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神話禁區>第兩百八十八章:他是你師兄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兩百八十八章:他是你師兄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

何凡感覺自己被陸昊坑了,說好的他忽悠靜儀就行了,怎麼陸昊又跑過去了?

「邪派肆虐,師兄是邪派的么?」靜儀想後退了兩步,面上浮現警惕之色。

「不是,貧道一身純正道氣,怎麼可能是邪派的?」何凡一挺胸,道氣瀰漫。

「道邪之法,邪派也有。」靜儀身子依舊在退:「貧尼要回庵里了。」

「你既然害怕,為何還要出來?」何凡看著手裡的魚缸,裡面有兩條金魚,輕輕放下:「你要的金魚,拿去吧。」

「我,我只是想有個朋友。」靜儀目光充滿失望,還有一絲絲淚光?

「我不是邪派的,但現在為邪派做事。」何凡沉默片刻,道:「做個交易如何,你想要什麼,我給你弄來,你給我血。」

「不行,我要回庵里了,師父要著急了。」靜儀搖頭,轉身快步跑開。

「把金魚帶上。」何凡一揮手,進化之力包裹著魚缸,落在靜儀前方。

靜儀轉身看了一眼,何凡已然離開,猶豫了下,還是抱起魚缸,向庵里趕去。

聯絡陸昊,陸昊也沒收穫,一臉鬱悶地在遠處等他。

「陸昊,你是成心的?」何凡怒道:「不是說,靜儀小尼姑交給我嗎?你為什麼還去找她?」

「靜儀?我沒找她埃」陸昊有些委屈地道。

「不是你還能是誰?姐姐是陸紫菱,真是好借口1何凡想到就來氣。

「姐姐?紫菱?」陸昊愣了愣,道:「不是啊,我是兄弟凌賦失血過多,還有,怎麼有人用紫菱當借口?你借口是什麼?」

「我借口,妹妹陸紫菱失血過多。」何凡輕咳一聲,目光看向一旁。

陸昊:「……」

你夠了,我妹妹下場有那麼慘么?失血過多一次就算了,你還一直用這個借口?

「不要在意這些細節,現在問題是,誰說姐姐是陸紫菱的?」何凡面色陰寒:「若不是你,定是多了第三人。」

「附近找找。」陸昊面色微變,說道。

「嗯。」何凡點頭,感應之力小範圍擴張,他也想知道,這次壞他好事的是誰,只要忽悠好這群小尼姑,血液收集絕對能湊齊,結果被人給壞了事。

在附近搜尋一番,沒有絲毫結果,何凡神色不爽地回到兩人碰面之地,他不得不懷疑陸昊了。

「這個符號。」陸昊帶著一截木頭回來了,剛從樹上取下來的,木頭上面有個特殊印記。

「這是什麼?」何凡看著木頭上的符號,疑惑問道。

「妖脈進化者。」陸昊面色難看:「看來妖脈的人,盯上了清蓮庵,不過想來也正常。」

「正常?」何凡怔了怔。

「你以為妙音拿到那些名單后,會有好下場?」陸昊冷笑道:「她想要清理掉姦細,也要迎來反撲,不然你以為凌賦為什麼會輕易給出名單?」

「先回去。」何凡沉吟一語,御空離開,陸昊連忙跟上。

東海市旅館內,凌賦剛從店鋪回來,面上帶著笑意:「兩位可有收穫?」

「毫無所獲。」何凡搖頭道:「妖脈的人插手了,打亂了我們的計劃,讓那些尼姑有了防備,不可能再輕易拿到了。」

凌賦點頭,淡笑道:「那名單的作用出來了,妙音也無法盯著我們了,我們可以展開行動,直接暴力抓捕。」

「為何不換個思路?」何凡淡淡地道。

「瞄大俠有何高見?」凌賦和陸昊同時看向何凡。

「妖脈應該是忠於邪子的,深受邪子看中,這燃料配好了,就算能得到邪子看重,你們說,妖魔人,地位誰更高?」何凡反問。

陸昊面色一寒:「你的意思是,趁機滅了那群妖脈之人?削弱邪子的力量?」

「你給出那份名單,不就是這個意思么?」何凡看向凌賦,天魔進化法的影響,看來凌賦真的變化很大,至少,不是以前那般一心想著跟邪子混了。

「有這層意思,只是我們實力太弱,而且不能暴露。」凌賦猶豫著道:「若是暴露出去,幫助佛門聯合滅殺妖脈,這個罪,背不起埃」

「我和陸昊,可以冒充下道門,支援一二。」何凡淡笑道:「再加上妙音,清蓮庵那位庵主,邪派妖脈能有滅掉清蓮庵的實力么?」

「若是此事不可為,我們可以救下幾個尼姑。」

「可這對於邪派打擊很大。」陸昊眉頭緊皺。

「對於妖脈的打擊很大,不是對於邪派。」凌賦渾身魔氣繚繞:「邪派,還有魔脈和人脈,沉寂了數百年,風水該轉一轉了。」

「你的野心,比我想象的大,但你想清楚,野心需要實力來支撐。」陸昊沉聲道。

「所以,我需要在邪子身邊,藉助邪子身份地位。」凌賦淡淡地道:「只要成功取得邪子信任,邪派內的進化學家,都會幫我改造天魔之法,一旦改造完成,魔脈也會誕生一位邪子1

「這……」陸昊還有些猶豫,看著凌賦,眼中閃過一絲異色,難道凌賦和那群傢伙聯繫上了?

「你應該叫瞄人縫一聲師兄,他身份機密,若他正式回歸邪派,足以擔任人脈邪子,到時兩脈邪子出現,邪派必將恢復鼎盛,佛道將因我們而震撼。」凌賦激動地說道。

「師兄?」陸昊有些懵逼地看向何凡。

何凡道邪之氣流轉,陸昊瞪大了眼睛,什麼時候,自己還有個師兄的?

「此事我稍後和你說,我們看機會行事,若能成,就削弱妖脈力量,不能成,就救下一些尼姑。」凌賦說道。

「好吧。」陸昊也不猶豫了,何凡是人脈的,實力也夠強,這還有什麼可猶豫的?

「其實,最好的辦法,是讓邪子和道子相爭,出現某些問題。」何凡又加了一句,削弱了妖脈力量,再把凌賦送到邪子身邊,邪子身邊哪還有死忠?自己到時候,完全可以放手和邪子剛一波。

「邪子暫時不能出事。」凌賦搖頭道:「現在我們羽翼未豐,除非你回到邪派,支撐大局。」

「我任務深重,暫時不行。」何凡搖頭,去你邪派寶庫走一波可以,但去邪派支撐大局?開什麼玩笑,怕是一暴露身份,你們邪派都得群毆我。

看來凌賦還沒昏頭,知道邪派還需要邪子撐門面,不過,自己的計劃還是要繼續,這次搞定了,就能見到邪子了,道子想必也不遠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