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女生小說>神話禁區>第三百一十章:不留餘力地……黑我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三百一十章:不留餘力地……黑我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女生小說

「我現在是在搶劫。」何凡瞥了眼許天凌,冷聲道:「你先到一邊去,這是我們邪派的事情,你別插手。」

許天凌:「……」

我特么也是邪派的啊,還有,你現在搶的,是我們邪派朋友,特意拉過來的。

「將進化藥劑交出來。」何凡沒有用邪毒,進化學家們手段不少,除非一直帶著林海,否則林海回去,就能驅除邪毒。

「邪派……」林海面色獃滯,你們邪派真夠可以的啊,連我這個朋友,也說坑就坑!

「何凡,發生什麼事了?」凌賦等人過來了,看著這情況,面色微變,又連忙收斂起來。

這什麼情況?凌賦眼神看向許天凌,這怎麼還打起來了?

「凌賦,你們邪派真夠意思啊1林海咬牙道,我特么倒了什麼血霉,跟你們做了朋友。

「少廢話,我在搶劫,請你尊重一下我。」何凡冷著臉道:「不把釋靈三級進化藥劑交出來,今天就別走了。」

「我,我給1林海心中很憋屈,看了眼許天凌,對方投以歉意的目光,點了點頭。

「才八瓶?」何凡看著進化藥劑,有些不滿意。

「這裡的海龍鯨比較少,帶的少。」林海憋屈地道,八瓶你還嫌少?

「那返祖級海龍鯨的肉呢?」何凡又問道。

林海:「……」

你真是搶的夠徹底啊,我收購的肉,你也不放過?

何凡只要返祖級的,對自己有用就行,對自己沒用不要,只是,許天凌不會也是邪派的吧?若許天凌也是邪派的,是人魔兩脈的?不是說,人魔兩脈的釋靈三級,都不在東海么?果然在騙我!

「咳,何凡,林海是我們魔脈的朋友,你看?」凌賦出聲道:「我父親和他父親認識。」

「若不是朋友,我早就搶乾淨了。」何凡一副我給了你面子的表情,要不是邪派的,我還不搶了!

拉我出來頂邪子,又不讓我動據點,我還能怎麼辦?給我下套,那我就盡量賺點。

「返祖級沒收到幾頭,就一頭。」林海深吸一口氣,揮手道:「將那頭海龍鯨給他。」

「是,林少。」釋靈們沒有猶豫,直接將空間包扔了過去:「這裡面,是你要的。」

何凡收下凶獸肉和八瓶藥劑,挪開了人刀,笑道:「走,回去。」

「不殺海龍鯨了么?」凌賦疑惑地道。

「不殺了,這裡收購人員已經沒藥劑了。」何凡搖頭道,順便鄙夷地看了林海一眼:「真窮。」

我記住了,邪派你們幾個傢伙給老子等著,林海快炸了。

「林少。」一群手下看著林海,眼中是濃濃怒火,就等他一聲令下了。

「算了,這點損失,不在乎。」林海擺手道,一副平淡的表情,其實內心早就炸了。

何凡直接離開,海龍鯨他不打算獵殺了,因為這完全是邪派拉過來的,不可能讓他一直殺海龍鯨換進化藥劑,也許明天就沒了。

至於去其餘區域,何凡不想去,和其餘釋靈爭,還要慢慢找,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找到,而且林海顯然不滿意之前價格,再去獵殺,也弄不到多少。

「許天凌,我要一個解釋。」何凡一走,林海直接就炸了,死死地盯著許天凌:「你們人魔兩脈,就是來坑我的對嗎?」

「咳,此次損失,我們會給你補償。」許天凌連忙說道:「你放心,我們是朋友。」

「你們邪派專門搶朋友?我看透了。」林海惡狠狠地道。

「我們搶過別的朋友,但從沒搶過你啊,這次純粹是意外。」許天凌乾笑著解釋道。

回到旅館,何凡看著收穫,進化液總共+4,凶獸肉+1.1。

何凡燉了三瓶基因液,加上凶獸肉,總共+2.6,在基因激發之法下,凶獸肉增加了一些,最後總數據+3。

全部吃完,何凡基因數據順利到了30%,還剩下五瓶進化液,不敢再灌下去了,這肯定不夠他進入四級,喝了也是浪費。

感受著體內澎湃的進化之力,何凡算著時間,道子和邪子,快要決鬥了,自己也要抓緊時間了。

凌賦他們,則是在賣力宣傳何凡,一時間,何凡真是名傳東海,突然就火了,獨力斬殺第一變後期的海龍鯨,一刀敗五位釋靈。

甚至,有的人吹的更狠,說什麼一般釋靈二級,在何凡面前感受到巨大壓力,不敢直視之類的,反正就是死命地吹。

「東海第一人,大賽第一人,沒多久,成就釋靈,釋靈三級也遠不是對手。」

「傳聞,在何凡涅槃的時候,就能幹掉釋靈,乃是名副其實的第一人。」

「何凡是邪派人脈秘密培養的進化者,如今回歸,重掌人脈,魔脈已經臣服。」

「何凡,一位註定與邪子一爭的男人1

看著進化者網站上,各種新聞,何凡都差點笑出聲,你們真是不留餘力地……黑我!

這完全是在拉仇恨啊,邪子看見這新聞,估計肺都氣炸了。

正如何凡所料,現在的邪子很生氣,看著新聞,差點沒炸掉。

「何凡?本座想起來了,曾說出三昧真火和九幽魔火,只配烤肉的狂徒,他竟然真來了東海?」邪子看著下方彙報消息的蟾妖,面色冷厲:「真是好大的膽子,讓陸紫菱來見本座1

「邪子,陸紫菱和陸昊已經離開了。」蟾妖小心翼翼地道。

「嗯?讓凌賦來見本座。」邪子眉頭微皺。

「凌賦也走了,人魔兩脈全走了。」蟾妖低垂著頭,身子有些發顫。

「都走了?」邪子愣了愣,接著就是震怒:「他們為何離開?你們沒有阻攔?不知道回稟本座?」

「蟾妖怕打擾邪子閉關,還請邪子恕罪。」蟾妖連忙拜道,又道:「邪子,人魔兩脈,只讓這些弱者來,明顯不忠,那些釋靈進化者,全都未出,屬下想來,凌賦和陸昊等人,也沒什麼用,就沒有阻攔。」

「罷了,你先下閏壓道子,再讓人魔兩脈看看,究竟誰才是邪子1邪子冷冷地道。

「邪子,這何凡,不如就交給泰勒來解決。」一直沉默的泰勒出聲了,目光閃過一絲異色,終於出現了,這次看你往何處逃。

「那便交給你,做的乾淨點,本座現在專心閉關,應付即將到來的戰鬥。」邪子略微沉吟,答應下來。

「必不會讓邪子失望。」泰勒自信一笑,退出宮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