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神話禁區>第三百零八章:老天總是給我出難題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三百零八章:老天總是給我出難題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

「買,我買1林海連忙叫住何凡:「這是兩瓶進化液,先讓我們處理海龍鯨,你晚上再過來取肉,這麼大有些麻煩。」

「不麻煩,不麻煩。」

何凡搖頭道,一掌拍在海龍鯨屍體上,一塊塊肉從巨口飛出,只剩下一張皮和鱗片:「皮也送你了,血都在裡面,告辭。」

林海:「……」

「許天凌,你們人脈的?」林海獃獃地看著離開的何凡,這特么是不是太兇殘了?一掌下去,肉都切好了,自己飛出來?

「我有些後悔了。」許天凌面色發白:「這傢伙,壓不住啊,不知道陸昊他們怎麼想的,最後別被何凡給吃了。」

「海龍鯨哪不能抓,我先跑成不?」林海揉著眉心:「你們邪派的事情,我真不想參與。」

「兄弟,幫我這次,你也不是不知道,我們人魔兩脈被欺負成什麼樣了,好不容易出現一個何凡,一定要拉入邪派,讓他來撐大局。」許天凌說道。

「你們有這麼好心?」林海譏諷地看著他,帶著一絲嘲弄:「小心別被邪子弄死。」

「你在別處,能收到返祖級海龍鯨?還是第一變後期的?」許天凌反問一聲,道:「兄弟,我先去忙了。」

何凡將肉裝好,回到海面上,四位釋靈乖乖地等著,面色苦逼。

「四位好。」何凡帶著笑意。

「你,你究竟想幹什麼?」四位釋靈面上閃過一抹恐懼。

「不幹什麼,就是釣魚。」何凡微笑道。

「釣魚?我們去給你買魚竿……」

「不用,我有。」何凡道。

「我們去準備魚餌。」

「我也有。」

「那你釣,握草,你要幹什麼……」

「你們就是魚餌。」何凡分出四道進化之力,綁住四人的腰,面無表情地道:「你們還不下去,等我甩桿么?」

四位釋靈:「……」

「何凡,你這是幹什麼?」許天凌回來,面帶疑惑。

「垂釣海龍鯨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你這是讓他們下去抓吧?」許天凌揉著眉心,你這不是在釣魚,是特么下海捉魚。

何凡御空而行,感應之力籠罩,探查海面下的情況:「左方三百米,有海龍鯨,快過去。」

許天凌覺得,這四個傢伙,遲早要被何凡玩死。

沒多久,何凡再次發現一頭返祖級海龍鯨,可惜只有返祖第一變中期,四人出手拿下,他負責將去賣掉,途中讓許天凌牽著進化之力。

林海都快哭了,做的最虧本的買賣就是今天,雖然算不上虧本,也能賺,但是,這利益很薄啊,信了你們人魔兩脈的邪,來這裡收海龍鯨!

一天時間過去,何凡收穫了六瓶進化液,三頭返祖級海龍鯨,喜滋滋地回東海市,約定明天再來。

「別讓他來了,你們人魔兩脈的事情,我真不想插手。」林海很生氣,再這樣下去,我還賺個屁?

「咳,這一天時間,是不是短了點?」許天凌皺眉道:「你再幫忙,將何凡的消息傳出去,說他實力很強,而且是邪派的。」

「你們自己傳,我是不幹。」林海擺手道。

「一天時間,真的有些短啊,不夠我們為他造勢,若是現在就讓他站出來,凌賦他們就要從邪子身邊離開。」許天凌皺眉道。

「別和我說這些,我是不管你們破事的。」林海搖搖頭,起身離開。

回到東海,紫金缽盂開燉,進化液什麼的,全部加進去,三頭返祖級的海龍鯨肉,總共基因數據只有1.8,並不是每頭都是後期。

而且,那些鱗片龍鬚什麼的,也佔據了一點基因數據,只剩下這點了。

一鍋燉下,配合基因激發之法,再加上基因液,總數據成功漲到了5.6。

敞開了吃,何凡感受著基因數據的增加,有種心累的感覺,兩具身體,磨人啊,吃完最後的肉,基因數據到了28.8%,距離四級不遠了。

「明天再去殺一天的海龍鯨,不行就去殺其餘凶獸地盤,只是慢了點。」何凡思索道,自己距離四級不遠了,抓緊時間,踏入四級,面對邪子和道子他們,未必不能一戰。

佛子的真佛舍利確實厲害,但他也不是吃素的,只要是同階,兩具身體同時激發基因,不信還錘不了他們?

何凡又取出自己的廚神寶典,在上面記錄下來,有剛才的菜譜,也有自己的一些私事,比如邪子?

邪子太不是東西了,給他一堆弱雞,讓他去剛道子,完了還將他一腳踢開,這不能忍,早晚要教邪子做人。

「再查查海龍鯨,自己別賣虧了。」何凡打開腕錶,登錄進化者網站,上面有收購海龍鯨的信息,負責人林海:「三瓶進化液,價格沒錯,只是不在那收購,以前在另一個方位收購一直沒變過,突然就跑過去了?」

何凡繼續查找林海收購海龍鯨的消息,卻沒什麼收穫。

天色微亮,敲門聲響了。

「進來。」何凡回道。

妙音推門而入,手中出現一個小籠子,直接扔給他:「灌注進化之力,能大能校」

「堅固不?」何凡問道。

「十分……」

「瞄人縫,你要幹什麼?貧尼要殺了你1妙音瞬間炸了,你問堅固不,然後你把我關籠子里?

「你有本事出來打我埃」何凡坐在沙發上,歪著頭看著籠子里的妙音。

妙音:「……」

佛子,你為什麼會答應這個傢伙的要求?這就是卑鄙無恥的混賬啊,還真打造這麼堅固,貧尼破不開啊!

「看來真的很堅固。」何凡等待片刻,妙音面上都快絕望了,一揮手,打開籠子:「多謝了。」

「你拿貧尼測試?」妙音瞪著他。

「難道你真想被關進去?」何凡驚愕地看著她:「沒想到你還有這愛好。」

「別讓貧尼再見到你1妙音忍著爆炸的怒火,起身離開。

「你認不認識林海?」何凡攔住妙音,問道。

「你們邪派的事情,你來問貧尼?」妙音冷冷地看著他:「讓開,貧尼要離開了。」

「先別走,你想不想報仇?」何凡心念一轉,說道,邪派?這林海和邪派有關係?該不會是邪派給他下的套吧?

「報仇?」妙音蹙眉。

「對,邪派居然敢圍攻清蓮庵,你難道就不想拔除邪派據點?我幫你們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你會有這般好心?」妙音冷冷地道。

「我只要一些藥劑和藥材,邪派據點有。」何凡攤了攤手,道:「順便,幫你們報仇,這叫雙贏。」

「此事貧尼會通知佛子。」妙音冷哼一聲,起身離開。

「哎,別這麼急著走嘛。」何凡很想再和妙音探討一下,結果妙音頭也不回地離開了。

「瞄大人。」

一聲驚呼傳來,凌賦等人涌了進來,激動地圍著他:「瞄大人,為我們人魔兩脈做主吧。」

何凡:「……」

這特么又搞什麼?我都要聯合佛門打你們邪派了,你們找我做主?腦子壞了?

「瞄大人,邪子欺人太甚,人魔兩脈,深受其辱,懇請瞄大人站出來,帶領我人魔兩脈,剷除邪子。」凌賦沉聲道。

何凡:「……」

為什麼老天總是給我出難題?之前帶著你們這群弱雞去打道子,現在又要我帶著弱雞打邪子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