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神話禁區>第兩百七十五章:難道你要獻身?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兩百七十五章:難道你要獻身?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

「是自覺將東西交出來,還是我動手,你們做個選擇。」何凡漠然道,又看向凌賦:「還愣著幹什麼,那些涅槃空間包東西收了,然後讓他們滾蛋。」

「好的,瞄大俠。」凌賦很配合,看向涅槃的進化者們:「來,東西交出來。」

青露等人越看越古怪,搶東西,不殺人,這怎麼看都像是何凡。

「阿彌陀佛,看來今日無法善了了。」釋靈和尚面色肅穆地道。

「大師,我不想殺人,我是一位殺手,收錢辦事,你們將東西給我,可安全離開。」何凡淡淡地道。

不殺人的殺手?

一群人看不懂,不殺人算什麼殺手?

「師兄,師弟在外面等你。」一位和尚拿著自己空蕩蕩的空間包,被凌賦一腳踹了出去。

真不殺?

釋靈和尚愣了愣,和道士對視一眼,將空間包遞了過去:「希望施主信守承諾。」

何凡翻了翻空間包,就幾顆丹藥,還沒數據,真窮,直接扔給他們:「滾蛋吧。」

很快,佛道走光了,只剩下陸昊和魔龍了,何凡目光淡漠:「暗元魔花交出來,你們也可以離開。」

「我不服1陸昊面色冰冷,眸中儘是寒光:「有本事我們真正比一場1

「瞄大俠,他說他不服。」凌賦抬頭看向何凡。

「嗯,我知道了。」何凡淡淡點頭,身形一閃,一巴掌呼了上去。

魔龍嘶吼,魔氣繚繞,一道烏光就要打向何凡。

「你敢動手,待會弄死你,你信不信?」何凡冷冷瞥了眼魔龍。

魔龍慫了,何凡的氣勢太強了,釋靈三級,他和陸昊都是剛成釋靈不久,現在還有傷在身,怎麼打?

陸昊直接飛了出去,再次噴血,很凄慘。

「服不服?」

「不服1

「這次服不服?」

「不服1

何凡連續幾巴掌,將陸昊門牙都快打掉了,血水不斷噴出,但依舊桀驁,猙獰,帶著狠色:「有本事比一常」

「為什麼要和你比?」何凡譏諷地看著他,這腦子是不是有坑,我搶了你的暗元魔花就行了,還和你比?

「凌賦,我們比燃料,誰能先做出燃料,就聽誰的1陸昊披頭散髮,嘶吼地道,這次失誤,主要是失誤在沒想到還有個釋靈在,下一場,他要找回來。

「那這一場,我先贏了。」凌賦冷笑一聲,接過何凡扔來的空間包,將暗元魔花收起來。

「你若能贏,以後我聽你的,我若贏了,你以後聽我的1陸昊冷冷地道。

「嗯?」凌賦微微皺眉,不得不說,他的身份還是有用的,只要有他支持,他老子肯定也會支持,而陸昊,在邪派人脈地位也不低。

一想到這裡,凌賦受自身天魔基因和進化法的影響,再次升了起來。

「凌少,不要答應,我們連燃料配方都不知道。」青露等人說道。

「你得了暗元魔花,邪子肯定會信任你,告知你燃料配方。」魔龍出聲道:「而陸昊,有釋靈實力,邪子也會用他,你們能夠再比一常」

「燃料我也不知道,只有拿到暗元魔花,邪子才會籌備燃料的事情。」陸昊擦了擦嘴角血跡,陰冷地道。

「可以,但,希望你信守承諾,以後真會聽我的。」凌賦淡漠道。

「我陸昊說到做到。」陸昊神情鄭重地道。

「將東西交出來吧。」何凡又看向魔龍,在空間包裡面搜了搜,一樣是窮逼。

不過好在,這裡還有頭凶獸屍體,第一變初期的,基因數據+0.5,勉強算是有收穫。

「走吧,我們先回城。」凌賦笑道,暗元魔花到手了。

「你真要和凌賦比?那位釋靈,可不一般。」魔龍化為人形,面色凝重地道。

「只有這樣,才能得到凌賦的支持,而且,光明正大擊敗他,也能體現我的實力,否則,就算見了邪子,一樣不會被當回事,以後藉助凌賦老子,才能真正入邪子法眼。」陸昊冷聲道,眸中卻是泛著異樣的光芒。

……

東海市,凌賦帶著暗元魔花離開了,何凡等人在旅館住下,等凌賦回來。

「瞄大俠的實力,真是令我們佩服。」章龍等人一臉敬佩地道。

「領先你們一步而已,你們也快釋靈了。」何凡謙虛地道。

「瞄大俠是我們邪派的?」青露總感覺瞄人縫和何凡很像,但又不敢確定。

「不是,我是一位殺手,我懂的武技很多,殺手的報酬。」何凡淡淡地道。

「你說,你邪派之法,是你做任務得來的?」幾位邪派進化者不淡定了,誰這麼作死,居然將邪派進化法拿出去請殺手?

「不是,我是殺了邪派進化者,搶來的。」何凡淡漠道。

幾人:「……」

那你還出現在我們面前?凌賦是瘋了嗎?請一位殺了邪派進化者的殺手,來幫他們這些邪派?

氣氛一時有些冷,幾人都不知道怎麼開口,何凡也懶得說話,到一邊閉目養神。

一個小時后,凌賦回來了,面上泛著笑容:「我已經聯繫上邪子了,若能做好燃料,邪子身邊,定會有我們一席之地。」

「燃料配方是什麼?」青露八人連忙問道。

「凶獸屍體,一些藥材,這些我都能解決,唯獨一樣,有些難辦。」凌賦面露難色地道。

「哪一樣?」幾人快速問道。

「處子之血。」凌賦頭疼地道。

「處子之血?我能提供一點,但不能太多。」青露面色微紅地道。

「難道你要獻身?」何凡震驚地看著青露。

「什麼獻身?」青露有些茫然。

「處子之血,不是蛻變成少婦的時候,流的血?」何凡感覺自己好像誤會了什麼。

「……處子之血是身上的血。」青露黑著臉道,你究竟在想什麼,要是那麼一點,這要收集到什麼時候?

「多半小隊,都會選擇抓捕處子,直接放干血,食人者最方便,放干血,直接就吃了。」章龍冷聲道。

「所以是個麻煩事,處子之血需要大量,我們若是抓捕,佛道絕對不會像暗元魔花這般輕易罷休,而且聯盟也會對我們動手。」於峰面色陰冷地道:「要做,必須做到不留痕。」

「身為邪派,就是要兇殘。」凌賦看了眼何凡,這是你教我的,現在是時候兇殘了。

「處子之血,是不是只要是處子,不論多少人,數量夠了就行?」何凡問道。

「不錯。」青露點頭,不然她也不會說,她貢獻一點了。

「那你們有沒有想過,有償獻血?」何凡古怪地看著他們,你們都沒腦子么?給點東西,讓人獻血就是了啊,這麼麻煩幹啥?

凌賦九人:「……」

這好像是個好辦法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