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神話禁區>第三百零四章:還真是為你研究的?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三百零四章:還真是為你研究的?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

「邪子,我回來了。」釋靈三級進化者進入宮殿,恭敬地道。

「你在暗中,探查的如何,瞄人縫可曾有過什麼動作?」邪子淡淡地道。

「瞄人縫去了之後,接觸過妙音,讓妙音去傳話,道子回復準時赴約,並讓瞄人縫帶回黃布。」釋靈三級進化者說道:「在不久前,瞄人縫赴約,與道子一戰,重傷不敵。」

「其餘時間呢?」邪子問道。

「其餘時間,瞄人縫都在坑洞里,讓人魔兩脈去狩獵凶獸,尋找藥材。」釋靈三級進化者說道,頓了頓,又道:「邪子,會不會是瞄人縫,代您下戰書?」

「不重要了。」邪子漠然道:「屆時,不論如何,這場戰鬥,本座都會勝利。」

看了眼妖脈進化者,邪子又道:「你先下去,人魔兩脈,原來待遇,妖脈去休息,準備接下來的戰鬥。」

「是,邪子。」進化者連忙告退。

邪子目光轉向泰勒:「這次罪域,東方罪脈,有何動作?」

「東方罪脈,我們關注不多,邪子也知道罪域是什麼情況,各自為戰,他們也許會來,也許不會來。」泰勒回道。

「本座很好奇,你們是怎麼躲過聯盟,踏入東方的。」邪子目光緊盯著泰勒。

能夠讓罪域的人,還是好幾位釋靈,潛入東方聯盟,就算是邪子,也沒太大把握,可這群人竟然來了,還來到東海市,背後之人,怕是一位聯盟高層。

泰勒找到他,是想助邪派威壓佛道,還是有別的想法?邪子心中也不確定,這些人目的究竟是什麼。

「這是我們的秘密了。」泰勒淡淡地道。

「本座不追問了,只要你們完成任務,留下道子和佛子,本座會給你們想要的。」邪子淡漠道:「先下去吧,接下來本座將要閉關,應對與道子的戰約。」

……

「又是一個不守規矩的。」何凡一路御空,回到東海市,有些鬱悶。

說好的在東海市,年輕一輩釋靈三級不多呢?邪子身邊,還特么跑出個釋靈四級的殺手,是不是又搬出了個老傢伙?

「這群人究竟哪來的,追我?釋靈四級,是不是太瞧得起我了?」

何凡有些搞不懂,誰這麼坑自己?或者說,自己只是一個附帶,道子佛子才是主要?

「現在聯繫下佛子。」何凡心中思索,聯繫佛子給他的號碼。

「瞄人縫?」佛子很快接通。

「我的住處,何凡找你。」何凡回道。

「一刻鐘。」佛子掛斷聯繫。

何凡分出佛道之身,以佛道之身氣息內斂,裝作瞄人縫,本體道邪之力,直接現出本來面目,配上雙刀,紫金缽盂燉肉,款待佛子。

一刻鐘時間將至,佛子如約而至,推門而入。

「佛子,這是你要找的何凡,你們聊。」何凡指了指正在撈肉吃的本體,起身離開。

「有勞瞄人縫了。」佛子神態淡然,來到何凡面前坐下。

「佛子,找我何事?來,一起吃,我這人很好。」何凡熱情招待。

「何凡,你之實力,進展如何?」佛子沒有吃,只是緊盯著他。

「比起你們差遠了,我已經放棄兩種火焰了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放棄也好,貧僧此來,只為勸你離開。」佛子面色突然凝重起來:「從天雲市追來的人,是從罪域而來。」

「罪域?」何凡一臉迷茫:「什麼是罪域?」..

「罪域,在四大聯盟之外,一群犯了死罪的進化者,逃離到那裡……」佛子講述道:「東方的罪人不少,此次來的,是西方罪人,他們之前都在調查你。」

「罪域的人很強么?」何凡憂慮地道:「那我得趕緊跑。」

「很強,釋靈五級也有一位,其餘幾乎全是釋靈四級。」佛子沉聲道。

「那我繼續躲著不出去,明天離開東海。」何凡連忙說道。

「貧僧在想,你是不是知道什麼?對方為什麼會從天雲市追你而來?」佛子問出心中疑惑:「你應該知道,天雲市的事情,還未結束。」

「我能知道什麼?」何凡一臉茫然,緊接著很憤怒:「我都還沒搞清楚狀況,就被你們趕到東海來了。」

佛子微微皺眉,緊接著嘆道:「貧僧也很疑惑,道子與邪子不久將要決戰,罪域的人又出現身影,我們已經緊急請師兄弟過來,你別再插手了。」

「我的命最重要,我清楚。」何凡一臉我很怕死的表情。

「貧僧有事,先行一步。」佛子起身準備離開。

「能說下,道子和邪子在何處決戰么?」何凡出聲問道,當時下戰書的時候,他也不敢確定,道邪之爭有沒有固定地方,所以就讓道子自己選地方。

「不能。」佛子腳步頓了頓,又邁動腳步。

「那我請你幫個忙,一點小事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請說。」

「幫我打造一個籠子,能大能小的那種。」何凡想了想,說道。

「兩日後,妙音會給你送來。」佛子雖然搞不懂,他要籠子幹什麼,但這只是小要求,隨口答應下來。

「現在,佛子在找師兄弟過來,道子想必也不會沒動作,到時他們三方大戰,結果難料埃」何凡思索著,怎麼才能撈一筆而不被打死。

「先睡一覺再說。」何凡不再多想,倒頭就睡,過兩日去獵殺凶獸,早日衝到四五級,到時以自己實力,鎮壓他們,教教邪子怎麼做人。

一覺醒來,已經是第二天早上,何凡洗漱完畢,準備前往獵殺凶獸,剛出房門,便見凌賦快步走來:「你還在這裡便好。」

「你怎麼來了?邪子能放你出來?」何凡皺眉。

「你怎麼跑了?我是偷偷跑出來的,陸紫菱和陸昊也跑了。」凌賦解釋道:「又去住山洞了,受不了那窩囊氣。」

「你找我幹什麼?」何凡皺眉道,不跑?道子邪子我都見到了,實力也了解了,還留著等暴露被圍攻?

「我要成釋靈,你幫我個忙。」凌賦沉聲道。

「什麼忙?難道又是什麼血?」何凡撇嘴,邪派真麻煩。

「請妙音師太幫我,我的大自在天魔人形進化法,剛研究出來,修鍊有些生澀,若有觀自在進化法壓制,繼而反彈,也許能有出人意料的效果。」凌賦面色浮現一抹凝色。

「研究出來了?」何凡大喜。

「對。」

「拿來吧。」何凡伸出手道:「人形天魔進化法,我的要求,就是要這東西。」

凌賦:「……」

馬蛋,還真是為你研究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