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神話禁區>第兩百七十八章:你需要打一針,冷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兩百七十八章:你需要打一針,冷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

妙音真的看不懂,這邪派從良了?

她本以為章龍跟著,是將女子綁走的,可沒想到,章龍不僅沒有綁走女子,反而還幫了她。

女子帶著十萬星元,確實不安全,被幾位地痞惦記,正要動手,章龍暗中出手,將地痞打暈了,女子毫無所覺。

「一定是想等到無人的地方,再動手。」妙音心道。

女子回到家,將錢存放好,家裡還有個髒兮兮的老婆婆,這是她母親,日子很貧苦。

章龍只是看了一眼,便轉身離開,確保到家,已經是他能做的全部了,他不可能多做停留。

「這真的是邪派?」

妙音師太獃滯,是不是自己太久沒出來了,世界變了?邪派從良了?這和佛道的師兄弟們說的不一樣啊,不是請我下山斬妖除魔的么?

這還斬什麼?人家邪派都這麼守規矩,憑什麼斬?

「再看看,也許是故意踩點,晚上動手。」妙音還有些不信,邪派會從良,他打算多觀察觀察。

店鋪這邊,又來了幾位女子,準備獻血。

「處子之血,不是處子之身,請自覺離開。」醫生面無表情地道:「看好,這是邪派,糊弄邪派,會死人的。」

「誰不是處子,自覺滾出去。」凌賦冷冷地道,真以為我邪派是開善堂的,好糊弄?

幾名女子面色一變,連忙離開,不敢多說一句。

邪派的名聲,還是很嚇人的。

接下來,又來了幾位,是不是處子,他們一眼就能看出來,想要偽裝來佔便宜,根本不可能。

一位位獻血的離開,不過都是普通人,數量也沒多少,進化者一個也沒看見。

邪派的名聲,在進化者中,威懾力更強,因為普通人一般接觸不到他們,更多的是陌生感。

「這樣下去,怕是不行埃」章龍皺眉道:「陸昊他們,抓到就是直接抽干,我們一次才一兩百毫升,頂天了才三四百。」

「那你去抓些女性進化者?」凌賦看向章龍。

「這個方法可以,反正城外殺人不犯法。」於峰等人說道。

「別去。」何凡淡淡地道:「你們要是出城,手剛伸出去,就會死。」

「妙音尼姑?」章龍等人面色一變:「該死的陸昊,他這麼一通知,妙音肯定在附近盯著我們,這樣我們如何才能收集足夠的處子之血?」

「對,妙音肯定在附近盯著,你們保護獻血者,一能保證穩定血液來源,二能在妙音面前刷一下好感,別老是盯著我們。如今,想要快速完成,方法只有一個,抽我的吧,按照正常價格給我就好。」何凡伸出手道。

「瞄大俠,要不,我給你找個美女?」章龍擠了擠眼,道:「這樣你連處男都不是了。」

「釋靈級處男,也是稀罕物,讓我想想,你的血有什麼用,說不定能給個好價格。」凌賦尋找腦海中記憶。

「咳,來生意了。」何凡輕咳一聲,道,你以為我的血,那麼好要?

「終於來了一位進化者。」幾人喜道。

這次是一位年青女子,低階九級進化者,看樣子馬上要涅槃了。

「低階的,一毫升五百功勛點。」醫生淡漠道。

「我是九級進化者,你看我能抽多少。」女子有些緊張地道,她也不知自己能抽多少血。

「九百毫升,不影響你的身體。」醫生檢查一番女子身體,抽了九百毫升血,凌賦給了功勛點。

章龍等人分出一個跟在後面,照看到她回家。

一天時間很快過去,處子之血沒收集多少,九人興緻都不怎麼高,何凡倒是覺得還行,東海市雖大,但也不是遍地處子,第一天有收穫就不錯了。

夜晚,妙音直接才所有獻血的女子住所,留下一道佛力護罩,再次回到旅館盯著。

何凡等人還在商議收集處子血的辦法,妙音雙眸,雙耳綻放金光,直接窺視他們的交談。

何凡微微皺眉,察覺到窺視,但沒幫忙隔斷,反正交談的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,佛道管的再寬,還能管他們為什麼不犯法?

「都是陸昊,若不是他,我們也不至於如此被動。」章龍怒聲說道。

「陸昊比我們好不到哪去。」凌賦淡淡地道:「佛道可不只是一個妙音,這次道邪之爭,顯然是想壓我們邪派一頭,其餘同門那邊,想必也被釋靈盯著。」

「可我們就這麼獻血下去,也不是辦法埃」青露也蹙眉道:「我最近多補補身體,爭取多獻點。」

「暫時就這樣吧,大家先去休息,明天正常進行。」凌賦嘆道,現在被妙音盯著,他也沒辦法,只能先進行有償獻血。

幾人各自回房間休息,何凡依舊感覺拿到窺視,也不搭理,直接盤坐起來,暗自參悟佛道相合,周身邪氣繚繞。

時間流逝,眨眼到了深夜,那窺視的感覺突然消失,何凡感應能力中,妙音一閃而逝。

「故意引我出去?」何凡皺眉,推門而出,看見妙音快速在街道穿梭。

何凡給凌賦發了條信息,跟了上去。

妙音直接來到第一位獻血女子家裡,她留下的佛力護罩被人觸動了。

何凡到來之時,妙音已經救下母女二人,一旁還有兩位昏迷的人。

「邪派之人,果然不安好心。」妙音冷冷地看著何凡:「你們白天藉此尋找獵物,夜晚下手,對普通人下手,你們真是心狠手辣。」

「他們不是我們的人。」何凡淡淡地道:「你引我出來,是想先拿下我?」

「不錯,拿下你,再鎮壓凌賦九人,斬妖除魔1妙音冷冷開口,一瞬間,佛力浩蕩,腳下浮現一朵白蓮,手持玉瓶,玉瓶中一根柳條,樣貌也有了變化。

「觀自在進化者?」何凡眸光一閃,帶著一絲驚喜,若是妙音能為他講解觀自在,他肯定能飛速進步,但這顯然不可能,只能先交手看看妙音本事。

「妖孽,城外一戰,你方有生機。」妙音師太冷然道。

「你需要打一針,冷靜冷靜。」何凡看著上來就爆發的妙音,撇嘴道,你不一定打得過我。

「孽障,你竟敢辱我?」妙音越發怒了,佛光瀰漫,手中玉瓶顫動,綻放璀璨佛光。

「我說的是給你放點血,現在尼姑的思想也這麼前衛了?」何凡微微愕然,你這思想要不得,說好的佛門清凈呢?一看你就修行不到家!

「妖孽,今日定……」

「別廢話了,我們出城一戰,不要驚動其餘釋靈,也不要叫幫手。」何凡也想和妙音動下手,看看觀自在進化法的威能,能不能學點什麼,順便給她打一針。

「好。」妙音略一思索,答應下來,若是動靜太大,佛道聯盟釋靈都來了,最終結果怕是會不了了之,至於在這裡動手,何凡也完全可以撇清關係,只是憑地上兩個邪派的人,哪怕咬死是凌賦幾人主使,也奈何不了他們。

在辦理無償獻血的時候,凌賦依舊報備了信息,只有他們十人,其餘邪派,與他們無關。

兩人收了氣息,向城外而去,何凡猶豫了片刻,問道:「你是處么?」

妙音:「……」

我待會要弄死你,一定!

「你不用不好意思,我是處男,我也沒不好意思,我是真誠發問。」何凡說道。

你再說一句,我現在就弄死你!妙音很生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