他,不如想想自己進化之路,我覺得何凡說的,真有幾分道理,可以試試。」凌賦說道。

「來,干一杯,肉切薄一點,烤的快,別等他們打完了,還沒烤好。」

「放心,我切的很薄,當初何凡有教我,對了,再灑一下調料。」

「你們夠了1正在交戰的邪派成員,看了他們一眼,差點吐血。

我們在這拼死拼活,你們在那邊喝酒擼串?有沒有點心?

「對,忘了給你們喊加油了,不好意思。」凌賦一拍額頭,飲下一杯酒,道:「邪派師弟們加油,加油。」

「加油,好好打,別丟了邪派的臉。」章龍揮了揮手道。

邪派眾人:「……」

這打不下去了,誰來告訴我,這還怎麼打!

佛道進化者,同樣表示看不懂,邪派之內,同門不和是很正常的事情,坑同門師兄弟,也不在少數,但像今天這樣,著實是第一次。

你們要來爭奪暗元魔花,不知道趁機溜進去搶奪,也不知道聯合這些邪派對我們下手,反而在一旁架起火堆烤肉,喝著酒,看我們打生打死?

這是在看比賽么?要不,再給你們來點花生米?

「凌賦,你們就算再無恥,涅槃與釋靈的差距,你無法估量1一位邪派進化者冷聲道:「等陸昊大人解決了他們,你們也別想逃1

「他先解決麻煩再說。」凌賦不屑地道,我身邊還有個何凡,陸昊也就剛成釋靈不久,何凡雖然也是剛突破不久,但他能和釋靈三級一爭高下。

解決了返祖凶獸的陸昊四人,實力也消耗的差不多了,何凡絕對能吊打全場,若不是不想暴露身份,擔心出現意外,現在就能搶了暗元魔花。

「要不,都別打了,我們這些涅槃,打來打去,最後還不是釋靈決定結果?」章龍說道:「還不如一起來吃個烤肉。」

佛道邪:「……」

你說的很有道理,但是,我們若不打,下場會很慘的。

「喝酒,管他們幹什麼,他們愛咋打咋打,死多少都不關我們事,看在同門的份上,幫忙收屍就成。」郭正說道。

「有理,干。」

「……」

有些受不了了,好想將這十個傢伙弄死,怎麼辦?

佛道邪都有種不能忍的感覺,但是,又怕這十個傢伙,真出手幫對方。

「要不,你們也做做樣子就算了,打那麼認真有什麼好處,丟了自己性命,我們這群人中,又沒有什麼食人者,佛道也是,這麼認真幹啥?」青露說道。

要不,我們也應付應付?

「妖孽,好身法,竟能躲開貧僧一擊。」

「禿驢,佛法挺精深的啊,竟能化解我這一招。」

「……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