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神話禁區>第三百章:我有兩個人就行了啊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三百章:我有兩個人就行了啊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

「何凡,你放了我,我就當沒看見你,怎麼樣?」陸紫菱乾笑道。

「可以,但我會在你體內種下邪毒,若是你敢亂來,瞬間化為血水。」何凡面無表情地道。

「何凡,我們之間,沒這麼大的仇。」陸紫菱面色煞白:「其實不只是你的功勞沒了,佛道邪的都沒了,我們還虧了。」

「嗯,你們虧了,虧的飯都吃不起了,對嗎?」何凡冷笑。

「我沒騙你,當時我也想著,有了那些功勞,能夠要些東西,結果我功勞也沒有了。」陸紫菱癟了癟嘴,委屈地道:「我之後也有調查,但邪派不讓我調查,我只能私下調查。」

「然後呢?」何凡燙著菜,淡淡問道。

「然後臧興盛莫名其妙,成了聯盟機密,同時消失的,還有其餘進化學家,查都不能查,季天涯剛重回軍隊沒幾天,也消失了。」陸紫菱說道。

「說清楚點。」何凡眉頭一皺。

「天雲市的事情,也被壓下了,沒傳出來,當初有關的人,龍安他們全被封了口,不能泄露。」陸紫菱解釋道:「而且,根據我調查,有一些人,從天雲市過來,追查你的消息。」

「查就查唄,我只想要三昧真火和九幽魔火。」何凡滿不在乎地道。

「你不覺得,天雲市,是有人將你趕出來么?」陸紫菱冷笑:「就你最能添亂,最能惹事,而且,只有你不確定,短期會不會離開,而佛道邪該走的都會走。」

「果然,我就說,怎麼可能集體趕我走,原來是有人作梗。」何凡恍然道:「我覺得,我還是挺討人喜歡的。」

陸紫菱:「……」

你的腦子裡,為什麼想的和我不一樣?我在講可能有什麼陰謀,你在想自己是不是討人喜歡?還有,你明明是討人厭好不!

「你還查到什麼?臧興盛乾的?如果是他,想要壓下所有事,貪了所有功勞,他一人還做不到,除非是天雲市全部配合。」何凡提出心中疑問。

「也許,早就串通好了,你莫忘了,季天涯當初異變,殺死統領一事,能對季天涯下手的,除了軍隊內的人,還有臧興盛,他們是朋友。」

陸紫菱冷笑道:「而且,你讓師夢桐抓的人也消失了,當時軍隊統領是由季天涯擔任,那人也轉給了季天涯負責。」

「我現在不想考慮這些,我只關心,如何拿到兩種火焰。」何凡淡淡地道:「你說佛道邪虧了,虧了還會給爭奪兩種火焰的機會?」

「這是佛道邪與聯盟的意思,雖然你的功勞沒有提出來,但佛道邪心裡清楚,聯盟也清楚,所以就給了。」陸紫菱說道。

「你這越說越離譜了,如果真是臧興盛,那聯盟和佛道邪都知道我們功勞,為什麼還任由他吞下?」何凡譏諷地道:「肯定是你們佛道邪,怕我建立廚道,打壓你們三派。」

陸紫菱都迷了,你究竟哪來的自信,還建立廚道,打壓三派?你這實力雖然不錯,提升也快,但想打壓三派,先成天人再說吧。

何凡懶得再談這個話題,因為自己精力在兩種火焰上,那件事又成了聯盟機密,想探查幾乎不可能,現在也沒實力。

「你有沒有想過,對方派人追過來,是想對你下殺手?」陸紫菱再次道。

「來就來唄,再者,你都能探查到的事情,你覺得,其餘人不知道么?」何凡冷聲道:「你口中的那群人,也許早就被人盯上了。」

陸紫菱怔了怔,一時不知該如何開口,你的意思是你都知道了?

「對了,你在天雲市和玄陽關係不錯,能不能把道子約出來?」何凡想到這件事:「我想看看道子的三昧真火,威力如何,也是邪子給的任務。」

「你自己去不就行了?」陸紫菱翻了翻白眼道:「你已經有爭奪的資格,只要你不親下戰書,只是單純的拜訪,佛道邪都不會為難你。」

「這麼好?」何凡錯愕。

「你以為佛道邪都跟你一樣卑鄙無恥?」陸紫菱譏笑道:「有聯盟做擔保,給你的是公平一爭的機會。」

「但我現在是瞄人縫,不是何凡。」何凡搖頭掐斷去拜訪道子的想法,又道:「還是你去最保險,以免道子發飆,弄死人了。」

陸紫菱氣壞了,你這是擔心自己會死,讓我去冒險?

「對了,我想請你幫個忙。」何凡吃下一株藥材,道:「我練習這麼久,進步不大。」

「什麼忙?」陸紫菱有種不好的預感:「能不能不幫?」

「掌控能力。」

何凡冷笑一聲,一絲道邪之力閃過,直接將陸紫菱捆綁起來,手中出現一條道邪之力凝聚的皮鞭:「我對於進化之力的掌控,又進步了。」

「何凡,你就是個混蛋1

陸紫菱真哭了,你不懂憐香惜玉就算了,能不能不要吊起來打!

「我這只是給你展現。」何凡淡定地道:「我發現我進化之力的掌控,遠遠不夠,一般進化之力,凝聚成各種東西都不夠,要能洗菜,還要能燉肉,更重要的是,能當成真正的水用。」

用進化之力束縛人,這不算什麼難度大的事情,何凡要的是,進化之力能剛到極致,也能柔道極致,而且能承受高溫。

「你看埃」何凡左手一輪金陽,右手一股進化之力,金陽散發著熾熱高溫,烘烤進化之力,可進化之力直接被金陽焚燒的沒了,或者被吸收了。

「我的進化之力不夠凝練。」何凡嘆道。

「都是你的進化之力,都是一種力量,當然會這樣。」陸紫菱完全無法理解他的思維,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?

「誰告訴你,自己的進化之力,就必須要一樣的?」何凡很鄙視她,真是頭髮長,見識短:「你再看,這是道門金陽,這是佛門進化之力。」

陸紫菱:「……」

能不能有人來救我?何凡又發瘋了。

你真把佛門進化法練了?你怎麼成就釋靈了的,居然沒死掉?

金陽灼燒進化之力,進化之力也加溫了,但更多的是在溢散。

「你有沒有辦法,讓我的進化之力能承受三昧真火和九幽魔火燒,卻不消失?」何凡期待地看著她:「你們大派弟子,懂得多。」

「沒,沒有。」陸紫菱連忙搖頭:「你是怎麼做到的?」

「什麼怎麼做到的?我有兩個人就行了埃」何凡說道。

「兩個人?你已經知道,自己是人格分裂了?」陸紫菱面色煞白煞白的,這已經瘋到這程度,沒治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