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同人競技>神話禁區>第三百一十三章:我還是不受威脅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三百一十三章:我還是不受威脅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同人競技

「還有,你們身上值錢的東西交出來。」何凡又開啟了搶劫模式。

收了兩人空間包,四株釋靈級藥材,兩株+2,兩株+1,其餘的全是垃圾。

「一人跟我走,去綁架凌賦,另一人,去綁架妖脈。」何凡悠悠道:「一個人敢跑回去,讓人清理邪毒,另一個就等死。」

「你……」兩人面色一變,他們雖然為一個小隊,但是,都是死隊友不死自己的傢伙。

「而且,我只給綁架妖脈的人,從現在到明天中午的時間,明天中午之前不聯繫我,邪毒直接爆發。」何凡再次道:「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小心思,我見過泰勒。」

「那我去綁架妖脈。」兩人同時說道。

「決定權在我。」何凡輕輕搖頭,道:「別緊張,給你們個選擇機會,剪刀石頭布,會不?」

「會。」兩人對視一眼,很想和何凡拼一把,但一旦拼了,兩人都沒活路。

「那開始吧。」何凡微笑道。

兩人對視一眼,有些艱難握拳,這是生死選擇題。

「快點,否則你們都去死。」何凡冷聲道。

兩人一咬牙,同時出拳,一個剪刀,一個布。

「我贏了1比爾大喜:「我去綁架妖脈。」

「別激動,我說了決定權在我,贏了跟我走,綁架凌賦最容易,所以輕鬆活交給你。」何凡笑道。

比爾:「……」

你為什麼不說清楚?能不能布贏?

「你還在愣什麼?明天中午之前,完成任務,把這個吃了,可以離開了。」何凡看向另一人,一輪黑陽縮小,飛了過去,淡漠道:「還有,別將我有兩個說出去,否則,你必死無疑。」

「我會完成任務。」金髮青年吞下黑陽,丟下一句話,御空離開,留下一臉絕望的比爾。

「放輕鬆,我為你解決體內力量,若表現好,我未必會殺你,我何凡不是一個嗜殺的人。」何凡說道。

比爾已經絕望了,他覺得自己是死定了,聽了何凡的話,又看見一絲活命的希望。

何凡為比爾逼出佛道之力,又將黑陽打入比爾體內,這次若是爆發,直接去死,壓制?不存在的!

「自我介紹一下吧。」何凡帶著他御空返回東海市:「你放心,你同伴若是背叛,不死也殘,剛才吃下的那輪黑陽,是我不斷凝聚的邪毒,若是強行觸碰,就會直接爆掉,你體內也有。」

比爾獃滯,心中還有一絲慶幸?

「我叫比爾,從罪域來,在西方犯下過罪行。」比爾說道。

「說說你們的情況。」何凡道。

「我們這個小隊,以釋靈五級的巴克為首,泰勒是我們的代表,負責外部交流,剛才那位是克洛。」比爾道:「我們接取抓捕你的任務后,僱主給了我們一些防具,還有一篇進化法,說是對付你用的。」

「你們接近邪子的目的?」何凡問道。

「抓捕你,僱主說,你為了九幽魔火而來,定會接近邪子,接觸到邪子,就等於找到了你。」比爾如實回答。

「對我這般了解,還有這進化法,天雲市那幾位進化學家,我記住了。」何凡面色冰冷。

「凌賦房間就在不遠處,你去將凌賦綁架了。」何凡吩咐道:「不用我教你接下來怎麼做吧?」

「你綁架他們,所求為何?」比爾不解,凌賦現在不是跟著你么?

「讓他們拿進化藥劑,藥材來換,至少釋靈三級的,還要釋靈四級的。」何凡淡淡地道:「你別告訴我,你沒綁過票?」

「他不是你的人么?」比爾有些轉不過彎來,你讓我綁架你的人,索要贖金,找你要?

「讓你辦你就辦,拿到東西后,就將他們放了,把東西給我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你會給贖金,這是演戲?」比爾一臉恍然道:「收買人心1

「收買你大爺,拿不到贖金就撕票,直接弄死他,繼續綁架其餘邪派。」何凡擺手道:「趕快去做。」

比爾:「……」

看不懂,完全看不懂,還要撕票?他們真的是你的人?為什麼感覺,你們完全是敵人?

讓比爾去忙了,何凡開始看著自己積累的東西,已經有+8.5的數據了,但想到自己兩具身體,又是突破釋靈四級,還是再忍忍,反正綁票任務,會在道邪之戰之前搞定。

何凡看了看天色,直接睡覺,剩下的事,若是搞不定,比爾也不用回罪域了,死在這算了。

一夜無話,第二天一早,何凡被敲門聲吵醒了。

「何凡大人,大事不妙,大事不妙埃」釋靈二級進化者直接沖了進來,手中拿著一張字條:「凌賦被人綁架了。」

「什麼?是誰這麼大的膽子,竟敢綁架我們邪派的?」何凡震怒道。

「不知道,對方只留下信息,說要釋靈四級進化藥劑,或者藥材,才能換回凌賦,否則就撕票殺了凌賦。」釋靈二級進化者沉聲道。

「竟敢威脅我,好大的膽子,我何凡最不怕被人威脅,我倒,他敢不敢殺。」何凡冷哼一聲,一臉冷意地道。

「啥?」邪派進化者一呆,你要看他敢不敢殺?這幾個意思,你不打算拿東西,換回凌賦了?

「袁明,傳訊出去,我何凡最不受威脅,讓他有本事殺一個我看看。」何凡冷聲道。

「何凡大人,若真殺了呢?」袁明麵皮一抽,你是認真的么?

「那就再加一句,敢殺凌賦,邪派定會為凌賦報仇的。」何凡想了想道。

袁明:「……」

為什麼感覺,凌賦在這,還沒在邪子身邊好?說來說去,你就是不願意拿東西去換唄?

「愣著幹啥,出去發信息,表明我的態度埃」何凡說道:「我堂堂東海市狩獵大賽第一人,豈會受人威脅?」

不受人威脅,就是讓凌賦死掉,威脅就沒了?凌賦和你是不是有仇?

「何凡大人,要不,我們拿藥材去換回凌賦?」最終,袁明不得不挑明了說。

「你有藥材?」何凡問道。

「沒有,大人,你……」

「我也沒有,所以,我還是不受威脅。」

袁明:「……」

好吧,我看出來了,你是真和凌賦有仇,我自己想辦法去。

「對了,若是找到凌賦消息告訴我。」何凡道。

「大人打算出手,救出……」

「不,我要記清楚對方是誰,才好追殺他。」何凡沉聲道。

你是認定凌賦死定了么?袁明感覺心都碎了,還是回邪子那邊去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