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神話禁區>第三百零一章:我來下戰書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三百零一章:我來下戰書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

「我在想,以後能不能四個人。」何凡道。

一心二用,還不夠啊,畢竟兩個身體,若是交手,一個身體左右互搏,另一個身體只能維持戰鬥,無法同時左右互搏。

上次清蓮庵一戰,道邪之身就是普通天劍,而佛道之身,勉強作為主力一戰,也幾乎集中了他全部精力。

如果這麼算的話,也勉強算是一心三用,但距離一心四用還很遠。

「四個?人格分裂,還能再分裂?」陸紫菱獃獃地看著他,我是不是該說一句,精神病人思路廣?精神病再得精神病,那會是什麼結果?

何凡毫不客氣抽了一鞭子:「你才是人格分裂,這是我研究的武技。」

左右互搏,這麼流弊的武技,你居然認為是人格分裂?

連續抽了幾鞭子,何凡放下陸紫菱,陸紫菱憤憤地道:「算你還有點良心,沒有真打。」

「嗯,我這人確實很有良心,但你的心,不知道還能存在到幾時。」何凡淡淡地道。

陸紫菱:「……」

你個混蛋,那幾鞭子全是邪毒?

收了道邪之力,何凡冷冷看著她:「叫我瞄大人,否則,你知道結果。」

「我會聽話。」陸紫菱聳拉著頭,一臉被欺負的委屈。

「瞄大人,我們回來了。」一群進化者回來,帶了一頭被拆分的返祖凶獸。

「很不錯。」何凡看了眼凶獸,數據只有0.2,勉強吃了吧,倒是幾株藥材,數據還行0.5。

吃著麻辣燙,讓他們繼續去獵殺。

將陸昊也叫進來,何凡看向陸紫菱:「你們兄妹二人,有沒有把握約道子出來?」

「這……」

「你們二人與道門關係匪淺,定能完成此任務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瞄大人,就算約出來,我們也打不過道子埃」陸昊無奈道。

「打道子?」陸紫菱怔了怔:「你要和道子動手?」

「邪子給的任務,讓我們殺了道子。」陸昊嘆道。

「這不是讓我送死么?」陸紫菱面色陰寒,又看向何凡:「你不是說,只是查看三昧真火的威能么?」

「有區別么?道子三昧真火一出,我們還能活命?」何凡淡漠道。

「以瞄大人的實力,擋住三昧真火,全身而退,應該沒問題吧?」陸昊有些不確定地道。

「會受傷。」何凡瞥了眼陸昊,道:「我說過,沒有足夠的利益,我是不會去和道子動手的。」

呵,你現在是不會和道子動手,等你摸清了,你肯定會下手,你還想搶了他的三昧真火,陸紫菱心中冷笑,緊接著就鬱悶了,明明是你要三昧真火,為什麼要我們求著你動手?

這特么還有沒有天理了?

「我們若是完不成,應該也不會有事。」陸紫菱小心地看了眼何凡,說道:「我們畢竟是邪派的,邪子怎麼……」

「在邪子那邊,人魔兩脈住山洞,妖脈住宅院,妖脈讓人魔兩脈幹什麼,不得不幹。」何凡直接打斷她的話:「還有,我帶人魔兩脈搶佔宅院,就被邪子派出來了,嗯,暗中還有妖脈釋靈監視。」

「你想挑撥三脈關係?」陸紫菱一眼就看出他的小心思。

「妖魔人三脈,還需要我挑撥么?」何凡嗤笑:「說的你們心裡甘願被欺負一樣。」

你們邪派早晚要爆炸,特別是凌賦天魔之法研究成功后,如果凌賦真的起來了,邪子還是這樣,你們邪派若是內部不炸,我何凡跟你們姓!

「瞄大人,你直接開個價吧,我們現在也弄不到多少釋靈級藥材。」陸昊無奈道。

「你們沒有,其餘邪派有,而且,邪子手中更是有不少。」何凡出主意道。

「若是對抗邪子,可以,瞄大人願意出來主持大局,撐起人脈?」陸昊也不傻,拉何凡下水才是最重要的。

「咳咳。」陸紫菱劇烈咳嗽起來。

「你怎麼了?不舒服?」陸昊關心地看向陸紫菱。

「沒什麼。」陸紫菱搖頭,讓何凡來撐人脈,主持大局,與邪子一爭?老哥,你是真糊塗了吧?

何凡這傢伙就是想要九幽魔火,等他拿到了九幽魔火,肯定撂挑子不幹,瞬間跑沒影,你信不信?到時局面誰來收拾?

「瞄大人,我們盡量給你找藥材,你幫我們試探出道子的三昧真火。」陸紫菱說道,這個傢伙,絕對不會放棄兩種火焰的,現在要求,明顯只是想佔便宜。

「那我也盡量幫你們試探。」何凡道:「我是一個殺手,給多少利益辦多少事。」

你特么是個假殺手!陸紫菱很想咆哮一聲,你是假的!

「瞄大人,道子居所,下來一尼姑。」一位邪派進化者跳入山洞,恭敬回復。

「尼姑?」何凡微微皺眉,道:「可曾看清是誰?」

「清蓮庵妙音。」進化者回道。

「妙音?本大人去看看。」何凡略一沉吟,收了紫金缽盂,離開山洞。

「陸昊1何凡一走,陸紫菱面色冷了下來,咬牙切齒地看著陸昊。

「怎麼了?」陸昊面色微寒:「難道你不喜歡瞄大人,他強迫你了?」

「算了,沒什麼。」陸紫菱本來想說何凡真正身份,但自己一說,何凡回來,鐵定對陸昊下手,還是不說了。

妙音剛從山峰下來,準備回東海市,一道熟悉的身影擋住去路。

「瞄人縫?」妙音面上浮現一抹怒容,還有一絲懼色:「你又來找貧尼幹什麼?你都不需要血了。」

妙音真的怕了他了,這傢伙完全就是混賬,說他卑鄙邪惡沒錯,但若說他好,也沒錯,完全不知道是哪邊的。

「我來問問,道子的三昧真火,掌控如何?邪子派我們來打聽。」何凡直接道。

「你覺得,貧尼會告訴你?」妙音語氣微冷。

「不告訴也行,我需要你幫我傳句話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什麼話?」妙音微微蹙眉。

「一切都在這裡,道子玄天道親啟,是邪子交代,也是一封戰書,這是我的邪令,代表邪子。」何凡取出一封獸皮包裹的信件,又亮了亮邪令。

「戰書?」妙音接下,冷冷道:「為何不自己去下戰書?」

「我怕道子把我弄死了。」何凡聳了聳肩,沒有隱瞞,拱手轉身:「待會有結果了,有邪派人來找你,告辭。」

妙音收下信件,再次轉身,向道子山峰而去,心中思索,這個傢伙,會不會利用自己,得到入陣之法,進入山峰?轉瞬妙音又否定這個想法,想通過陣法,必須她手中的道令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