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神話禁區>第兩百九十二章:全瞎了。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兩百九十二章:全瞎了。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

何凡真的被嚇到了,三派門面,如果都有這麼強的一招,那自己這點實力,估計不夠人家打的。

「有勞施主護持。」佛子噴出一口血水,面色慘白,盤坐在虛空的身子都有些不穩,搖搖欲墜。

「應該的。」何凡忙道,看來這一招,佛子代價也不輕埃

「還有一些妖孽,請施主與貧僧一同,斬出邪孽。」佛子道。

「可以。」何凡點頭,御空而下,道佛之力浩蕩,直逼釋靈四級而去。

佛子吞了一顆丹藥,恢復一些力量,再度出手:「佛問珈藍1

「蓮開一葉,般若自在。」清蓮師太,妙音同時打出最強一擊。

何凡道邪之身,也沒有留手,天劍再起,卻沒有使用邪毒,這些力量,足以滅了妖猴。

幾位釋靈聯手一擊,妖猴直接殞命,其餘的就簡單了,十幾位妖脈之人,無一人逃脫。

一個小時,戰鬥結束,清蓮感激地道:「多謝二位居士出手相助。」

「應該的。」何凡笑道。

「之前答應居士,清蓮也該兌現承諾,還請居士隨老尼來,這位居士也來吧。」清蓮師太客氣一禮,宏達法陣消散,向清蓮庵內飛去。

何凡兩具身體同行,這是要拿兩份獎勵的節奏啊,這老尼姑不錯。

清蓮庵內,清蓮取出一個箱子,裡面存放著八株藥材,都是釋靈級的,兩株+2,六株+1。

「這是老尼所有收藏了,希望能讓居士滿意。」清蓮師太道。

「滿意,很滿意。」何凡接過八株藥材,只要吃了這些藥材,再去找凌賦要一些,穩穩能進入釋靈三級。

「敢問居士,可是邪派之人?」清蓮師太見他收下,輕聲問道。

「師太,我若說不是,你信么?」何凡眸光微閃:「還是說,師太打算過河拆橋,對我動手?」

「九幽魔火催化,老尼無法阻止,也聽妙音師妹講過,你們有償獻血之事,老尼只希望,日後居士能讓邪子少造殺孽。」清蓮師太誠懇地道。

「我盡量。」何凡道。

「敢問居士,血液可湊齊了?」清蓮師太又道。

「不知。」何凡搖頭道:「具體需要多少,是凌賦在負責,我只是幫忙籌集。」

「有這些,想必也夠了。」清蓮師太思索片刻,又看向佛道之身:「這位居士,應該不是佛道之人吧?」

「不是。」佛道之身淡淡地道。

「難怪老尼一時認不出來。」清蓮師太點點頭,面上多了一抹凝色:「可否讓老尼一觀居士佛道修為?」

「嗯?」佛道之身微微皺眉,還是伸出一隻手:「不知師太有何指教?」

清蓮師太兩根手指搭在佛道之身手腕上,一縷佛力沒入體內,開始探查情況,良久,道:「居士根基渾厚,老尼無以為報,只能助你融合之路再走一步。」

「師太何意?」佛道之身詫異,自己佛道之法,乃是從孫元所得古書上得到,難道還未完全融合?

「佛道融合不少,卻都與居士略有不同,外潭蓮花老尼數十年來,日夜以佛法熏陶,已有佛意,居士將蓮花化入體內,可讓居士佛道之法更為圓潤,金剛不壞修鍊提升一些。」清蓮師太說道。

「多謝師太。」何凡心中大喜,沒想到真是兩份獎勵,這老尼姑,真好,還有那些小尼姑也挺單純的,除了妙音這個不配合的,非要擠一擠才行。

又閑扯了幾句,何凡離開了清蓮庵,摘了一朵蓮花。

準備離開,一道身影擋住去路,何凡疑惑道:「不知佛子為何攔路?」

「有幾句話,想與二位一談。」佛子淡淡道:「請。」

何凡疑惑,但佛子已經上前,只好跟上去。

遠離清蓮庵,佛子這才出聲:「不知二位,可認識一個叫何凡的人?何凡同樣身兼道邪之法。」

佛子只是猜測,畢竟何凡來東海之前,只是涅槃極限,眼前人可以吊打釋靈三級了,可道邪,佛道相合,又不是爛大街,特別是他不認識的陌生人,還戴面具,只能先試探一下。

「不認識。」何凡心頭微驚,旋即搖頭道:「不認識,這何凡很有名么?」

「有名無名,皆不重要。」佛子淡淡地道:「當初天雲市災劫,何凡出手,道邪拿出火焰作為回報,我佛門卻未曾回報,臨行前,濟玄師弟和夢桐師妹,都有提及,讓貧僧照拂一二。」

何凡一呆,這麼好?看來,佛子還不知道師夢桐給了他經文和進化法,否則絕對不會照拂的,想來也是,那麼重要的東西,師夢桐若是說了,佛道早就爆發了。

「道邪火焰,有名的乃是三昧真火和九幽魔火,這兩種火焰,乃是重中之重,兩派捨得拿出?」佛道之身驚訝地道。

「正因為重中之重,才只給了一個機會。」佛子面色凝重地道:「若二位能遇到何凡,還請轉告一聲,有人從天雲市追來了。」

「嗯?」何凡眉頭一皺:「不知何意?」

「等你們見到何凡,請他聯繫這個號碼。」佛子丟下一串號碼,飄然而去。

「從天雲市追來?難道是田康等人還未死絕?」何凡微微皺眉:「佛子的話,又有幾分可信,是真會幫我,還是故意試探我,藉此引我出來?」

「算了,等過段時間再說,現在先回去,完善佛道之法,順便,再找凌賦要藥材。」何凡心神一動,御空而去。

等到快回東海市,確定無人跟蹤,何凡才收了佛道之身。

回到旅館,將一盆盆血擺出,全部推給凌賦:「全給我換成釋靈級藥材,凶獸也行,要一整頭的。」

「你是把尼姑殺光了么?」陸昊瞪大眼睛,突然有些後悔,為什麼沒留下觀看。

「我也懷疑。」凌賦也是一臉震驚:「那些妖脈的人呢?」

「全被佛子乾死了,佛子直接爆了小宇宙,秒了釋靈五級,然後一通秒殺。」何凡一臉心有餘悸地道:「還好,我喊了一聲自己人。」

「喊一聲自己人就不殺你了?」凌賦和陸昊錯愕,早知道這樣,我們也去喊一聲自己人。

「別忘了我的身份,我是一位殺手,善於偽裝,我當時偽裝成了一個尼姑。」何凡正色道。

「你上面是怎麼偽裝的?」凌賦很懷疑。

「佛子是瞎子。」

「那些尼姑呢?」

「全瞎了。」

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