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
當前位置:爬書網>書庫首頁>>神話禁區>第三百一十五章:你這是背叛了?
小說:| 作者:| 類別:

第三百一十五章:你這是背叛了?

小說:神話禁區| 作者:何處不染塵| 類別:

何凡帶著藥材,來到字條上的山洞,剛接近,一股凌厲的殺意襲來。

「我是邪派的何凡,前來用藥材,換回凌賦。」何凡開口道。

「將藥材放下,進入洞內。」一道沙啞的聲音從洞內傳來。

何凡很聽話地方下了藥材,走入洞內:「我已經將藥材放下。」

「何凡,救我。」洞內傳來凌賦的聲音。

何凡連忙快步沖入洞中,洞口人影閃過,藥材已經不見。

「何凡,你總算來了。」凌賦激動地看著何凡。

「你沒事便好。」何凡看著被捆綁的凌賦,渾身是傷,顯然沒少吃苦頭,一揮手,道邪之力斬落,將凌賦救下:「我們先回東海。」

「好。」凌賦沒有多說,他現在只想逃離這裡。

而另一邊,同樣的一幕浮現,泰勒順利救了人,一樣沒發現克洛的蹤影,牛妖也只是看見了一道黑影,克洛影藏的很好,速度快,牛妖也沒追上。

「這氣息,怎麼會?」泰勒心中驚疑,這是克洛么?為什麼克洛會綁架妖脈的進化者?現在還不是對邪子下手的時機埃

「還好凌賦你沒事,否則我定追殺此人到天涯海角1

旅館內,何凡憤怒地道:「你有沒有看清對方是誰?」

「沒有,但對方的進化之力,好像與東方不同。」凌賦面色難看地道:「等我查查資料,定能查出一些來歷。」

「何凡也沒看清?」陸昊幾人有些懵。

「沒有,對方太過狡詐,竟是以在洞內留聲,讓我將藥材放在外面,我一進洞內,他就出來拿走藥材,太狡猾了。」何凡怒聲道。

「凌賦回來就好了。」一群邪派說道。

「嗯,回來就好,凌賦,你先休息。」何凡起身回自己房間:「休息好了,再說這事。」

「我先休息一下,你們在門外幫我看守下,這次的事情,我感覺很不尋常。」凌賦現在也有些怕了,直接來房間將他抓走,對方實力太強了。

「我會想辦法,打聽到道邪之戰所在,到時讓何凡過去。」陸紫菱丟下一句話,起身離開。

何凡回到房間,等待黑夜來臨,他已經收到消息了,比爾和克洛都很成功。

深夜,比爾和克洛到來,將藥材交給他,換凌賦的藥材就不說了,邪子這邊,也不差,三株釋靈四級的,三株三級的。

「你們去把這裡摸清楚,等我消息,這件事之後,解你們邪毒。」何凡說道。

「好。」兩人接下一張紙,轉身離開。

「發財了。」

這才是暴利,殺凶獸果然還是太慢了,邪派真特么富有,凌賦這幾個傢伙,還敢騙我,說拿不出來,一出事,一天不到就拿出來了。

何凡將藥材放入湯料中,進化液也加入進去,燙熟開始吃,一口一株,湯也不放過,全部吃掉。

體內細胞興奮跳動,吸納藥力,兩具身體都在快速提升,踏入釋靈四級。

細胞反補出大量進化之力,體內細胞也為之增強,他的金剛不壞,也再進一步,跨入釋靈層次。

釋靈三級到四級,是一個小坎,澎湃的進化之力,增加了一倍多,何凡體內的力量,感應之力也更加清晰。

跨入釋靈四級,何凡感覺能秒了以前的自己,自己基因數據,也到了35%。

「以自己現在的實力,就算是不能將邪子吊著錘,也能穩勝了。」何凡思索道:「就是不知道,凌賦所說的,九幽魔火剝離之法,有沒有弄到手,過幾天再問問。」

邪子畢竟有九幽魔火,吊著錘有些不現實,但若是穩壓一頭,應該沒問題,至於佛子那邊,雖然真佛舍利恐怖,但自己現在也很強了。

面對佛子,只要擋下他的真佛舍利一擊,就穩了,他激發基因之後,有絕對信心擋下,沒激發的話,還有點虛。

接下來,何凡就靜等比爾和克洛消息,還有道邪之戰的到來了。

而凌賦沒有休息,而是在調查資料,沒多久,讓他找到一些線索。

「西方墮天使,這股魔氣,我記得1

凌賦面色陰沉:「這次綁架我的,是邪子1

「那我們怎麼辦?」陸昊等人面色一變,是邪子綁架的,能怎麼辦?打上去?何凡明顯不會現在和邪子剛。

「等道邪之戰。」凌賦沉聲道。

時間一點點流逝,就在道邪之戰前一晚,凌賦到來了。

「何凡,道邪之戰具體位置,已經打聽到了,東海通天峰峰頂,道邪一戰,佛子也會去。」凌賦說道。

「佛道共同對抗邪子?邪子能抗住么?」何凡挑眉道。

「這場爭鬥,不會聯合,只是一對一。」凌賦解釋道:「自古規矩,而且,他們不會帶太多人,邪子應該會帶身邊的牛妖過去。」

「牛妖?」何凡好奇:「牛妖很強么?」

「牛妖乃是邪子最器重的一位,釋靈三級頂峰,聽說在邪子的幫助下,已經成就釋靈四級。」凌賦說道,又取出一張紙:「你要的九幽魔火剝離之法。」

「多謝,決鬥時間是何時?」何凡問道。

「明日清晨。」

「明白了,明日一早,我會前往通天峰。」何凡笑道。

「你好生休息,以待明日之戰。」凌賦起身離開。

「終於要到了。」何凡內心很激動,三昧真火,九幽魔火,我何凡來了。

「嗯?陸紫菱的信息?約我見面?」何凡眉頭一皺,怎麼突然發信息了,自己還有大事要辦呢。

「等我一個小時,一個小時后出發。」何凡給比爾和克洛發了條信息,身形化作一道邪氣,消失在房間。

一座小房子內,陸紫菱面色凄苦,有些茫然地看著天穹,一道邪子從天空中落下。

邪氣化作何凡,皺眉看著陸紫菱:「找我何事?你只有一個小時時間。」

陸紫菱深吸一口氣,說道:「人魔兩脈都在利用你,他們想讓你打頭陣,對付邪子,最好能剝離了邪子的九幽魔火。」

「你這是背叛了?」何凡淡淡地道。

「你一點也不驚訝,看來你早就猜到了,我也不想死埃」陸紫菱坐在門前,單薄的身子散發著一股柔弱:「我體內全是邪毒,你若動手,我撐不過片刻。」

「人魔兩脈,不會為你逼出邪毒?」何凡錯愕道。

「會,但為了瞞著你,必須要到最後一刻,但我清楚,最後一刻,絕對來不及。」陸紫菱嘆道:「所以,我出賣了人魔兩脈,只為換的自己活命。」