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神話禁區>第兩百八十六章:我帶了瓶子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兩百八十六章:我帶了瓶子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

「其實,我們可以合作的,我的目標,你應該知道,是邪子。」何凡說道:「只有弄出燃料,我才能找到邪子具體位置,接近他身邊。」

「你身為邪派之人,會對邪子下手?」妙音嗤笑,根本不信。

「我不是邪派的。」何凡搖頭。

「你究竟是何身份?」妙音冷冷地看著他。

「一個過路人。」何凡撇嘴道,我是什麼身份,你們佛道邪還有天雲市,將我趕到這來,還問我什麼身份?

「過路人?不是邪派,卻一身邪法,難不成,你從罪域來?」妙音面色冰冷,體內佛力奔流,一股無形威勢散發出來。

「罪域?那是什麼地方?」何凡迷惑。

「你還跟我裝糊塗?」妙音譏諷道:「一身邪法,又不是邪派之人,除了罪域,還有何地?」

「你就沒想過,可能是我隨便撿到的?我是真不知道罪域。」何凡道。

帶著面具,妙音看不出他的表情,也不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。

「快和我說說,那罪域是什麼地方?」何凡問道,一聽這裡就不是什麼好地方,自己有機會,一定要去引導什麼罪域走向正途。

妙音思索片刻,道:「罪域,乃是一群罪人聚集之地,他們在東方,西方,還有南北聯盟違反了律法,被判於死刑,無法在聯盟躲藏,聚集在一起,成立了罪域。」

「那裡只看實力,沒有律法,有實力,你可以為所欲為,沒有實力,只能臣服,祈求強大進化者庇佑,給人當奴隸,他們自稱進化聖地,而四大聯盟,稱為罪域。」

「聽起來,是個跑路的好地方,強者可以為所欲為。」何凡覺得,自己哪天混不下去了,可以跑去罪域佔山為王,開宗立派,四大聯盟都管不到他:「有沒有去罪域的地圖?」

「你真不是來自罪域?」妙音愣了愣,如果是來自罪域,應該不會找他要地圖才是。

「我還是第一次聽說。」何凡翻了翻白眼道:「快說,罪域在哪,等哪天,我要是在東方混不下去了,就跑路去罪域。」

「你肯定是邪派的,你都打算違反律法,判處死刑逃跑了?」妙音獃滯,你還說你不是邪派之人?一個過路人,誰信啊!

「我可是良好市民,還立下過天大的功勞。」何凡不滿了,自己功勞無數,只是被人給壓了,還與你佛門有關,想到就來氣,再放兩斤血緩解緩解。

「天大功勞?」妙音嗤笑道:「聯盟除了殺戮凶獸,就是去罪域追捕罪人,否則沒有什麼天大的功勞,你不知道罪域,難不成是殺凶獸?可殺凶獸的功勞,沒有一個叫瞄人縫的。」

何凡眉頭一皺,沒有?說來也是,天雲市災難之事,為何沒有風聲傳出來?那麼大的事情,難不成,是聯盟壓下來的?

可聯盟為何要壓?就算是說個獸潮也可以,這個世界,凶獸太多,就算是有個城市毀滅,都不是什麼讓人難以接受的事情,聯盟不必顧忌會有什麼影響才是。

懶得多想,何凡惡狠狠地看向妙音:「快些給我地圖。」

「拿去。」妙音直接丟出一張地圖,既然想找死,那就去吧。

「現在繼續聊血的事情,有償獻血太慢了,你發動下尼姑庵,幫幫忙。」何凡說道:「凌賦不會虧待你的。」

「不可能1妙音冷聲拒絕,站起身來:「貧尼還有要事,告辭。」

「若你幫了我,我也幫你一次,如何?」何凡說道,現在處子血很難弄,東海市雖然不少,但更多的是普通人,想要湊齊燃料所需,不知道需要多久。

「貧尼不需要邪派相幫。」妙音冷哼一聲,快步離開。

「難道要去搶其餘邪派的了,可是,對方都有佛道之人看守,自己若不全力爆發,難以斬殺釋靈三級。」何凡有些為難,若是釋靈一二級還好說,就怕跑出個釋靈四級,或者幾個釋靈三級,明明上是年輕一輩在爭,鬼知道暗中有沒有老傢伙。

「算了,去清蓮庵看看,自己不進去就行。」何凡早已查清楚清蓮庵所在,距離東海市不算遠,一百多里,在一片深山中,裡面的尼姑有不少,至少三十個,妙音在清蓮庵算是第二高手,聽說還有一個痷主,很久以前就是釋靈三級頂峰,不知道有沒有到四級。

「我不是去打架的。」何凡心道,他手上多了一個人皮面具,這是找凌賦要的,只要實力不是超越他太多,就看不出來他帶了面具。

「自己只要不撞見痷主就行。」

何凡帶了不少東西過去,一些佛門木魚什麼的,以及一些小玩意,小零食。

御空來到清蓮庵所在的山峰,附近凶獸都被清理過,何凡一路暢行,眺望半山腰,快速上去。

半山腰上,一汪清潭,滿是蓮花,一旁還有一口古井,充滿佛香的地方,陣陣經聲入耳,何凡感應之力質擴散了數百米,沒敢全開。

妙音都能發現他的窺視,更別說更強的痷主了。

看了看時間,現在尼姑們應該都在吃午飯,何凡想了想,又往山下走去,自己應該想想,怎麼下手才是。

「尼姑們一般會下山來走走,還有探查附近情況,我就在一旁藏著。」何凡心道。

等待一個多小時,,一位身穿僧袍,手持木魚的年輕女子,緩步從山下下來。

何凡收斂氣息,藏匿在樹后,看著小尼姑快步離開,暗中跟了上去。

尼姑速度不快,邊走邊敲動木魚,低聲念著經文。

何凡跟著尼姑,體內邪氣收斂,只運轉道門之法。

「痷主說,邪派肆虐,也不知道妙音師叔這次下山怎麼樣了?」小尼姑走了一刻鐘,深入密林中,收起木魚,面露憂色。

「佛祖保佑,師叔平安無事。」小尼姑雙手合十,一臉虔誠地祈禱。

「小師太。」何凡見此,直接慌張地沖了過去,一把抱住小尼姑大腿:「師太,救命埃」

「礙…」小尼姑被嚇了一跳,有些慌亂地道:「你是誰,快放開我。」

「小師太,你一定要行行好,一定要出手相救埃」何凡抱著大腿,大聲哀求道。

「你先放開我,你要貧尼救你,你也要說說,應該怎麼幫你。」小尼姑漸漸冷靜下來,一股祥和佛力繚繞,沒有震開何凡,只有安撫心神能力。

「多謝小師太,在下陸凌,小妹紫菱,因為身受重傷,失血過多,已在彌留之際,醫生告訴我,若是不及時輸血,回天無力。」何凡擠出一滴眼淚,一臉痛苦之色。

「你是沒錢看病嗎?」小尼姑恍然道:「阿彌陀佛,醫院應該有備用血源,施主若是錢財不夠,貧尼為施主斬一頭凶獸,換取錢財,當能救命。」

「回小師太,並不是錢財,而是血源,醫院的血,早已沒了,最近邪派肆虐,不少女子遭劫,醫院血庫已經沒了,陸凌此來,懇請師太救命。」

「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,貧尼不敢推辭,只是,令妹是何血型?」小尼姑沒有猶豫。

何凡微微一呆,什麼血型?只要是處子身的都要,想了想,問道:「小師太什麼血型?」

「阿彌陀佛,貧尼a型。」小尼姑道。

「太好了,我小妹也是a型。」何凡大喜,激動地看著小尼姑:「小師太,多謝小師太了。」

「那貧尼向師父請假,隨你去醫院。」小尼姑道。

「小師太,不用這般麻煩,我帶了瓶子。」何凡連忙取出一個小瓶子,不多,放點血不會影響身體。

「瓶子?」小尼姑呆了呆,你準備這麼齊全?該不會是在騙我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