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神話禁區>第兩百七十四章:這不是我們邪派的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兩百七十四章:這不是我們邪派的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歷史穿越

何凡十人一邊擼串,一邊看戲,一點也不急,感應之力時刻籠罩,觀察陸昊那邊的結果。.。

陸昊那邊,四位釋靈釋放最強狀態圍攻一頭返祖級凶獸,打的很『激』烈,道邪之力,魔氣滔天,在這一刻,佛道邪聯手了,先解決凶獸,再分高下。

佛道都是人形進化,陸昊有些像牛頭人,面如牛首,背生雙翅,若何凡沒記錯,前世蚩尤就是如此形象,另一位邪派的是一條魔龍。

「嗯?」何凡眉頭一皺,感應之中,有一位進化者正在接近『洞』口,是邪派的。

「瞄大俠,怎麼了?」一群人看向何凡,怎麼突然不喝酒了?

「有人接近山『洞』,邪派之人。」何凡淡漠道。

此地距離山『洞』有數百米距離,雙方戰鬥,全都與山『洞』拉開,釋靈分身乏術,涅槃進化者在戰鬥,若有人趁機偷入進去,若無何凡的感應能力,還真有可能讓他成功了。

「那現在怎麼辦?」凌賦皺眉道。

「不知道這邪派的是打的什麼主意,是不是陸昊他們的人?」青『露』憂慮地道:「若是另一支小隊,那我們就麻煩了。」

「應該是陸昊他們的人,附近沒有其餘隊伍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瞄大俠的感應能力真強,不愧是釋靈進化者。」青『露』忽然說道。

何凡瞥了青『露』一眼,你再這麼聰明下去,絕對會平的!

「那我們就等著吧,只要不毀掉暗元魔『花』便可。」凌賦笑道:「再多的布置,還不是便宜了我們這個漁翁?」

「對,繼續喝酒。」一群人邪派的人又開始喝酒擼串,不管『摸』進去的進化者了。

只要是邪派的,就不會毀掉暗元魔『花』,除非是佛道派來的底。

凶獸嘶吼,進化之力的氣『浪』在翻滾,空中的『交』戰異常『激』烈,四位釋靈都受了些傷,返祖級的凶獸,雖然也受傷了,卻只是破了點表皮。

邪派的摧心化骨,比起邪毒的腐蝕,兇殘程度上差了幾個台階,何凡都要好幾刀才能腐蝕凶獸,更別說正版的邪派武技了。

戰鬥持續,喝酒吃『肉』依舊在繼續,何凡克制自己,沒有吃的太兇殘,也吃的比較少,否則只是飯量和吃相,都能認出他來。

「沒『肉』了。」兩個小時后,凌賦打了個飽嗝,說道:「酒也沒了。」

「那不吃了,看戲吧。」章龍等人喝完最後一口酒,目光看向涅槃戰場,依舊在那應付,你一招打不到我,我一招也傷不了你,打了兩個小時,佛道邪硬是沒死一個人。

又過了兩個小時,半日時間也差不多了,釋靈那邊的戰鬥也到了尾聲,返祖級凶獸,終於倒下了,四位釋靈也虛弱的不行,身受重傷。

「現在,該我們了。」一位道士冷笑道。

「蠢貨,暗元魔『花』,我已得手1陸昊傲然笑道。

「什麼?」佛道兩位釋靈面『色』一變,同時看向『洞』口。

一道黑氣閃耀,一名進化者飛速出來,將一朵黑『色』『花』朵『交』給陸昊,神態恭敬:「屬下沒有讓大人失望,恭喜大人。」

「你做的很好。」陸昊將暗元魔『花』收入空間包,譏諷地看著佛道兩位釋靈:「你們比我好不到哪去,現在暗元魔『花』已落我手,識相的,趕緊離開1

「暗元魔『花』,今日必毀1釋靈道士面容沉重,周身劍光環繞:「道『門』之人,你們還沒解決邪孽?」

「邪派的,還沒將佛道殺乾淨?」陸昊也看向自己邪派的人。

這不看還好,一看四位釋靈都懵了,你們這戰鬥打了這麼久,一點傷都沒有?我是該誇你們無能呢,還是該誇你們優秀?

涅槃進化者們也懵,我們等你們的勝利,來決定最後結果,現在,你看我們是幾個意思?

「你們……」陸昊面『色』冷了下來,太讓我失望了,老子這個釋靈在這拼死拼活,你們幾個涅槃,在這偷懶耍滑?

「咳,陸昊,容我說句話,將暗元魔『花』給我,你可以活著離開。」凌賦等人緩步走過去。

「凌賦,你是覺得我受傷了,就殺不了你了?」陸昊面『色』越發『陰』沉,我現在雖然有傷在身,但還真不怕你這個涅槃九級的。

「現在是我殺不殺你的問題。」凌賦淡漠道。

「殺我?」陸昊嗤笑一聲,寒聲道:「先殺了凌賦等人,今天我就讓你認清,涅槃和釋靈的差距,是不可逾越的1

話音一落,道邪之氣匯聚,陸昊身形一閃,厲掌魔氣凝聚,直『逼』凌賦面『門』:「滅道。」

「那我也讓你認清,你與我的差距,有多大。」凌賦冷哼一聲,身形一閃,『露』出身後的何凡。

何凡同樣抬掌,卻只是邪派武技:「摧心,化骨1

噗嗤

雙掌碰撞,一口血水噴洒,陸昊以更快的速度飛了出去,何凡紋絲不動,目光淡漠地掃視全場,緩緩升空:「暗元魔『花』,你們說歸誰?」

何凡語氣冷漠,邪氣滔天。

「凌賦,你好卑鄙,居然還隱藏一位釋靈1魔龍嘶吼,佛道面『色』也變了,這尼瑪,不按常理來啊,居然還藏著一位釋靈不出手。

「邪派,就要有邪派的行事風格和風範。」凌賦譏諷地道:「卑鄙?這不是我們邪派的座右銘么?」

「凌少,你將何凡的話,聽進去了?還有,他不是說,不服就干,不用暗中觀察偷襲什麼的么?」章龍一時有些懵。

「我沒有偷襲啊,我們是天才,剛才不動手,絕對不是什麼漁翁得利,是我懶得對他們動手,現在為了暗元魔『花』,不想隱藏了。」凌賦正『色』道,在何凡面前,絕對不能說他的話,多半都不能信。

噗嗤

剛爬起來的陸昊又噴血了:「凌賦,很好,這次被你算計了,但是,你覺得,一位釋靈,能帶走暗元魔『花』?」

「誰告訴你,我是釋靈一級?」何凡幽幽開口,磅邪氣浩『盪』,整片天都黑了,一股壓抑氣息席捲全場:「將值錢的東西『交』出來,我可饒你們不死1

「釋靈三級?」

這股威勢,絕對達到了釋靈三級,而且不是一般釋靈三級能擁有的,佛道面『色』大變,這都快趕上釋靈三級頂峰了,邪派還有這種存在?

「你是邪派的?」陸昊等人也懵了,邪派釋靈不少,但能有這威勢的,除了邪子和那幾位,只有老一輩的人,而那幾位,若是來爭奪,絕不會帶個面具出來。

這傢伙,凌賦是從來找來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