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神話禁區>第三百零三章:這是我的探查。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三百零三章:這是我的探查。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

沒多久,令牌亮起,玄陽消息傳回:「你們選個地方,道子直接過去。」

「就在他居所不遠處的山峰左方千米外,另一座山峰峰巔,現在就去。」陸紫菱說道。

掛斷聯繫,何凡看著兩人,道:「這次是赴約,有人問起,就說早就約好了,知道了么?」

「明白。」兩人連連點頭。

何凡出了地洞,交代一聲,御空而去。

道子的速度很快,何凡御空而起時,道子已經動身,先行一步。

「萬里黃沙不見僧,狂風暴雨掩邪門。三教原本道為首,焉能平坐共齊名。」

道邪之力匯聚,何凡周身道氣,邪氣並存,很果斷想起了前世的話,順便改改,因為這個世界上沒有儒,只有佛道邪。

「嗯?」剛落下的道子,淡然的神色帶著一絲驚疑,這是一個邪派該說的話?還道為首,你這是帶邪子來認輸的么?

「邪派,瞄人縫,有幸得見道子尊容。」何凡飄落而下,有些嫉妒地看著道子,又特么是一個比自己帥的人。

「不知尋貧道何意?」道子恢復淡漠。

「邪子讓我來問問,三昧真火能否焚燒返祖級凶獸,邪子的九幽魔火,已經能烤糊返祖凶獸了。」何凡說道。

道子:「……」

你確定你是邪子派來的,不是我派過去的?你這直接將邪子的九幽魔火說了。

「來,試試吧。」何凡直接取出一塊凶獸肉,遞了過去。

道子有些不淡定了,哪怕是心境不弱,也被他整蒙了,他想過動手,也想過只是說幾句話,卻沒想到,對方會扔來一塊肉,讓他展現三昧真火。

道子沒有接,腦海中閃過一道信息:「你是何凡?」

只有這個傢伙,會想著用三昧真火和九幽魔火烤肉,這事玄陽和他說過好幾次,他也留意了。

「不是。」何凡微微一愣,連忙否認,道:「邪子展現九幽魔火的時候,身邊只有這返祖級凶獸肉,我只能用這個當衡量標準。」

「無量天尊。」道子淡然一笑,一揮手,一抹紅光閃過,返祖凶獸肉已經黑了:「道友,這三昧真火,可還讓你滿意?」

「很強。」何凡都沒感覺到溫度,道子對三昧真火的掌控能力,有些驚人啊:「邪子最近收了一批從天雲市來的人,想將道子和佛子留在東海。」

「多謝道友。」道子頷首道。

「一戰吧,意思下,我不想和你打,但總要做個樣子。」何凡縱身一躍,道邪匯流,雙掌匯聚:「滅道斬佛1

「無量天尊,道元歸一。」

無邊道氣衝天而起,道子提掌以對。

轟隆

磅氣浪席捲,無邊威能撼動,整座山巔都在顫抖,巨石炸裂,山頂多了無數道裂縫。

噗嗤

「道子好強實力,瞄人縫不是對手,告辭。」何凡一口血水吐出,轉身便走。

「真如玄陽師弟所言,此人著實不要麵皮。」道子失笑,御空而起:「又是一位對手,貧道期待你的一刀成湯。」

「瞄大人,你沒事吧?」邪派眾人連忙迎了上來。

「哇。」何凡再次吐血,驚恐地道:「快走,道子此人,實力不可揣測,去見邪子。」

「速去見邪子。」

邪派眾人匆匆趕回,陸昊一臉憂色。

陸紫菱冷冷一笑,這廝絕對是裝的,她已經問過何凡展露的實力了,沒有動用邪毒這些,都能一招打敗妖脈釋靈三級,比起邪子和道子,就算有差距,也絕對不大,怎會這麼快就受傷跑回來?

一行人匆匆趕回山谷,何凡拿著邪令,捂著胸口,沖入宮殿:「邪子,大事不妙。」

「瞄人縫,你回來了?探查結果如何?」邪子依舊高坐。

宮殿內部,卻多了一名青年男子,不是妖脈,實力很強。

「邪子,道子實力深不可測,瞄人縫接不下一招。」何凡取出烤糊的凶獸肉:「這是我的探查。」

邪子:「……」

我讓你去試探道子三昧真火,你帶回一塊烤糊的肉?

「烤糊的肉?」青年男子皺眉,這算個什麼探查?

「對,道子說,三昧真火比九幽魔火烤的更糊,威力更強。」何凡沉聲道,取出黃布:「這是道子讓我轉交給邪子的。」

「嗯?」邪子接過黃布,妖邪之氣沖盪,上面道法隨之消散,黃布展開,邪子面色一沉:「好一個道子,竟然約本座一戰。」

你不會慫了吧?那我不吹道子了,我把道子說弱點?何凡很擔心,邪子直接不去了。

「你還試探出什麼?」邪子冷漠地道。

「道子說,三教原本道為首,焉能平坐共齊名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這道子,好大的口氣。」青年男子沉聲道。

「看來,這一脈道子,也與本座一樣埃」邪子目光閃過一抹冷色:「本座會讓他知道,三教誰為首。」

「邪子,我任務完成,我的獎勵?」何凡搓著手道。

「給你。」邪子一揮手,淡漠道:「邪令還給本座。」

「就一株啊?」何凡看著飛來的藥材,一株+0.5的,還要回邪令?這是用完我了,就把我踢開?

「這位是釋靈四級級殺手,泰勒,瞄人縫也是殺手,你們可以交流交流。」邪子目光冷漠地看著何凡。

「咳,不必交流,一株就一株吧,這是邪令。」何凡收下藥材,將邪令還給邪子。

「嗯,以後有事,你可找泰勒解決,你先下去吧。」邪子淡淡地道。

「告辭。」何凡轉身離開宮殿。

「瞄大人,邪子如何說?」人魔兩脈,連忙迎了上來。

「以後叫我瞄人縫,我現在不是大人了,邪令被收回了,這是邪子給我的任務獎勵,讓我療傷。」何凡取出一株藥材,是時候賣一波可憐了。

人魔兩脈的進化者獃滯,瞄人縫為了完成任務,與道子一戰,身受重傷,一株藥材就打發了?邪令也被收了?

邪子看不起我們人魔兩脈,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?

「我任務完成,告辭。」何凡丟下一句話,趁著邪子還沒通知其餘人,不等眾人回話,瞬間消失,御空而去。

「瞄大人……」人魔兩脈進化者獃獃地看著天空,你跑了,我們怎麼辦?

凌賦了呆了,就這麼撂挑子不幹了?

陸紫菱一時有些出神,你好不容易混到邪子身邊,就這麼輕易離開了?

「邪子,大事不好,瞄人縫跑了。」蟾妖沖入宮殿,第一時間彙報這個消息。

「跑了便跑了吧,他已經沒什麼作用了。」邪子擺手道,絲毫不在乎何凡離開,因為他有更強的幫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