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歷史穿越>神話禁區>第三百零二章:我幫你們約架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三百零二章:我幫你們約架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歷史穿越

何凡回到地洞,繼續吃麻辣燙。.

「瞄大人,你沒把妙音留下?」陸昊不解地道:「只要抓到妙音,很可能問出一些消息。」

「急什麼。」何凡淡淡地道:「跑得了尼姑,還能跑得了尼姑庵?」

「陸昊,瞄大人自有想法。」陸紫菱瞪了他一眼道,瞎出什麼主意,別被這傢伙騙去當炮灰了。

「好吧,那瞄大人,我們接下來怎麼辦?」陸昊不再糾結對妙音下不下手的事情,開始詢問接下來做法。

「早和你們說了,收集藥材,足夠的利益,我親自出手,一探道子實力。」何凡淡淡地道。

讓兩人滾蛋,去找藥材,何凡獨自享受麻辣燙。

妙音帶著戰術,轉回山峰。

山巔之上,一道孤寂身影盤坐,氣息不顯,好似融入天地之間,四周寂靜無聲,一片靜謐。

佛光閃耀,妙音御空而來,直上峰巔,穩穩落在身影旁,取出戰書:「道子,邪派瞄人縫攜帶邪令,前來下戰書。」

盤坐的身影睜開雙眸,神態淡然,接過戰書:「有勞師妹了。」

「小事而已,倒是妙音要多謝道子,贈予的五行之氣。」妙音微微一禮,說道。

「十日後,地點,我定?」道子看著戰書上的幾個字,微微錯愕:「十日時間,這一代邪子,還真是自信啊,剛催化了九幽魔火,就迫不及待一戰了么?」

「道子,你如今情況,三昧真火也只是剛掌控不久。」妙音面色微變,道。

「無妨。」道子神態淡然,手中出現一塊黃布,寫下一行字,以道法封存:「有勞師妹,將此物交給邪派之人,就說貧道準時赴約。」

「道子,何不拖延幾日?」妙音有些疑惑。

「貧道此來不為勝負。」道子淡笑道:「為道而來,自當為道而去,再者,根據你們所言的情況,邪子並不比貧道強。」

「道子有信心便好,妙音先行一步。」妙音收好黃布,御空而去。

「佛子已現,邪子也坐不住了么?道邪之爭,數百年未曾出現變化,這次卻多了一人,玄陽推崇的何凡,如今又身在何處?」道子呢喃一聲,再次陷入沉寂。

妙音御空而下,邪派之人早已有人等候,直接將黃布扔了過去:「將此物轉交給你們邪子,道子準時赴約。」

「好。」邪派進化者接過黃布,接著一愣,準時赴約?什麼意思,邪子什麼時候約道子了?這就要開始干架了?

邪派進化者拿著黃布,進入地洞,恭敬地轉交給何凡:「瞄大人,這是妙音尼姑送來的,她說道子會準時赴約。」

「好,你下去盯著吧。」何凡擺手,手下黃布,上面有一股精純的道力,他倒是能強行破開,可一旦破開裡面的黃布也毀了,這就是他和道子,邪子的差距。

「道子邪子,如今怕是到了四級了吧?」何凡猜測到,**不離十了,過幾天再親眼看看。

「至於邪子,我會幫你探查道子的三昧真火,但我也會幫你約架。」何凡收起黃布,九幽魔火都催化了,還不幹架,等啥呢?

再等下去,你們對於兩種火焰都掌控如意了,我搶奪難度就變大了埃

何凡再次過上了吃喝的生活,凶獸,藥材,雖然數量少,質量差點,但還有幫助就行。

三日時間過去,何凡基因數據到了25%,體內進化之力渾厚了不少。

「這群沒膽的傢伙,居然不敢去搶了邪子的。」何凡翹著二郎腿,思索著,是時候約一波道子了。

「何凡。」

凌賦的聲音傳來,洞口打開,凌賦面色難看地走了進來。

「你終於回來了,你臉色這般難看,是沒籌集到藥材?」何凡皺眉。

「只有這兩株。」凌賦取出兩株藥材,有些憋屈地道:「都是邪子,若不是他,我能拿來更多。」

「邪子?」何凡雙目微眯:「你籌集藥材,與邪子又有什麼關係?」

「東海市有邪派據點,現在這據點完全支持邪子,我籌集藥材,本來就快拿到了,結果,邪子橫插一手,只留了這兩株,說還是賞你的。」凌賦怒道。

「邪子這就過分了啊,我為他忙死忙活的,他還不給藥材?」何凡怒了。

凌賦嘴角一抽,忙死忙活的是我們好不?你每天做的就是吃,不斷地吃,這特么忙著動嘴了?

「你先別生氣,接下來的事,才是你要注意的。」凌賦說道。

「嗯?」何凡眉頭一挑。

「有一批人,從你來到東海市,就在追查你,而這次邪子攔下藥材,就是交給了這些人。」凌賦說道。

何凡:「……」

本來還想問你一些情況的,結果,你給我帶來最壞的消息。

「這兩株,我先收著。」何凡收下藥材,這兩株質量不錯,都是+1的:「那群人,有沒有查到我這來?」

「有所探查,被我擋下了。」凌賦說道:「不過,他們倒是很肯定,你會參與道邪之爭,他們的身份,我還未查清。」

「你就對我不了解么?」何凡反問一句,好吧,自己真沒存在感,估計三派都沒把自己當回事,想想也是,他當時還是涅,誰會把他放在眼裡?

「難道,你除了在江河,到天雲立下一些小功勞,還有別的事?」凌賦略微有些茫然,有什麼是自己不知道的?

「沒什麼,你去將陸昊兄妹二人叫來。」何凡擺手道。

凌賦一走,何凡就將兩株藥材吃了,基因數據到了26%。

半個小時后,陸昊二人回來,凌賦他們全被何凡擋在外面:「約道子出來吧。」

「現在?」兩人錯愕,這是不是急了點?

「對,你們給的利益足夠了,我去一會道子。」何凡說道。

兩人對視一眼,取出一塊奇異令牌,掐動法訣,灌注進化之力。

「小魔女,你找我幹什麼?」玄陽的身影傳來出來,很不滿。

「我要與道子見一面,事關道邪之爭。」陸紫菱說道。

「你想對道子不利?」玄陽警惕地道。

「約見只有一人,釋靈三級,我以我師父的名義保證。」陸紫菱嚴肅地道。

「好吧,我會通知道子。」玄陽掛斷聯繫。

「這麼簡單?你們不會是玄陽師父的兒子女兒吧?」何凡一臉嚴肅地道:「說,你們是不是道門派來的底?」

兩人翻了翻白眼,懶得搭理他,真正的底是誰,心裡沒點數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