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神話禁區>第兩百九十四章:老子愛接不接,看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兩百九十四章:老子愛接不接,看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歷史穿越

「啟稟邪子,配製燃料的凌賦和他的朋友們,前來拜訪。。。」

一座滿是妖氣的宮殿前,進化者恭敬開口,出聲之後,便低垂著頭,躬身站立,等待回應。

「讓他們進來。」一道略帶『陰』冷的聲音從宮殿內傳出。

凌賦等人小心地進入宮殿,面上也換上恭敬之態,何凡面具下,依舊是一片淡漠。

宮殿內,一名青年男子高坐在上,幾名妖脈釋靈站在下方,面『色』冷厲,『陰』冷地看著他們。

「凌賦,見過邪子。」凌賦恭敬地道,又轉身介紹其餘人:「這些都是凌賦的兄弟,這位是瞄人縫,此次多虧有他幫忙,才湊齊了血液,配齊了燃料。」

「瞄人縫?」邪子雙眼一眯,目光直視何凡。

何凡也在看著邪子,好吧,這傢伙有那麼點小帥,只是給人一種『陰』冷的感覺,目光也很犀利,何凡都有些被看穿的感覺。

「摘下面具。」邪子漠然開口。

「瞄人縫只是接受雇傭,不是邪派一員。」何凡淡淡地道,我沒興趣聽你的。

「雇傭?」邪子皺眉。

「回邪子,瞄人縫乃是一位頂級殺手,是凌賦出了大價錢,才請動的。」凌賦連忙解釋道。

「頂級殺手?」妖脈釋靈神『色』『陰』沉,冷聲道:「凌賦,你帶不明身份殺手前來,是何意思?」

「住口。」邪子冷喝一聲,目光看向凌賦等人:「此次爾等配齊燃料,想要什麼獎勵?」

「回邪子,我等一心想跟隨邪子,為邪派立下汗馬功勞。」凌賦等人連忙說道。

「你有何求?」邪子又看向何凡。

「收錢辦事,任務做了,自當收取利益,釋靈級『葯』材。」何凡平靜地道。

「收錢辦事?很好,本座恰好有一個任務,你去完成,想要什麼,儘管開口。」邪子淡淡地道。

「在此之前,先把燃料的帳結了。」何凡淡淡地道,之前收集血液,那是凌賦給的,現在才是邪子該給獎勵的時候。

「在邪子面前,認清你的身份1妖脈幾位釋靈怒聲道。

「我不是邪派之人,不必擺出卑微的態度,還有,殺手本就是收錢辦事。」何凡冷冷地道,絲毫不將幾位釋靈放在眼裡,最強的才釋靈三級,其餘的都是二級。

「這是給你的『葯』材。」邪子一揮手,幾株『葯』材出現:「接我一掌不死,你才有資格和我『交』易。」

果然很自負,很狂。

何凡暗自撇嘴,心中琢磨,是不是跑路算了,砍了邪子就算了,暫時沒這本事。

凌賦偷偷拉了下何凡,示意他先服個軟,剛來的時候,都說了不要頂撞邪子,你怎麼打算硬剛了?

何凡也不想啊,但直接服軟是不是太假了,畢竟自己現在扮演的是殺手,不是邪派的進化者。

「給你三息準備時間。」邪子淡漠地道。

「現在領取自己該拿的,也要通過考驗么?」何凡冷聲道。

「你,沒有質疑本座的資格1

邪子目光漠然,一抬掌,邪氣匯聚,還有一股死灰之氣,宮殿內的氣息越發『陰』暗了,讓人有種『陰』森之感。

何凡同樣抬掌,道邪之氣匯流,凝聚出一道沛然掌力。

兩道掌力碰撞,一聲輕微的迸爆,何凡身子一震,倒退兩步,而邪子依舊高坐,沒有絲毫動作,掌力余『波』也沒溢散出去,沒有影響任何人。

「這邪子的實力,絕對不在佛子之下。」何凡心頭凜然,對於邪子的實力有了認知,暫時來說,差距有些大。

「實力不差,有資格接受本座的任務。」邪子眸光微冷,『葯』材直接飛向何凡:「你去殺了清蓮老尼,將她人頭帶來,本座給你『葯』材。」

「沒興趣。」何凡毫不猶豫地拒絕,不說清蓮老尼『挺』好,只是那裡一尊佛子貓在那,他去了就是作死。

「嗯?你不是收錢辦事么?還是單純針對本座?」邪子目光冰冷地道。

「作為一個頂級殺手,還有一條規矩。」何凡淡淡地道。

「什麼規矩?」邪子微微皺眉,其餘釋靈也看向何凡。

「規矩就是,老子愛接不接,看心情。」何凡手下『葯』材,帶著一絲鄙夷,三株+0.5的,真特么摳『門』。

你給的還沒清蓮老尼給的多,我特么憑什麼去殺了她,而不是將你身邊人剁了,拿去換更好的?

「瞄人縫,你惹怒本座了1邪子怒了,敢和他這麼說話的,何凡是第一個。

「瞄人縫,你是在找死。」妖脈幾位釋靈冷漠一語,瞬間擋住去路。

「邪子,瞄人縫不懂規矩,還請邪子息怒。」凌賦等人連忙出聲道。

「邪子,瞄人縫畢竟立有大功勞,還請邪子饒過他這一次。」陸昊也出聲道。

邪子目光依舊冷漠,殺機卻是消散不少:「看在你立下功勞份上,就饒你一次。」

幾位妖脈釋靈對視一眼,回到原位。

「以後,你們就跟著本邪子,蟾妖,帶他們下去。」邪子擺手道。

「是,邪子。」一位釋靈二級恭敬應聲,接著看向凌賦等人:「愣著幹什麼,跟我走。」

凌賦等人沒說什麼,何凡跟著離開。

蟾妖帶他們來到山谷一處山『洞』內,這就是他們的居所了。

「你們在這好好待著,有任務會通知你們,不可『亂』走,聽到沒有?」蟾妖一副盛氣凌人的姿態。

「這語氣,真是令人不爽。」看著離開的蟾妖,章龍很生氣地道:「來這就住這破山『洞』?憑什麼他們住宮殿,住宅院?」

「因為我們是魔脈和人脈的。」陸昊聳了聳肩,一副早有所料的表情:「有的住就不錯了,倒是瞄人縫,你剛才很危險,若真動起手來,我們可幫不了你。」

「我心裡有數。」何凡淡淡地道,成就釋靈三級,雖然還干不過邪子,但逃走的把握是有的。

「再過幾天,立下更多功勞,邪子就會真正重視我們的。」凌賦安慰道,但他內心也很不爽。

幾人抱怨幾句,也不再多說,在『洞』內休息,何凡將剛得到的三株『葯』材給燙了,順便看看自己的釀造的酒,『玉』凈瓶是個好東西,可以通氣,也可以徹底封閉。

一夜過去,第二天幾人剛想出去走走,就被人攔了回來,好好待在山『洞』,眾人雖然很氣,但還是聽話。

可接下來幾天,章龍等人忍不住了,這是完全把他們忘了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