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神話禁區>第兩百八十七章:你究竟有幾個妹妹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兩百八十七章:你究竟有幾個妹妹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歷史穿越

「無量天尊,小師太,求你大發慈悲埃」何凡一臉悲痛地道:「我那可憐的小妹埃」

「你是道門師兄?」小尼姑愣了愣,看著何凡突然散發出來的純正道氣。

「承蒙師父不棄,收了我當徒弟,傳我一些道法,算是道門之人,道號通陽。」何凡真誠地道。

「原來是道門通陽師兄,靜儀見過師兄。」小尼姑連忙客氣行禮。

「小師太,還請援手。」何凡將瓶子往前遞了遞。

「師兄有事,貧尼自當相助。」靜儀連忙接過瓶子,劃開手臂,滴落一些血進去。

「多謝師妹。」何凡大喜,取出一些補血藥材:「這是幾株補血藥材,師妹用來調養身體,不日便能恢復。」

「師兄留著吧,師兄的妹妹失血過多,正是需要這些藥材的時候。」靜儀連忙拒絕,不願收下。

「師妹,貧道不缺藥材,只是缺血液,師妹援手,貧道豈能不感恩?」何凡丟下一句話,誠懇道:「師妹莫要推辭,身子為重,貧道先去救妹妹,隨後再來感謝師妹。」

「師兄快去,莫誤了時辰。」靜儀連忙道。

何凡轉身離開,心中嘀咕,這靜儀小尼姑,是不是沒下過山,幾句話就信了?

靜儀繼續探查四周,何凡沒有離開,只是轉悠了片刻,又找到一個尼姑,再次上前:「小師太,還請救命。」

同樣的說辭,這些尼姑都沒拒絕,何凡專挑小尼姑,年輕的,這些幾乎都沒入世過,心思純粹,而且,鐵定的處子身。

那些年紀大的,何凡也不想招惹,因為不好忽悠。

看著十瓶血,何凡御空回去,打算明天再來。

回到旅館,直接找到凌賦,將十瓶血交給他:「多準備些補血的藥材,還有其餘藥材。」

「你這是,哪來的?」凌賦驚愕地看著十瓶血,打開蓋子聞了聞,面色微變:「這是尼姑的血?不是妙音的,你該不會去了清蓮庵吧?」

「噓,不要說太大聲,不然妙音那尼姑就聽到了。」何凡低聲道。

「你沒被痷主弄死?」凌賦驚奇地看著他,這膽也太肥了吧,你坑了妙音就算了,你還跑人家老窩裡去?

「我在外面找落單的。」何凡撇嘴道:「再說了,我給的藥材很多,足夠他們補出血了。」

「這是個好辦法,明天你把陸昊也帶上,兩人速度快些。」凌賦說道。

「你不拿他做研究了?」何凡挑眉。

「暫時不需要他了,我還要再想想。」凌賦看了眼一旁的陸昊,說道。

「我還懶得留在這裡。」陸昊冷冷地道,這凌賦就不是個東西,真拿他做實驗,也不管他痛不痛,上來就強行試驗。

「行吧,明天隨我一起去。」何凡看向陸昊,又道:「不準抓人,適量要點血就行了,不然惹出痷主,你自己扛。」

「聽你安排。」陸昊淡淡地道。

「自己編個理由,博取她們的同情,打動她們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好主意,我之前怎麼沒想到?」陸昊一拍大腿,一臉慚愧,自己這個邪派,居然沒想到這點:「我陸昊徹底服了,論卑鄙無恥,我就服你瞄人縫。」

何凡:「……」

我很想一巴掌拍死你,你信不?會說話不?要不是為了配製燃料,我會去忽悠那些沒下山的小尼姑?

凌賦也很敬佩地看著何凡:「我也服。」

你們這樣,為什麼有種感覺,我特么才是邪派的?何凡很為邪派感到擔憂,為什麼就培養出這種弟子?一點也不尊重自己本職行業!

收了凌賦給的藥材,何凡回去繼續配製麻辣燙和釀酒。

一夜過去,第二天一早,何凡帶著陸昊沖向了清蓮庵。

「不要急著動手,時刻聯繫,別露了馬腳,我昨天是妹妹失血過多,你我不認識,你別用妹妹了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好。」陸昊點頭:「那我就是兄弟失血過多。」

「隨便你,行動。」何凡耐心等待起來。

沒多久,靜儀小尼姑出來了,何凡再次跟著她,等到無人之地,才走了出來:「靜儀師妹,貧道來了。」

「通陽師兄,不知令妹恢復了沒有?」靜儀問道。

「已經穩定了,但血液還是不夠,所以,通陽厚著臉皮又來了。」何凡悲慟地道:「請師妹援手。」

「通陽師兄莫要擔憂,靜儀吃了補血藥材,已經恢復。」靜儀連忙放血。

「多謝師妹。」何凡感激萬分。

「師兄,這是靜儀該為之事,不用這般客氣。」靜儀微笑道。

「師妹真是菩薩心腸,將來定能成為菩薩。」何凡吹捧一聲。

「師兄真會說笑,菩薩是神,靜儀能夠侍奉菩薩,已是萬幸。」靜儀說道,面上掩飾不住的笑容。

「靜儀師妹,你援手之事,其餘師姐們知道嗎?」何凡擔心她說出去,昨天忘記叮囑了。

「阿彌陀佛,此事怎能宣揚?」靜儀宣了聲佛號,肅然道:「菩薩廣積功德,不求名利,靜儀只是做了一點善事,怎可四處去說?」

「師妹真是佛法高深,貧道佩服。」何凡敬佩地道:「師妹,這是幾株補血藥材,你再拿著。」

「昨日的藥材還未用完,師兄不必破費了。」

「要破費的,這是應給之物,等紫菱恢復之後,貧道帶紫菱一起感謝師妹援手。」何凡說道,你要是不收,身體恢復會很慢的。

「師兄,靜儀會在佛祖前禱告,祈求佛祖保佑紫菱早日恢復。」靜儀雙手合十道。

「師妹心善,佛祖定會保佑師妹。」何凡道。

「師兄,你下次來,能不能給我帶一條金魚?菩薩有金魚相伴,哪天靜儀見了菩薩,將金魚獻給菩薩。」靜儀期待地道。

「好,師兄明天就給你帶來。」何凡點點頭,轉身離開,去忽悠下一個,與陸昊聯繫下,確認哪位還沒獻血。

連續忽悠,又拿到十瓶血,何凡不得不感嘆,這清蓮庵都是一群心善的真尼姑,小尼姑都是挺單純的,若是妙音也這麼單純就好了。

陸昊那邊也有收穫,兩人回東海交了血,換了材料,第二天,何凡買了條金魚,放在魚缸里,給靜儀帶過去,小姑娘要金魚,就給金魚。

「靜儀師妹,你看這條金魚,可是師兄精挑細選的。」何凡微笑地拿著金魚過去。

「多謝師兄。」靜儀欣喜地接過:「不知紫菱是否恢復。」

「已經恢復了。」何凡笑道,接著面色一苦:「只是,我另一個妹妹,又失血過多。」

靜儀一呆:「師兄有幾個妹妹?」

「好幾個。」何凡有些羞愧地道。

「集體失血過多?」

「沒有,只是第二個,這個恢復后,貧道會保護好他們。」何凡心中有種不妙的感覺。

「那其餘師姐的的血,救了誰的妹妹?」靜儀看著他,很生氣。

「不是說好的,做好事不宣揚嗎?」何凡扯了扯嘴角,你個單純的小尼姑,學會忽悠人了,這還怎麼做好事?

「我雖然沒下過山,但也不傻,昨天有個姐姐叫陸紫菱的失血過多。」靜儀看著他,一臉心碎的表情。

陸昊,你個大沙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